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傷寒雜病論慢慢教』.第七段課,2008年11月8日及15日〕

 

(一)

仲景的補藥路數最安全也最險:

雖然虛勞體質多伴隨發熱、口渴等症狀,後世醫家多以清涼滋陰補,這是對病狀妥協、好讓病患感覺舒服,但仲景不妥協,所以會發現,仲景的補藥有時候會有一點危險,以病人的體質用到這麼暖的藥,可能會產生一些不舒服的後遺症,但相對而言,仲景的選擇反而是比較安全的補藥,因為吃補藥不當可能會導致邪氣束在裡面,讓很多病都治不好,就像熟地黃如果使用不當會把很多邪氣黏在裡面,像人參、黃耆也會束到人,故從長期來看,仲景補藥的路數是比較穩的。例如桂枝龍骨牡蠣湯可以處理遺精早洩的問題,一般都用固澀的思維處理,但研究經方的學者就會覺得它讓身上的營養去到該去的地方。

 

一般補藥都要兼顧補瀉同用,才不會補太過而悶在裡面,所以腎氣丸用地黃補腎就要用澤瀉瀉腎,用山茱萸補肝就要用牡丹皮瀉肝。這種思維就對後世醫家有很多啟發之處。但也有推翻這個思維的例如張景岳的左歸丸、右歸丸,就把瀉的藥拿掉,看起來比仲景補藥更補,但吃久了就覺得有些悶住。

 

症狀與藥方的重整

虛勞的篇章脈證很亂,需要拆解後重新整理。我們必須面對的問題是:一、描述虛勞體質的哪一句話可以對到桂枝龍牡湯、小建中湯或腎氣丸?二、關於虛勞的許多零碎的情報,究竟要合乎幾句話才可以決定那是虛勞體質?例如仲景說虛勞人消化功能不佳、容易拉肚子?但如果一個人容易拉肚子,可不可以就斷定他是虛勞人?

 

其實仲景這種寫法讀久了就會發現,關於虛勞的症狀,在臨床上不太一定要用哪個方?例如老人家腳軟無力,就不一定是桂龍牡或腎氣丸。

 

補藥的基本禁忌,就是感冒不可吃腎氣丸,但小建或桂枝龍牡就不必管是否感冒。像有一麻黃湯症的感冒又手腳冰冷,先給四逆湯讓手腳暖回來再用麻黃湯發汗,一天就好了。

 

薯蕷丸是給三天兩頭就感冒的人吃。感冒的密度頻繁到沒有機會吃補藥。

 

虛勞與其他病症的區分

例如虛勞跟水毒到底如何區分?到底要吃真武湯還是小建中湯?現代人的體質很多都是陽虛陰實到極點,一出手就很適合四逆湯、白通湯、附子理中湯、真武湯,可是那又對不到仲景虛勞的範圍了。


虛勞補藥排列次序的意義:從陽虛到陰虛

虛勞篇的方劑,從桂龍牡湯到酸棗仁湯,按排列的次序,虛勞的狀況是從比較偏陽虛慢慢到比較偏陰虛的狀況。亦即到了腎氣丸、酸棗仁湯,處理陰虛的就比較多,桂龍牡湯處理陰虛就比較少。薯蕷丸跟大黃蟄蟲丸處理的是比較特殊的功能。

 

桂龍牡湯、建中湯都以桂枝湯底結構,用調和營衛,讓補藥補得進去

桂龍牡湯跟建中湯都是桂枝湯底,其結構對於補虛勞的意義,主要是以「調和營衛」,做到後世補土派所要做的事。很虛的人要開補藥,往往補不進去,這關係到消化功能、甚至腎臟功能的問題。脾腎兩關是一定要突破的難關,看來是陰虛體質,但仲景治陰虛的標準方是麥門冬湯、炙甘草湯,放在咳嗽篇而不放在虛勞篇,脾胃很糟,若吃一帖煎劑的炙甘草湯,有可能會拉肚子,因為消化不動那些地黃,仲景在提到腎氣丸時有一個要點是「飲食如故」,胃口很好,才可吃腎氣丸,所以重點是要讓病人能夠消化補藥,否則身體沒有容受補藥的空間,就會悶在裡面,如果是滋陰藥,通常就是拉肚子;如果是補氣藥,就會束到。

 

