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傷寒雜病論慢慢教』2008/07/12

 

真武湯可視為苓桂朮甘湯、五苓散的加強版

從感冒的框架下來看,苓桂朮甘湯與五苓散用起來都有極限,要用更強的方,就是真武湯。故真武湯可視為苓桂朮甘湯、五苓散的加強版。

 

太陽感冒也會遇到真武湯證

感冒發汗後,往往會變成真武湯證,真武湯主治少陰,但以症狀而論,太陽感冒也會遇到。

 

為什麼不放甘草?

五、六味藥以上的方子,如五苓散、真武湯、烏梅丸等都沒有甘草。為什麼?(《輔行訣》裡的大真武湯也放甘草,故真武湯也不是一定不可以放甘草。)

 

五苓散沒有甘草,因為五苓散症是身體裡面的水兜來兜去,故不需要以中焦為治療的中心軸,各味藥像接力賽一樣各作各的事,藥性銜接起來成為整個方劑的藥性結構。

烏梅丸主治陰陽離絕,沒有中心點可為用藥的基礎,所以不放甘草。

黃耆五物湯治療血痺,手指腳趾發麻,這是容易中風的體質。將桂枝湯裡面的甘草拿掉,生薑加倍再加黃耆。黃耆五物湯的走法跟桂枝湯很不一樣。桂枝湯有甘草,桂枝行不到的地方,生薑將之從營分推到衛分,桂枝湯的薑棗可調營衛。但黃耆五物湯裡面不放甘草,桂枝跟生薑連屬的藥性就不見了。加一味黃耆,黃耆就處在營衛之間,把桂枝、生薑的藥性隔開,讓桂枝留在血管裡通血路,生薑留在血管外負責把多餘的水分打掉。所以在經方的世界,放不放甘草是很嚴謹的。

桂枝黃耆湯:治療黃汗。方中有甘草,乍看下此方的藥性走法跟黃耆五物湯類似,但其實很不一樣。

真武湯不放甘草,方劑組合的藥理作用看起來亂亂的,看不出其中的端倪。對上太陽病7-55條的症狀,更是不知所云:

 

【7.55】太陽病發汗,汗出不解,其人仍發熱,心下悸,頭眩,身瞤動,振振欲擗地者,真武湯主之。

 

發汗後又發起燒來,看起來是要轉陽明病,要用調胃承氣湯或白虎湯。所以要能認得出是真武湯證,真的不容易。如果是實熱的調胃承氣湯證或白虎湯證而用了真武湯,會把人燒壞。調胃承氣湯證或白虎湯證的脈較平常有力。發汗後仍發熱的真武湯證,脈特別微弱、特別細,但也可能跟平常沒差別,有時是尺脈浮。

 

真武湯主治水毒,但「水毒」是我跟著日本流派的中醫說的,仲景稱「水氣」,後代中醫稱為「冷水」。

 

苓桂朮甘湯處理脾胃區塊無法運化的水,用茯苓、白朮幫助水運化,用桂枝、甘草補充心陽;而桂枝和茯苓幫助膀胱氣化的功能,是經方的基本結構。苓朮類的藥物主要幫助消化器官吸收水,五苓散不分寒症熱症,主在打通水吸收、代謝的整個環節。真武湯則關係到腎陽虛衰,無法將水運送上來,命門沒有能量把身體的冷水燒成熱水,水的氣化功能不行,用桂枝茯苓也作不了什麼,五苓散的通路也跑不動。

 

真武湯方

茯苓三兩、芍藥三兩、生薑三兩(切)、白朮二兩、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右五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七合,日三服。

 

真武湯裡的芍藥要做什麼?

方中一味芍藥,常被忽略。現在醫師開真武湯常去芍藥。因為真武湯是治療陽虛的藥,而芍藥滋陰,火神派掌門人盧火神就將芍藥換成淫羊霍之類補肝陽的藥,三七生用真武湯治療陽虛糖尿病,臨床上很有效,就去芍藥加烏梅和枸杞子等入肝的藥。而仲景在少陰篇真武湯加減方提到,若下痢則去芍藥。

 

去芍藥的思維是因為有些醫師喜歡把治療「心下滿微悶、小便不利、後腦杓發僵」的「桂枝去桂加苓朮湯」改成「桂枝去芍加苓朮湯」。苓芍朮甘結構的作用是當身體要把水拉到下焦重新運化,若拉不下來,塞在胃裡面,悶悶脹脹的,就要用到芍藥。所以不必把芍藥理解成調養肝陰肝血,在經方之中,芍藥本身就有調水而利小便的效果。

