〔摘自『傷寒雜病論慢慢教』.第七段課第六堂〕

 

《神農本草經》:

龍骨上品:味甘平.生川谷.治心腹鬼注.精物老魅.欬逆.泄利膿血.女子漏下.癥瘕堅結.小兒熱氣驚癇;龍齒:治小兒大人驚癇癲疾狂走.心下結氣.不能喘息.諸痙.殺精物.久服輕身通神明延年。

 

龍骨這味藥,是什麼東西?

中國農夫在耕田的時候,耕著耕著挖到一坨巨大的古生物化石,就算是挖出龍骨了。它從前是什麼動物?是龍嗎?是暴龍?三角龍?不一定,長毛象也行,牛、馬、狗、豬都行,只要看起來比較大隻就好,所以古代巨大動物的骨頭化石,就是龍骨。不管它在那裡多久,百萬年、千萬年,都不重要,差不多就行,看起來是化石就行了。

 

不過古時候中國人在這事情上面,是蠻天真的,一直到清末的本草學家,大多都認為龍骨真的就是神話故事裡的龍,還不是恐龍哦,是飛在天上、廟的簷柱上會看到的那種龍,所以讀這些本草古書,有時候會讓人覺得很荒謬。

 

中國人對龍,有一些江湖傳說,說龍很喜歡吃燕子,所以如果要出海,就千萬不要吃了燕子再出海,不然龍就會聞香追到船邊,船會被風雨打沉,很多這種故事;又說龍很喜歡燕子,所以炮製龍骨的時候,最好拿燕子來炮製,這些東西臨床上到底有什麼意義?這已經變成是神話傳說掺和到用藥裡了。

 

又,中國人說,龍是一種活在異次元世界的生物,「神龍見首不見尾」這句話,說不定是意味著「龍這個東西,本來就活在跟我們的空間重疊的另一度空間裡」,所以要有陰陽眼才看得到龍,不然的話是看不到龍的。

 

中國人說「龍無耳,以角聽」,我們這個世界的聲波,牠們聽不到的,用角來當超次元雷達。

 

而相傳龍到了秋天、冬天,會潛到地底去過生活,我們的空間裡的泥巴對龍所存在的空間是沒有影響的,它在另一個世界的天空飛翔,到了春天、夏天,它就飛到天上去,當龍從地底飛到天上的時候,我們的世界會發生什麼事?它會引動地氣、衝上天空,所以會打春雷,所以中國人就說,春雷,是龍飛到天上的時候引動地氣造成的。這種說法我們不能肯定,也不能否定,因為我們沒有陰陽眼,我們都沒辦法看到異次元生物是什麼,說不定古代真的有人能看到,這我們不知道。

 

可是,中國本草學家又問啦:「既然龍跟我們住在不同的空間,是異次元世界的生物,為什麼挖得到它的骨頭?」 

於是就又有本草學家解釋說:龍的飛行速度,像打春雷的閃電一樣快,是一種近似於瞬間移動的速度,所以龍離開地底,瞬間消失、出現在天空的時候,地底能量的世界就「空掉了一條龍」,產生了「龍的不存在」,而這樣的「不存在」,就會吸引地底的泥土,自動遞補過來,結成了龍骨。一直到清末都還有人這樣相信,當靈魂的世界,有一條龍瞬間移動到天上的時候,底下的泥土因為龍不見了,所以就自動吸附成龍骨的形狀了。

 

而,歷代本草學家說龍骨會有如何如的藥性,有不少也是以這些神話故事來推論的。

 

我想這是有點太扯了厚?因為現代生物學上的考證比較嚴謹了,我們挖出來,就會知道那是什麼動物的化石。今天藥局的龍骨,大多不是龍的骨頭啊!這些本草學的推論,不就都變成是胡說八道了嗎?