體質太寒無法受補要先吃暖脾胃的藥

很寒的體質消化機能不強,經脈都是冷的、收縮的,熱藥還沒進去就被擋出來。體質塞滿水毒和寒氣或者脈管不開,補藥沒有進去的機會,要攻克的第一關就是消化機能。先吃健脾丸,吃了不會悶不會束,胃口比較開,再吃五味異功散,如果還OK,再吃比較熱的香砂六君子,如果不會上火再吃理中湯。因為有人一開始連理中湯都吃不進去。

 

或者有些人身體很寒,那就根本要吃到附子劑了,每餐飯前吃一瓢裡面微微有些熱藥的厚朴溫中湯或實脾散,可能會覺得有點燥,吃久了身體慢慢習慣了再開始吃補藥。

 

仲景對此現象的處理方式就是用桂枝湯結構來調和營衛,用薑棗、桂芍的力道,讓脾胃收到藥之後發到腠理之間把邪氣逼出來,所以桂枝湯結構可以從脾胃鑽到皮表,這條路打通之後補藥才補得進去。所以經方家就會說,營衛不調不容易開補藥,人參黃耆吃下去全身都會悶悶的。

 

桂枝龍骨牡蠣走陽藥的路線,卻可以做到滋陰的功效

同樣是桂枝湯底,但桂龍牡雖然沒有滋陰的藥,因為龍骨牡蠣是鎮固陽氣的藥,但桂龍牡最奇怪的是滋陰的效果蠻好的,如果一個人血虛很厲害,吃了桂龍牡會覺得幾天之內很沒力的肝脈開始變紮實了,所以他的確可以把能量收到血分補血,可是它走的是陽藥的路線。很多血虛的人吃了桂龍牡一樣會上火,即使如此我們還是非常珍惜桂龍牡的結構,就是因為調和營衛的桂枝湯底可以做到很多補藥做不到的事。

 

天雄散在結構上比較是,當人體吸收的營養不知道往哪裡擺,就會往沒有用的地方亂用,脾胃、呼吸都會吸納到很多養分,但如果吸收營養的通路沒有出來,男人就會遺精、女人就會變成白帶。天雄散就是把腎打開一個開口,讓身體最後的儲藏庫腎臟有能力把營養收納起來,氣血就不會往不該去的地方去。這是桂龍牡結構跟天雄散結構所做的事。

 

小建中湯補肝脾腎,黃耆建中湯對體質虛的胃潰瘍效果更佳

小建中湯結構可以補腎補肝補脾,裡面加了很多麥芽糖就是讓脾胃得到滋補,把營養送到該去的地方,而他的主症就是對身體很多脆弱化的東西都很有幫助。黃耆建中湯就是讓身體更多小地方可以補得好一點,例如體質虛的胃潰瘍,黃耆建中湯就比小建中湯好一點,讓胃重新長起來的效果更好。

 

腎氣丸用六味藥打通桂枝、附子進入三陰經的通路

腎氣丸會把能量歸著在三陰經上面,小建中會桂龍牡則無法做到這件事。所以腎氣丸很難說它到底是滋陰還是補陽,他有很多地黃,但同時也有桂枝和附子,用六味藥造出的三條路把桂枝附子的藥性送到三陰經。亦即一個人需要桂枝附子,但若沒有地黃、澤瀉、山茱萸、牡丹皮、山藥、茯苓六味藥,光吃桂枝附子,人就會乾燒,有了六味藥,陽氣就可以收納進去。

 

仲景補藥方的思維:先讓身體具備收納補藥的能力

從桂龍牡的調和營衛到腎氣丸的打通三陰經,仲景只有一部份力量放在「補」這件事,更大的一部份是補進去之後到底要怎樣收納?如果身體沒有空間收納補藥,再補也是悶悶的。所以製造出一個能補的空間是學習仲景方的重點。補藥是好東西,但歷代醫家都斥責有很多人吃補藥吃到補壞掉,所以有很多藥雖然是好藥,但我們都不知道這個藥物跟身體之間如何建立使用的通路。

 

吃慣人參黃耆的人看到桂龍牡會覺得有點不夠高檔的貧窮感。但仲景為我們畫出一條線:吃小小補無效,就不要想吃更高檔的補藥。要想的是身體為什麼讓小小補藥無效?身體運化機能很好,光吃飯就夠了。