不過真武湯把芍藥去掉換成補肝陽的藥也還是行。仲景自己就說真武湯如果拉肚子可以去芍藥。

 

真武湯裡的白朮、附子用量比例

真武湯裡的白朮用量只有二兩,跟仲景一般用到三兩的習慣不太一樣。所以是脾胃的藥輕一點、補腎的藥多一點。茯苓是作用在心、小腸和腎。臨床上白朮少一點會比較好用。方劑比苓、芍、薑、朮、附是3、3、3、2、3(附子一枚應以三兩計)。一般廠牌的真武湯科中白朮比例是三、附子是一,往往一日二次、每次兩克就開始上火,如果加重附子,反而不上火。所以白朮比例高、附子比例少,白朮在胃裡面燒,就會上火。一旦附子多、白朮少,反而不上火。因為白朮要補脾胃,要靠附子的力量把藥推進去。

 

真武湯加足附子也不算大熱藥,因為用的是生薑不是乾薑,可是天天吃真武湯,還是有上火的,那就看上哪裡的火。有人吃了會在大腸上火,那就用當歸1赤小豆散2。(標準當歸赤小豆散要發紅豆芽來做,那要治痔瘡的時候用)。

 

白朮在脾胃區塊吸水,芍藥把水拉到該去的地方,生薑去水毒,茯苓幫白朮和附子,茯苓、附子協同運作,就形成把水氣蒸上來的結構。

 

真武湯可以補到很玄的地方(幹細胞)

真武湯的方劑結構,一般不是學經方的人會不知道它在幹什麼。而不知道它在幹什麼,正是真武湯最厲害的地方。真武湯所能治療的疾病種類多得不得了,方中看不出哪一味藥是君藥,附子很重要,但是去附子加重生薑還是很有效,所以五種藥的藥效都處在不確定哪味藥最重要的狀態,剛好可以補到很玄的東西,就是人體內未分化的幹細胞。人體內已經分化的細胞就不能轉作他用,幹細胞是很原始的、未分化的細胞,如果腦受傷打入幹細胞,就可以修補腦細胞。西醫都認為神經細胞死了是不會還原的,臨床上真武湯可以做到很多神經死而復生的事情。糖尿病患者往往腳底失去知覺,西醫要截肢,但真武湯每天吃腳底的感覺又回來了。聽力退化、眼睛發黑看不到,真武湯吃了,瞎子看見了、聾子也聽見了,中國歷史上的醫案非常多。

對於西醫所認為的不可逆反應,真武湯莫名其妙的修補作用,在臨床上是非常厲害的。

 

真武湯的辨證

「頭眩,身瞤動,振振欲擗地者,真武湯主之。」少陰感冒隨時想仆床,「身瞤動」,所以真武湯加磁石或五味子治療帕金森氏症很有效。平常不是愛抖腿的人因為最近生病開始這個腿老是想抖,這樣子的抖腿也算廣義的「身瞤動」。

 

真武湯特殊的發燒感覺

真武湯的發燒是:病人不知道自己在發燒,本人對發燒的感覺薄弱。(但如果本人發燒怕冷,則不是真武湯證,陽證在麻黃湯,陰證在四逆湯。但真武湯也有可能又發燒又怕冷,那就要關係到少陰那一句身體是沈重的。)

 

心下悸、頭眩的症狀

心下悸:陽虛的感冒乃至於身上有水氣不能代謝,那當然很標準地他會心下悸,心下的區塊有水的時候,心跳會有頂到什麼東西的感覺,就會有心下悸的感覺。

振振欲擗地,頭眩:真武湯的頭昏不是很明顯,苓桂朮甘湯的昏都比真武湯來得昏。真武湯比較會是「不覺得昏,但走路很容易跌跤」的小腦平衡功能的問題。老人家這種真武湯證不少。腎陽不夠,水氣不能上來,小腦的平衡機能會變弱,所以走路易跌跤,比較會莫名其妙摔跤。

 