 

可是如果我們以藥性來看的話,關於這些「大動物的化石」,或許我們可以講一個比較簡單、粗糙的童話來作為象徵物,就可以把龍骨的藥性快快擺平:
有一塊骨頭,在地下埋了幾萬年……我們中國人的假設是,萬物都有生命能,「氣」,雖然是死掉的骨頭,還是有某種生命的律動,這塊骨頭留在地底這麼久,就好像它在那兒沉思了幾萬年,它想啊想啊,想著:「從前我還活著的時候有多逍遙,可以在外面跑來跑去、看風景,現在變成空殼兒了,失去靈魂了,躺在這兒,真是枯燥又乏味。」

 

於是這個東西之中就慢慢形成一種念力,一種想要緊緊抓住靈魂的力量,因為它是一個渴望靈魂渴望了幾萬年的東西,所以我們把它吃下去以後,身體裡面的靈氣、磁場有什麼脫位的地方,龍骨可以把它抓回來,這就是龍骨最主要的藥性,我們臨床上主要就是用它這個藥性:固攝人的元氣

 

這個「吸引元氣」的藥性,我在使用龍骨的時候,比較喜歡用生龍骨。我們中國人用龍骨,有人說顏色比較多的龍骨,效果比較好,所以我們在藥局買龍骨的時候,五彩龍骨就比白龍骨貴;我們又認為說,如果把這個乾乾的骨頭放在舌頭上,會沾住舌頭的,代表吸力比較強,所以效果比較好──有這些說法。

 

但我其實看到這些地底挖出來的骨頭,實在是沒有那個衝動要去舔它,所以目前為止,它會不會黏舌頭,我還不知道。不過基本上,我自己用藥喜歡用生龍骨。

 

火烤過的龍骨,所謂的煅龍骨,它就更有收「澀」的藥性──生龍骨比較有收「攝」的藥性。而張仲景的方裡面,用的是它收「攝」的藥性多些,所以用在經方的話,我龍骨多半是用生的。

 

當然,有些病,是煅龍骨比較派得上用場的,有些情況是特別會需要有「收澀」的結果,比如說婦人血崩,這時候就直接用煅龍骨就可以了。若是要止一個人的大便滑瀉,用煅龍骨,因為它能收澀,但這也比較是急病治標的思考。但如果我們不只是要止一個人的拉肚子,還要調理他的體質,可能生龍骨的藥性會比較好。因為它在「收攝」的過程裡,也會有「收澀」的結果。一般而言如果是補藥,或是調理身體的藥,我覺得用生龍骨不錯。

 

我們中國人用的「澀」劑之中,不少藥味的藥理都蠻特別的,中國人的「澀」劑的背後,往往都有「攝」的語感在支撐它的「澀」這件事情,比如說有一味讓腸子不要滑瀉的藥,叫做赤石脂,它是紅色高嶺土的粉末,它也是一個有名的澀劑,可是中國人在論本草的時候,就會說赤石脂的效果,是「把氣血銲接在一起」,而到最後,以結果來講,會有「收住什麼」的效果──所以說澀的背後,要有攝的力道,才是比較高級的。中國人在中藥裡,不太認可完全的澀藥,因為完全的澀藥就是「堵住」的意思,總覺得這樣感覺並不十分健康,它裡頭需要有更高級的藥性運作才行。

 

所以,我們在談龍骨的時候,後代的很多方子,都把它當成是什麼鎖精、固精,讓男人不要洩精的藥,這部分我就不講了,因為其實這部分的藥性,用到後來究竟有沒有意義?用澀劑這件事情,本身到底有沒有意義?這到底還是一個存疑的東西,人身的陽氣,要通才好,所以寧可用其他的方法來引導,像以後會教的,張仲景的治雜病的〈虛勞篇〉就是在示範「填補」不如「通調」的用藥思路。
如果要講到虛勞的話,以「重鎮/安神藥」的角度而言,龍骨是對自律神經失調有效的藥物,自律神經的作用、陰陽的概念,之前教房中術「調陰陽」的時候也講過了,以後〈虛勞篇〉還會再講。

 

我們看看《神農本草經》講的龍骨:它說治心腹鬼注.精物老魅,看起來好像在說這味藥是治療一個人的精神異常,也可以說這個藥是在固定一個人的元氣,讓一個人的能量場域不要混亂。

 

關於龍骨的藥性,到了清代,應該是徐靈胎?他說龍骨是「斂正氣,不斂邪氣」,這個講法大家還蠻認同的,因為中藥裡有一些收斂的藥,用了之後邪氣也會被收斂住,比方說我們感冒的時候儘量不吃地黃,因為地黃會黏住邪氣,這樣的情況下,龍骨就是感冒的時候也可以用的藥,因為它收住元氣,但不會收住邪氣,這是它很好的一個地方。