 

當然情志的影響更為重要。很多人的精神狀態就是一種虛勞。整天擔憂自己身體不好,這種不安反而成為他必須吃補藥的最大原因。

 

酸棗仁與失眠

酸棗仁湯比較有碰觸到滋陰的補藥,酸棗仁被濫用在不是虛勞的失眠。一般神經緊張的失眠,半夏秫米湯、黃連肉桂、梔子豆豉之類交心腎的方子會比較有用,或者神經緊張睡不安穩桂龍牡、柴龍牡反而比較有效。酸棗仁湯是虛煩、虛勞的失眠。形成原因最好是太累所以睡不著。本來晚上血要歸肝、心、脾休養,腎氣丸是讓陽氣進入肝脾腎三經而以腎經為主,酸棗仁是血歸肝心脾而以肝經為主(脾統血、肝藏血、心生血),如果習慣熬夜,血不再習慣回到肝臟,肝臟就不讓血回來了,酸棗仁湯可以把血趕回家休息,所以有滋陰養血的效果。但他用芎藭這味藥,芎藭用久會傷血,但這裡就是硬著用芎藭把肝臟打開來讓血進去休息。亦即用比較少的芎藭和較多的酸棗仁達到療效。

 

剛開始熬夜比較辛苦,但越來越能熬,過了該睡的時間還不睡,也不覺得辛苦,長年下來就造成血虛,那就是酸棗仁湯症形成的時候。

 

同樣是補血養血,酸棗仁湯又示範了一次怎樣讓血回肝,如果沒有要讓血回肝的問題,最補血的是炙甘草湯,但有些人的血已經無家可歸了,酸棗仁湯就有用。

如果不是熬夜熬成習慣的失眠,那就不是酸棗仁湯了。不過有些人用了酸棗仁湯也會好一點,因為失眠一段時間之後也會變成酸棗仁湯症。

 

經方與肺結核

歷代經方家都很珍惜仲景虛勞方啟發的思路,但歷代對虛勞補藥也有推開又靠近、靠近又推開的,其關鍵點就在肺癆。古人定義「勞」,往往跟陰虛拉上關係,「虛」跟陰陽兩虛都有關係,而虛勞篇就很容易想成跟「癆」有關,後代的觀察,最容易被稱為癆病的就是肺結核,所以很多經方加就會想要把虛勞方拿來治肺結核,因為他們都不相信仲景沒有教我們醫肺結核。為了成全「經方可以醫萬病」的美名,再三嘗試用虛勞方治肺結核,可是失敗率頗高,慢慢就搞壞了跟虛勞方的關係。

我們不妨姑且假設仲景並沒有把肺結核當作一個主症處理,有些病用六經分類的方法處理,剩下的就分別談。所以經方對肺結核的處理是東一點、西一點,一個階段可用桂龍牡、一個階段用麥門冬湯、到肺纖維化時,真武湯跟炙甘草湯。所以經方並沒有一個方子可以包醫肺結核,因為肺結核這種細菌性發炎的病有幾種火不是補虛的方子可以退得掉。

 

仲景虛勞方偉大的地方是用溫藥,這是後代醫家不敢用的。

如果我們能放棄用虛勞方治療肺結核,虛勞方用起來就會很舒服,否則挫敗感會很大。而如果我們把虛勞方用得很熟悉,說不定看到什麼病就可以用虛勞方來處理得很好。

 

薯蕷丸跟大黃蟅蟲丸的對比

當一個人身體結構上已經千瘡百孔,動不動就感冒。薯蕷丸可以把身體的漏洞一一補起來,同時把身體裡面的邪氣也掃出去;大黃蟅蟲丸跟薯蕷丸相反,一個人曾有精神創傷,乃至於身體有很多瘀血,甚至瘀在微血管,身體的養分無法送達,所以身體的某些皮膚永遠都是乾燥成塊,好像長癬一樣,吃東西不香,吃了營養也不長肉,身體都被瘀血塞住,補藥也補不進去,用各種破血藥一天吃一點點,慢慢把身體塞住的地方化開。

 

如果能依主症來吃補藥,效果就會很明顯。如果想要身體更強,吃補藥搭配做運動,可以讓補藥更有效果。

 