真武湯要有效的話

以臺灣人體質要讓真武湯有效的話,可能要用香港譚述渠的用法,就是每天煎劑一帖裡面,附子放到現在劑量的八兩,譚述渠治高血壓需要八兩附子的真武湯吃三十天才看得到血壓降下來,就知道真武湯這個方對非經方的大眾有多難開,可見用科中來治療效果不好也是可預見的,但如醫案所見亦有真武湯用輕劑量。助教也有吃科中就血壓下降來的。

 

之前所講的小青龍湯的水毒型體質平常是要用真武湯來調理的。

 

和真武湯相對的方子

真武湯是玄武湯,那玄武的相對是朱鳥,朱鳥湯是黃連阿膠雞子黃湯,用附子補腎陽,雞子黃滋心陰,這是一個對子。

 

真武湯科學中藥用法

科中用真武湯用四克,炮附子(順天、明通、莊松榮2-3克,科達初學者不超過1.5克,再少就沒有效),老師通常用四克真武湯加二克科達附子,吃完會有麻倒的感覺,等到麻的感覺沒了,病也差不多好了,若是少陰的燒的也就退了,用真武湯吃感冒的話,你可以三、四個鐘頭就吃一次。

 

真武湯使用注意事項

真武湯的藥性很脆弱,日常生活必須要喝燙但可以入口的熱水,同時水也要少喝,不渴則不喝,喝的話也要少少喝二、三口,如此才能勉強維持科學中藥的藥性,如果不喝冷水卻吃生菜沙拉一樣是不行的,喝到體溫程度的溫水就會破功,會便秘。

 

真武湯脈象和部分外症

首先真武湯沒有脈,因為真武湯證的脈可以是沈微細,也可以是浮大,但不會是弦滑,如果是浮緊根本是麻黃湯證,真武湯脈因為是陽虛的脈,陽氣脫出可能是浮大,所以真武湯的脈象不好抓。

 

真武湯在少陰篇會有包含小便不利,而我們通常是麻黃發汗之後讓你陽虛,所以有的時候可以看到有形的辨證點,譬如說小便白茫茫的,大青龍湯或麻黃湯發了之後,你會覺得尿變得有點困難,這個時候你又發燒不退,就可以當真武湯證,就是小便不順暢,加上沒有特別脈象,莫名的發燒不退;或者是莫名的發燒不退,本人不覺得;或者是莫名的發燒不退,本人喜歡賴床,不想想事情(逃避現實的心理感),都是可以用真武湯。莫名的喜歡抖腿也算。

 

現代人因為陽虛,發汗變成真武湯的例子還不少,有同學家裡面的小朋友真武湯證的燒,吃真武湯退了之後,邪氣往外推,開始發白虎湯的燒,會有這樣的問題,所以真武湯發燒治好,如果再發燒仍然要重新辨證才行。

 

少陰病如何用真武湯11-37

【11-37】少陰病二三日不已,至四五日,腹痛、小便不利、四肢沈重疼、自下利者,此有水氣,其人或咳、或小便不利、或下利、或嘔者、真武湯主之。

 

少陰病二三天都還沒有好,少陰病剛開始感冒張仲景也不是見得第一發是用真武湯的,少陰病剛開始比較代表性的方子是麻黃附子細辛湯、麻黃附子甘草湯,桂林古本還有一個附子細辛黃芩黃連湯,如果用了沒有效後又過了二天,這個人肚子痛、尿不太出來、四肢沈重疼痛、下利什麼的,如果有這一整串的症狀,那的確是標準真武湯證,但往往得病卻沒有這一整串症狀,所以必須重新學著抓症。

 

先從認識少陰病特徵條文開始:

【11-1】少陰之為病,脈微細,但欲寐。

足少陰腎經是比較靠裡面的病,病在裡面脈會往裡去,不似太陽病靠表面脈比較鼓出,所以少陰病脈較沒力、較細。足少陰是腎經,手少陰是心經,那心腎之經不夠的時候,不似太陽膀胱經一樣怕風、怕冷症狀明顯,往往症狀出現在一個人意識的狀態,像真武湯證發燒而自己不覺得在燒,特徵在於自己不覺得,自己有病自己沒有在感覺那個病這件事情,「自己沒有在感覺」就是少陰病的特徵,覺得自己特別的疲倦,或者是發燒你也沒發現。

但欲寐,少陰病不見得都喜歡睡覺,但是很明顯地會一整天都想躺在床上,「我不想做事」、「我不想上班」,就是那種感覺會很清楚,就是非常清楚地覺得自己今天不想下床,那樣的身體感是會有的。

 