 

欬逆,能夠重鎮、降逆、平氣的藥,引氣歸源的藥,當然可以治咳逆。

 

泄利膿血,龍骨以藥性來講是澀腸,這部分沒問題,說到澀腸,龍骨在古時候有一個小小的用途,就是治大腸油,人的大腸有時候會分泌一種黏黏滑滑的東西,讓人放屁的時候,會覺得屁股那裡好像有吹一個泡泡的感覺,大腸油也是有種味道的,會讓這個人放了屁以後,全身整天都是屁的味道,這可以用龍骨把它收掉。

 

女子漏下,血崩、氣脫這些龍骨都有辦法。

 

癥瘕堅結,腫瘤類的東西,我們說牡蠣本來就是一個很能治療腫瘤的藥,龍骨跟牡蠣搭配的時候,效果會特別好,臨床上是這樣的,當然古時候醫家就會說,龍骨就是龍的骨,所以它精靈神異,會鑽進去幫我們打妖怪,我想這是神話故事的成份比較高啦。不過至少在神話的領域我們還是有一句話可以講,就是:它是一味引陽氣歸位的藥,如果我們有個地方會長腫瘤,那就是一個陰實的地方,純陰無陽的一個區塊,如果我們能引陽氣到這個區塊裡面,是不是有可能這個腫瘤,就會變得不那麼惡性?這個可能性雖然講得很玄,但多多少少會有這個層面的助力。

 

小兒熱氣驚癇,一些止肝氣上逆、去痰的藥方,龍骨或龍齒都很有用。

 

接著我們講龍齒,治小兒大人驚癇癲疾狂走,中國人的分類法裡面,龍屬木屬肝、虎屬金屬肺,所以肝膽區塊的痰症(直接治肝痰的是旋覆花),或者是肝氣上衝這類的症狀,大概都有機會用龍字輩的藥;心下結氣.不能喘息.諸痙仲景方裡看到這些藥性的地方不多,但唐朝的方書裡倒是有。 

宋朝的許叔微遇到一個人,他的病,是睡覺的時候,看到自己的靈魂,飄浮在自己的肉體上方,於就嚇得不能睡覺,許叔微就開了一帖藥,裡面用了龍齒,把這個魂收斂下來。 

後來一直到傅青主、陳士鐸都繼續沿用這個傳統,我自己也治過這個離魂症,用科學中藥加點龍齒的粉末就治好了,所以在離魂症的治療上,龍齒是很好用的。

 

不過離魂症這個病,我們一輩子遇不到幾個,為什麼我要特別說呢?比較需要說的是,中國人說「肺藏魄、肝藏魂」,要定魂的話就是龍骨或是龍齒,臨床上的話,龍齒比龍骨有效。也就是說,之前講真武湯的時候提到高血壓,我曾經講過治療高血壓,除了陽虛水毒之外,還有一路藥,走鎮肝熄風這個路子,那時候我沒有仔細講為什麼鎮肝熄風要用龍齒。肝的能量會上脫、外衝的時候,龍齒這個藥是特效藥,臨床上當我們遇到肝脈又弦、又硬的時候,往往就是有機會用龍字輩藥的時候,很多高血壓的人肝脈都是又弦、又硬的,即使是水毒型的,藥方也可以加味外掛龍齒,臨床上可以稍微留意一下這一點。

 

〔小布整理〕

 



◆「龍齒安魂」相關方劑補充:

宋.許叔微《普濟本事方》:

真珠圓
治肝經因虛,內受風邪,臥則魂散而不守,狀若驚悸。真珠圓真珠母大於常珠,形狀不一:
真珠母未鑽真珠也。三分,研如粉,同碾,當歸洗去蘆,薄切,焙乾後秤、熟乾地黃酒洒,九蒸九曝,焙乾,各一兩半,人參去蘆、酸棗仁微炒,去皮,研、柏子仁各一兩,研,犀角鎊為細末、茯神去木、沉香、龍齒各半兩。
右為細末,煉蜜為圓,如梧子大,辰砂為衣。每服四五十圓,金銀薄荷湯下,日午夜臥服。