【13.33】女勞,膀胱急,少腹滿,身盡黃,額上黑,足下熱,其腹脹如水狀,大便溏而黑,胸① 「胸」:白雲閣本與會通本作「腹」。滿者難治。硝石礬石散主之。

 

硝石礬石散方:硝石(熬黃) 礬石(燒) 各等分 右二味,為散,大麥粥汁和服方寸匙,日三服。大便黑,小便黃,是其候也。

 

女勞是性生活不檢點的時候,手心發燥熱,可以用小建中湯鎮壓。如果是長年的放縱,身體或是上虛火,或是因為接觸到不太對勁的人氣,身體開始累積一些不乾淨的熱氣,皮膚容易發黃,肚子鼓鼓的、人黃黃的,印堂發黑,可以用硝石礬石散把那些不乾淨的東西拔掉,再用其他補藥。

 

(二)

【13.20】男子平人,脈大為勞,極虛亦為勞。

 

仲景對虛勞的辨證點看起來好像很亂,但他所提到的重點,很多後世醫家都沒有提。光是20條這句話,在臨床上就非常的重要。否則,你看到一個人脈很旺,你會以為他身體沒問題,其實他已經是千瘡百孔。

通常把脈看到一個人的脈越細越沉越沒力,我們會覺得他很虛,但這一條告訴我們,虛到底的人脈是很旺的,因為血液帶不動氧氣了,只好心臟拼命讓血能過去多一點好讓身體能吃到氧氣,所以這種虛性代償的心臟努力跳動,喜歡把肺結核跟虛勞連在一起看的人就會說,肺結核末期就是這種脈。

 

男子平人:指一般沒有在生病的人。男子亦包括女子。

極虛:不管浮中沉,脈跳得很弱很弱。

脈大:脈把起來寬寬扁扁的,一大片。仲景有說到勞症有馬刀挾癭,我把到一個人就是寬寬扁扁的脈,他是不管吃什麼苦都可以用精神力應付的人,我問他有沒有淋巴結塊?他說有。當一個人的脈是這樣時,全身一定有淤積的現象。這種寬扁的脈好像用一種意象告你說,身體的氣血流動就像一條沒什麼水但很寬的河川,那一定會有淤積,不是在血管就是在淋巴。另外還有一種虛勞脈也算在脈大,脈很強,好像要得到陽明病白虎湯症的時候。

 

【13.21】男子面色薄者,主渴及亡血。卒喘悸,脈浮者,裏虛也。

 

【13.22】男子脈虛沉弦,無寒熱,短氣裏急,小便不利,面色白,時目瞑兼衄,少腹滿,此為勞使之然。

 

【13.23】 勞之為病,其脈浮大,手足煩,春夏劇,秋冬差,陰寒精自出,酸削不能行。

 

【13.24】 男子脈浮弱濇,為無子,精氣清冷。

 

 

 

虛勞辨證 

虛勞篇的條文具有較廣泛的共通性。24、25看來是針對桂枝龍牡湯、天雄散的辨證,26、27針對小建中湯的辨證,臨床上其實這些主症都可以當參考點,不一定要選哪個湯。

 

【13.24】 男子脈浮弱濇,為無子,精氣清冷。

 

男子:上回講「男子」也包括女人,但仲景書在寫作時也有刻意分別男女。虛勞似乎是男子較容易發生的疾病

 

脈浮弱濇:「脈浮」是裡虛,「弱濇」脈沒什麼力,跳得不流暢,有點摩擦感,這是裡虛時血跟津液不足,人乾乾的。但有些人一輩子脈浮弱濇,瘦瘦乾乾的,似乎也不一定就「無子」。但虛勞體質的人,身體會傾向於將較次要的生殖能力撤銷,就像厭食症的人乳房縮小、月經停止。

 

精氣清冷:用現代說法就是精子數量不足、活動量不夠。這個辨證點最直接對到天雄散、其次是桂龍牡湯。可是若有一點點小建中湯湯的主症,小建也很好用。可是現代人沒有後代,往往超出仲景虛勞的範圍。例如曹穎甫註解此條時就提出虛寒體質的人,不論男女,一個冬天吃三鍋當歸生薑羊肉湯加生附子,就不會絕後。還有些女人不容易懷孕,一懷就流產,有很多是真武湯症。

 