大概少陰病會有不同的類型:像朱鳥湯是煩躁到睡不著覺,吳茱萸湯是煩燥欲死,煩到想撞牆。

但欲寐的調子也有「不想要面對生活」心境,本來你會願意去做的事情,現在都懶得做,會留一手,就是「隨他去死」這樣子,幾乎是變成這種調調,這個時候就是少陰症了,可能是真武湯證。

 

【11-2】…小便色白者,下焦不能制水,故令色白也。

小便色白就是完整的少陰病症型,因為下焦虛寒不能制水,所以小便會白白茫茫的,這也是很標準的真武湯證,如果去推闊,是不是很多腎臟的疾病小便是白白的,所以那些病都可以用真武湯治理,真武湯在治腎臟病算是很強,在介紹雜病時再來探討。

 

【11-3】…法當咽痛…。

少陰病還有一個特徵是扁朓腺發炎,如果是麻杏甘石湯、銀翹散、桑菊飲的扁朓腺發炎,一把肺脈便是浮而有力。

一感冒就喉嚨先痛,如果是一點浮脈都沒有甚至是沈沈的,這是少陰病的喉嚨痛。

人喉嚨的生命能是三陰經在支撐的,尤其是扁朓腺是靠少陰經在撐,如果少陰受邪,能量不足,扁朓腺就會開始壞死,細菌就開始從這裡亂長,這是陰症,不可以用消炎的東西,要靠附子劑把陽氣通上來,才會好起來。

 

如果少陰喉痛,一痛即吃麻黃附子細辛湯(以下簡稱麻附辛),便會有效,麻附辛的比例是:

湯藥:麻黃2兩 細辛2兩 附子1枚

科中:麻黃1    細辛1   附子2(至少)

這樣的麻附辛才會有用,如果比例不對,藥性顛倒,甚至會越吃越虛,所以最好自配,附子可以多,麻辛不可以多,還可用桂林古本前面有個附辛芩連湯方法,可加一點點黃芩、黃連去退火,老師用麻附辛加葛根芩連湯合吃,最好立刻痛立刻吃,像打點滴一樣每一小時吃三克配熱水,如果扁朓腺沒有爛開,大概四個鐘頭內扁朓腺的痛會退下去,過了四個鐘頭未退,代表已經爛開了,用麻附辛劑就比較沒用了。

 

在少陰病未好之際,要治喉嚨爛掉已經不好治,這時必須吃真武湯,吃到少陰病情整個主證框架都退掉了,再來醫喉嚨才好醫,如果不先治本,一直治喉痛便會搞不完,因為少陰病會一直支撐著喉嚨痛,可能喉嚨痛還是要忍住,真武湯先吃,吃到燒都退了,那些什麼身體痛的身體感都沒了,這個時候再來醫喉嚨痛。

 

【11-4】【11-5】【11-14】
主要在講少陰病是不可以發汗的病。如果發汗病情會嚴重惡化,所以在辨證上要特別注意。甚至可說吃完大青龍湯為什麼會變真武湯?那就是因為發汗發到陽虛,下焦虛寒。

 

【11-37】少陰病二三日不已,至四五日,腹痛、小便不利、四肢沈重疼、自下利者,此有水氣,其人或咳、或小便不利、或下利、或嘔者、真武湯主之。

 

真武湯主證不好抓,腹痛、小便不利、四肢沈重疼、自下利、脈沈細等症狀都不一定有,如果自己得了少陰病會更不好抓,因為感知變弱,但是還是有幾件事情可察覺:

1.發燒,卻不知道自己在發燒。

2.感冒,卻不知道自己在感冒。不覺得自己在感冒,但覺得怎麼這兩天累得奇怪,人變得很消極。

3.腹痛、小便不利、四肢沈重疼、自下利四者俱全時

(四肢沈重疼痛可以做為真武湯的主證,但必須要和有四肢沈重疼痛的其他病做區別才行。例如:麻黃湯:發熱,身疼,腰痛,骨節疼痛,但脈象浮緊,故可排除。桂枝新加湯的:發汗後,身疼痛,脈沈遲,是水氣不得輸布於遜絡,所以身體會氣不通而痛,最常發生反而是運動後大量出汗的酸痛,新加湯的酸痛本人不會覺得發冷,真武湯酸痛不見得是四逆湯的手足厥逆,但是會想要抓棉被來蓋,因為是陰寒症所以不會煩躁,煩是指心煩,躁是無意識的小動作。當歸四逆湯的掣痛,不動不痛,動時會覺得身體在扯痛,真武湯則是動或不動,那個痛是悶悶地在那裡,不會感覺尖銳,只是重重痛痛的。)