獨活湯
獨活黃色如鬼眼者,去蘆,洗,焙,秤、羌活去蘆、防風去釵股、人參去蘆、前胡去苗,淨洗、細辛華陰者,去葉、五味子揀、沙參、白茯苓去皮、半夏麯、酸棗仁微炒,去皮,研、甘草各一兩,炙。
右為粗末。每服四大錢,水一盞半,生姜三片,烏梅半個,同煎至八分去滓,不拘時候。
紹興癸丑,予待次四明,有董生者,患神氣不寧,每臥則魂飛揚,覺身在床而神魂離體,驚悸多魘,通夕無寐,更數醫而不效,予為診視。詢之曰︰「醫作何病治?」
董曰︰「眾皆以心病。」
予曰︰「以脈言之,肝經受邪,非心病也。肝經因虛,邪氣襲之。肝藏魂者也,游魂為變。平人肝不受邪,故臥則魂歸于肝,神靜而得寐。今肝有邪,魂不得歸,是以臥則魂揚若離體也。肝主怒,故小怒則劇。」
董欣然曰︰「前此未之聞,雖未服藥,已覺沉疴去體矣,願求藥法。」
予曰︰「公且持此說與眾醫議所治之方,而徐質之。」
閱旬日復至,云︰「醫徧議古今方書,無與病相對者。」
故予處此二方以贈,服一月而病悉除。
此方大抵以真珠母為君,龍齒佐之,真珠母入肝經為第一,龍齒與肝相類故也。龍齒、虎睛,今人例作鎮心藥,殊不知龍齒安魂,虎睛定魄,各言類也。東方蒼龍木也,屬肝而藏魂;西方白虎金也,屬肺而藏魄。龍能變化,故魂游而不定;虎能專靜,故魄止而有守。予謂治魄不寧者,宜以虎睛,治魂飛揚者,宜以龍齒。萬物有成理而不失,亦在夫人達之而已。

 

清.傅山《傅青主男女科.怔忡驚悸門》:

神氣不寧
人每臥則魂飛揚,覺身在床而魂離體矣,驚悸多魘,通夕不寐,人皆以為心病也,誰知是肝經受邪乎?蓋肝氣一虛,邪氣襲之,肝藏魂,肝中邪,魂無依,是以魂飛揚而若離體也,法用珍珠母為君,龍齒佐之,珍珠母入肝為第一,龍齒與肝同類,龍齒虎睛,今人例以為鎮心之藥,詎知龍齒安魂,虎睛定魄?東方蒼龍木也,屬肝而藏魂,西方白虎金也,屬肺而藏魄,龍能變化,故魂游而不定,虎能專靜,故魄止而有守,是以治魄不寧宜虎睛,治魂飛揚宜龍齒,藥各有當也。〔此症岳每用桂枝湯溫膽湯參之頗效〕

 

清.陳士鐸《辨證錄.不寐門》:

人有神氣不安,臥則魂夢飛揚,身雖在床,而神若遠離,聞聲則驚醒而不寐,通宵不能閉目,人以為心氣之虛也,誰知是肝經之受邪乎?夫肝主藏魂,肝血足則魂藏,肝血虛則魂越,游魂亦因虛而變也。今肝血既虧,肝臟之中無非邪火之氣,木得火而自焚,魂將安寄?自避出於軀殼之外,一若離魂之症,身與魂分為兩也。然而離魂之症與不寐之症,又復不同。離魂者魂離而能見物,不寐而若離魂者,魂離而不能見物也。其所以不能見物者,陰中有陽,非若離魂之症絕於陰耳。治法祛肝之邪,而先補肝之血,血足而邪自難留,邪散而魂自歸舍矣。方用

引寐湯︰
白芍一兩,當歸五錢,龍齒末火煅,二錢,菟絲子三錢,巴戟天三錢,麥冬五錢,柏子仁二錢,炒棗仁三錢,茯神三錢。水煎服。
一劑而寐矣,連服數劑,夢魂甚安,不復從前之飛越也。
此方皆是補肝、補心之藥,而用之甚奇者,全在龍齒。古人謂治魄不寧者,宜以虎睛;治魂飛揚者,宜以龍齒,正取其龍齒入肝而能平木也。夫龍能變化,動之象也,不寐,非動乎?龍雖動而善藏,動之極正藏之極也。用龍齒以引寐者,非取其動中之藏乎?此亦古人之所未言,余偶及之,泄天地之奇也。

 

創作者介紹

Leaking information from Uncle JT

Za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