其實仲景的補藥往往不太補(參上週紀錄),因為漢朝時虛勞是一個人的營養吸收輸佈管道有了問題,但現代人的體質跟漢朝人有了很大的差異,水毒或虛寒體質的人越來越多,所以臨床上不一定只有虛勞篇幾味藥適用。

 

下面兩條讓我們可以專注在桂龍牡、天雄散的適應範圍,桂本把兩個方劑放在一起,金匱則「不知道要把天雄散放在哪裡」,所以過去兩千年對天雄散的適應症是很模糊的。

 

【13.25】 失精家,少陰脈弦急,陰頭寒,目眩,髮落。脈極虛芤遲者,為清穀、亡血、失精;脈得諸芤動微緊者,男子則失精,女子則夢交。桂枝龍骨牡蠣湯主之。天雄散亦主之。

 

失精家、陰頭寒,目眩,髮落:在宋本「目眩」還有一個版本叫做「目眶痛」。「目眶痛」的確是桂龍牡很好用的辨症點,是什麼道理?不知道。

 

少陰脈弦急:金匱寫成「少腹弦急」,小腹繃得緊緊的。但臨床上桂龍牡湯症患者小腹鬆軟的很多。所以宋本「少陰脈弦急」我覺得是比較有意義的。若左右尺脈細細的、繃得緊緊的,腎臟、泌尿系統到底怎麼了?

 

脈極虛芤遲者,為清穀、亡血、失精:「清穀」是吃什麼拉什麼、腸胃很虛;「亡血」女子血崩、男子受傷失血,或血虛;「失精者」:夢遺、早洩或自慰過多。「脈極虛芤遲」,脈跳得很緩慢,「芤」讀音ㄎㄡ,是蔥管,脈把起來像薄薄的水管。這種脈就可能有清穀、亡血、失精的問題。

 

脈得諸芤動微緊者,男子則失精,女子則夢交:「芤」是空空的;「動」是脈上有一坨東西特別活潑。一個虛勞患者本來身體就很差,在行房後二十四小時內他的右尺脈相就可以把得到一條微緊的脈上面有個小東西,好像有一個小水泡。這是因為失精之後。製造精子的功能在趕工。女人的少陰脈出現尖尖的小凸出,通常是剛懷孕的時候,受精卵剛剛著床,身體會覺得有點排斥,脈像在發炎。

 

也有醫家認為,這個「動」脈其實是一坨痰。因為桂龍牡的主症有一半都掛到柴胡龍牡湯那邊。如果芤動微緊的脈是失精脈,只有尺部把得到;若是痰症或神經官能的虛勞,那就寸關尺都把得到。

 

要把出「芤動微緊」的脈不難,難的是虛勞脈有很多種,而不一定桂龍牡湯症的患者都有芤動微緊的脈。所以這個脈相只能說是多給一個參考的佐證。

 

歷代醫家對桂龍牡與天雄散的分類來說,兩方劑在處理虛勞時,較偏向陽虛。小建中湯芍藥很多,又有很多麥芽糖,滋養的成分較多,故較偏陰虛。而純粹的陰虛,像黃連阿膠湯、炙甘草湯、麥門冬湯,則根本不在虛勞篇。

 

而桂龍牡跟小建中湯在虛勞體質上是怎樣的絕對判別點呢?因為若是房事太多、腰酸背痛、手腳酸軟、五心煩熱、夢遺,是小建中湯比較有效。

然而到底什麼才是桂龍牡指向的?我的解釋較偏向於——那是一種神經緊張的狀態。也就是,人會變成虛勞有很多原因,其中一個原因是心理方面的。講義第七頁我引了內經的條文提到:「余聞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歲」,亦即上古之人青少年期、壯年期、中年期各有一百歲。「是以志閑而少欲,心安而不懼,形勞而不倦,氣從以順,各從其欲,皆得所願。故美其食,任其服,樂其俗,高下不相慕,其民故曰補。是以嗜欲不能勞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愚智賢不肖不懼於物,故合於道。所以能年皆度百歲。而動作不衰者,以其德全不危也。」這段話在臨床上是很有意義的,一個虛勞體質的人往往關係到他在日常生活中的情志。而交感神經是中醫所謂的「陰」、副交感神經是中醫所謂的「陽」。人只要是因為「怕」而做什麼事情就會動到交感神經。當你在怕得不到、怕失去,就會動到交感神經,也會牽動腎上腺髓質素,但這個區域的運作很消耗身體。相反的副交感神經動的是腎上腺皮質素,把身體的膽固醇製造為類固醇,幫身體消炎、提高免疫力,讓身體的消化吸收功能順暢。所以免疫系統、消化系統屬陽。