 

此「有水氣」代表水毒症,其人或咳、或小便不利、或下利、或嘔者,就他可能有些兼症,那這些加減法我們在小青龍湯有遇過:

若咳者,加五味子半升,細辛、乾薑各一兩,這裡是細辛乾薑五味子結構,與小青龍湯不同之處在於,小青龍湯乾薑細辛各有三兩之多,因為真武湯之咳關鍵在於水毒,必先以代謝水的能力恢復為主,所以不是標準的小青龍湯證,所以真武湯的框架是以去水為主。

小便不利者,加茯苓一兩,強化膀胱、腎臟氣化機能。(宋本是寫若小便利者去茯苓,意思是一樣的,我們也不用去茯苓,真武湯茯苓沒什麼好去的。)

下利者,去芍藥,加乾薑二兩,芍藥會讓腸胃更虛寒,像梔子、芍藥都會惡化拉肚子,所以要拿掉,另外用乾薑鎮固中焦,而,下利,水氣都到得了腸子,所以不用芍藥把水拉下來。

若嘔者,去附子,加生薑足前成半斤,這個嘔有點假設是這個人胃有一點熱,所以才會去附子,不然的話也沒有必要去附子,但是加生薑到八兩之多是有意義的,像治療尿毒症、蛋白尿的情況,往往生薑重用會有效,除了加到八兩生薑外,再加50CC的生薑汁喝下去,那個人出一身汗都是尿的味道,但是腎機能又開始恢復了,生薑用到很重的時候,其排水毒的力道並不輸附子的;講到腎衰竭、腎壞死治法的時候,也不一定用生薑,而是用大黃的方法使病患拉,不拉會毒死,因為小便管道已失功能。

 

真武湯脈象和部分外症

首先真武湯沒有脈,因為真武湯證的脈可以是沈微細,也可以是浮大,但不會是弦滑,如果是浮緊根本是麻黃湯證,真武湯脈因為是陽虛的脈,陽氣脫出可能是浮大,所以真武湯的脈象不好抓。

如果能認得出是少陰病,幾乎就可以用真武湯了,譬如麻附辛證用真武湯也是可以的,也不能說是濫用,基本那一類證型,真武湯都滿好用的,如果有更嚴重的手腳冰冷、戴陽、脫陽,還有別的藥物用可。

 

使用真武湯並不似太陽表證那麼快就好,畢竟是陰症,大概三、四個鐘頭吃一些藥,半天、一天會好轉就不錯了,剛得麻附辛證是很好打掉的,但是一旦蔓延開來要治好會慢一點。

 

《輔行訣》小玄武湯:腎氣不足,內生虛寒,小便不利,腹中痛,四肢冷,其實也是很標準的症狀。如果拉肚子生薑去掉改加乾薑、人參、甘草,就變大玄武湯,等於有附子理中湯在裡面。

 

雜病時的真武湯辨證

水毒體質的人,體質易水腫,舌頭肥肥,舌邊有齒痕

水肥體質減肥吃真武湯,頭二個月可能會暴肥,因為體內在把水氣推出,所以會暴肥,繼續吃便會開始瘦,肥胖的生長紋在吃真武湯的階段會退很多,肥肉退掉後會成為比較有稜角的肌肉(小建中長的肌肉是較圓潤的肌肉)。

 

真武湯能把水氣打上來,從另一角度而言,心腎不相交,梔子豆豉湯,時方世界有黃連肉桂組、遠志菖蒲組。但是心要交腎易,腎要交心難,所以有些人的失眠歸因在腎氣不足,吃遠志、茯苓…怕是效果都不足,如果是煩的失眠則可用梔子豆豉湯、朱鳥湯,但是有些是冷冷地失眠,沒有心事好想就是睡不著,可能是腎不交心的失眠,主證是臉色白、情神恍惚、易喘、人無力、而不煩,其本上是陽虛的症狀。

 

水腫如果是體質的,或者是肝硬化,其過程是慢慢地水腫型的,就可以用真武湯把它壓下來,肝硬化的部分可以用大黃蟅蟲丸把它融解掉,真武湯也可以補強腎功能,在壓的同時腎功能也會得救。