 

人類跟動物相比,人類比動物有更多的性慾,這多出來的性慾其實是為了抒解緊張。除了修道人,一個普通人要從交感神經切換到副交感神經最簡單的作法就是性行為,所以古代稱房中術為「調陰陽」。而性活動中,前戲玩樂玩樂屬於副交感神經,射精則屬於交感神經。故而中國的房中術並不在意有沒有射精,但現代人往往反其道而行,所以成為陽虛的失精家。

 

性慾是從人的神經不平衡來的,當一個人習慣於用射精解決壓力時,他就會受到交感神經世界不健康的性慾結構所支配,看到色情的東西會有反應。如果是副交感神經,那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人跟動物其實是很像的,在性活動中,雌性動物藉由分泌某種氣味而刺激雄性動物勃起,故雌性動物具有高度的主導權。

 

所以,解決「失精」的根本之道還是從神經平衡入手比較穩當。一個「處處有愛心」的人往往長久處在神經不平衡的狀態,這種人的身體通常都很爛,因為這樣子動神經,身體就會處在持續損耗的狀態。這種體質就比較是桂龍牡的體質。所以有龍骨牡蠣可以鎮定神經,或柴胡龍牡湯可以去痰,可以消除神經上的傷痕。總之。當一個人沒有能耐平衡自己的神經時,桂龍牡可以幫忙,否則他會時時刻刻都處在微微的緊張感之中,以致於身體抽不出時間好好的長養自己。而這種虛勞是今日社會非常主軸的虛勞。

 

要擺脫虛勞體質,最重要的是不要被恐懼所支配

 

把神經緊張變成性慾是基本結構,再壓抑則會變成高度的沮喪,或失眠、或免疫機能壞掉的紅斑性狼瘡。所以中國人調陰陽的論點套用在桂龍牡湯是比較適當的。當然也有人是身體哪裡不通,不一定都是神經衰弱。

 

夢太多而睡眠淺,也可以用桂龍牡處理,

 

桂枝龍骨牡蠣湯方:桂枝三兩 芍藥三兩 甘草二兩(炙) 生薑三兩 大棗十二枚 龍骨三兩 牡蠣三兩 右七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分溫三服。

 

龍骨收攝全身陽氣,牡蠣收攝血分的能量,所以牡蠣可以補血生津,但它無法積極的幫助造血、造津液,因為能量離開而損耗血跟津液,牡蠣會有幫助。桂枝湯本身就是調營衛的,所以這個方劑等於是裡裡外外走一遍把能量抓住,不要散失。桂枝湯調營衛就包含了身體消化吸收運化的功能,讓身體安穩下來,讓營養去到該去的地方。這中間不要火車脫軌,把能量壓制住。所以龍骨牡蠣有安定神經的作用。這是神經失調的部分。也有人從痰症的角度來講說是神經質的人都有驚痰,這也對。

 

桂龍牡湯在臨床上比較奇怪的是,以方劑結構而論,讓陽氣不散失的藥,以吃藥結果來論,他是一帖非常補血的方。左手關脈(血分)把起來很虛的話,吃當歸補血湯、地黃劑,可以讓血分不要那麼空、那麼虛,結果是吃桂龍牡血分的脈恢復得特別快。所以他可以把能量收攝在血液中讓血液變強。

 

桂枝龍骨牡蠣湯服用法:科中一次八克、一天三次;煎劑乘以0.1

專治掉髮的「落建」聲稱頭髮是靠很多微血管在維繫著,在中醫的看法陰虛身體燥熱,頭髮容易變白,治頭髮白的藥物偏向滋陰、比較涼的藥。掉髮則是頭皮上的血管品質不佳,或說是頭皮上的濕氣較重,但平均而言若是虛勞的桂龍牡湯症,掉頭髮靠桂龍牡是很有效的。科中服用法:一次不能少於五公克,臨床上觀察,桂龍牡若份量不夠,會產生藥症相反的問題,亦即,夢遺的人如果吃兩公克桂龍牡,往往第二天情況更嚴重,藥物跟身體會產生阻抗。我習慣的吃法是一天吃三次,一次八公克。不然就做煎劑,乘以0.1,不用乘以0.3,桂枝、芍藥放三錢,龍骨牡蠣則要放到八錢到一兩,因為藥量變小、煮的時間變少,龍骨牡蠣的藥性就不容易出來,大棗放四顆。這一天的份用起來滿安穩的。

 

掉頭髮吃桂龍牡會在兩三天之內改善,但是禿頭要吃桂龍牡重長頭髮則有難度。但是體質寒的人吃了桂龍牡這種暖的補藥,往往會口乾舌燥上火,仲景補藥中桂龍牡對加味藥的排斥性很強。

小建中因為有滋陰的效果還下得去,但是需要桂枝龍骨牡蠣湯的人卻往往血虛到乾掉的人,陽氣收到血裡面,血裡面卻沒有足夠的津液,就在那裡燒到人很難過。

 

講義第四頁(005講義/補藥篇)有「桂枝龍牡湯」加減補充【二加龍骨牡蠣湯】(南北朝~宋.陳延之《小品方(經方小品)》:龍骨湯,治夢失精,諸脈浮動,心悸少急,隱處寒,目眶疼,頭髮脫者,常七日許一劑,至良。方: 龍骨、甘草炙,各二分,牡蠣三分,熬,桂心、芍藥各四分,大棗四枚,擘,生姜五分。上七味,切,以水四升,煮取一升半,分再服。虛羸浮熱汗出者除桂,加白薇三分、附子三分,炮,故曰二加龍骨湯。忌海藻、菘菜、生蔥、豬肉、冷水。

 

這個加減法強調「虛羸浮熱汗出者除桂,加白薇三分、附子三分,炮,故曰二加龍骨湯。」是比較容易被接受的加減法。仲景補藥方中小建中、黃耆五物湯加減都可以,但桂枝龍骨牡蠣湯結構稍微加減,藥效就壞掉了。桂龍牡加減只有二加龍骨湯好用。

 

血分枯竭發熱的人,放桂枝會更熱,所以先去桂,此外,人乾乾的需要把水打上來,用桂枝湯結構沒用,要用附子,等於是用真武湯結構,所以要放三份的附子,桂枝三錢換成附子三錢。白薇去浮熱,不太寒,帶點鹹味,可以婦人調經跟容易懷孕,後來在臨床上發現白薇還可以主治利心陰、治血枯,吃桂龍牡而上火發乾的人,往往是因為血枯跟心陰不足。皮膚表面主觀上有熱烘烘的感覺,可是摸起來一點也不熱,或者舌尖發紅、舌邊緣暗紅,也血熱的現象。所以如果一吃桂龍牡就出汗的白薇就加重,腳冷附子加多一點。

 

去桂加白薇附子是基本打法,可是大陸經方家胡希恕說,有白薇在可以不去桂,因為桂枝也燒不到哪裡去。所以,不去桂,但附子、白薇可以加重。

 

睡眠品質不好的人,桂龍牡很可以安定神經,可以讓人的陽氣收斂去休息,很多神經衰弱的病桂龍牡都可處理得不錯。如果睡不好而胸中煩悶,這是梔子豆豉湯症,但吃過梔子豆豉湯吃了一天可以睡,再吃一天就覺得難過,因為人虛了,因為梔子會瀉熱,所以不妨第二天就改吃桂龍牡湯。心腎交之後接下來讓桂龍牡可以處理得不錯。

 

此外,性慾的壓抑造成身體緊張、性功能障礙、健忘、小朋友容易尿床,桂龍牡都可以處理;但處理小朋友尿床有其他的路數,談到葛根湯醫案時提到過尿床如果後腦杓發僵那是葛根湯處理,因為氣化機能當掉。所以還是要看主症,小建中湯治尿床也很不錯。基本上桂龍牡處理小孩尿床跟老人膀胱無力都很厲害,肺冷容易遺尿,要用甘草乾薑湯處理那就不是虛勞。桂龍牡湯症是慢慢形成的體質。半夜盜汗桂龍牡也不錯。

 

〔整理者/桂枝團(本文為重點稿,非逐字稿)〕

 

Posted by Zar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