 

真武湯在醫腎臟病有些要注意的點:有瘀血的人,真武湯會變得不好用,真武湯本來的用途是要讓水氣從背後轉上來,所以有些藥不太能加,例如用黃耆會走到三焦去,可是退水腫沒有關係,只要把水拉下來就好,走那裡不要緊,退水腫要用的炮附子至少要二兩起跳,然後黃耆可以再加二兩,因為會退快一點,黃耆是那種三焦水道匯聚成胸中大氣,這和膀胱氣化很有關係,黃耆和糯米是一組,所以要加一小撮糯米,因為黃耆有一點燥,用了糯米會比較潤。

如果發現到一隻腳水腫退了,可是別的腳水腫未消,這代表有瘀血,所以如果發現退水不均勻,那要再加三錢桃仁、三錢紅花,紅花用川紅就可以了,邊除瘀血這個水才可能拉得通,而且當你有瘀血,這個腎臟被附子劑乾燒也不太好,基本上腎臟病、腎衰竭、腎壞死,不管三七二十一桃仁紅花就加下去掛保險。

如果水退下去了,還有其他地方有一小坨水沒退掉,可以用知母一~二錢,加知母更要加黃耆不然人會涼壞,知母是水火勾留之水,那個地方剛有微微地發炎,把那一坨水包在那跑不掉,是知母的特長,別的地方都瘦,只有那個地方有一坨水,就用知母,所以痛風也用知母。

如果病人是腎壞死,在吃真武湯過程沒胃口,此時必加生大黃一錢半頂多二錢,你要讓他一直處在拉的狀態,因為裡面暗含大黃附子湯的法,因為當一個腎在壞死,機能未恢復之前,他身體已經有很多毒素排不掉了,如果排尿不行,一定要讓患者拉肚子,讓毒素有出路,在很嚴重腎衰竭、腎壞死的時候,加大黃也是一種辦法。

 

真武湯可以治療心臟病,但需要抓到此人為水毒體質。如果以臺灣人而言,90%的高血壓都是真武湯證,那心臟病用真武湯也是達70%以上,幾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都可以開的方子;高血壓、心臟病不能用真武湯的情況是怎麼樣?是病患身體有實熱,那時的脈是什麼樣的?脈會有四個特徵夾在一起,脈是弦而有力,把下去覺得比較有抗力,那個滑脈的感覺會出來,跳得比較快,這是有實熱的,可能是陰虛肝風內動的高血壓、心臟病,那種要鎮肝熄風的方法,如果有這組脈出現,沒有把握不要用到真武湯。如果不在這組脈中,就算不治病,吃保養的機會都很多,我們心臟病掛保險也會再加一味丹參,因為丹參能在心的區塊比較活血化瘀,不可以加多,還是要維持真武湯的藥性。

 

如果水腫是慢慢來的,用真武湯是很好的,可以強化人的體質,你醫好身體便會好起來,不僅是治標的藥。如果心臟病的話,就看有沒有水毒症狀,例如舌頭(有牙痕)、脈象,就是找他有水毒的特徵,千萬不要以為心臟病、高血壓是實熱的病,因為當一個人水分沒法代謝的時候,身體是被水壓住的,所以不要隨便說高血壓是陽亢症,香港譚述渠便說高血壓如果是肝風內動,為什麼有肝火?而什麼東西能澆熄肝火?就靠真武湯把水氣運上來。人會乾燒便是水上不來,在臨床上譚述渠便把真武湯當做吳茱萸湯的調整方,吳茱萸湯治頭風、偏頭痛很有效的藥,是一個很強的破陰實的方,會把病人燒乾,所以必須在吳茱萸湯裡面加上真武湯,這樣子病人才不會乾掉,便知真武湯水來救火的力道。

 

真武湯和腎氣丸的分別

日本人以腹診來看真武湯,真武湯是以水氣上了頭再繞下來滋潤任脈,如果水氣下不來,任脈的下游會鬧旱災,腹診是以摸肚臍上下的的這一段,約在六塊腹肌中間凹處,會有筋梗在中間,像鉛筆芯埋在皮下的感覺,即是真武湯證,當一個人有瘀血左下腹摸起來特別有痛點,當有水毒時身體的右邊肌肉(右側腹)的會特別的繃緊,便可以用真武湯。

 

如果鉛筆芯肚臍上段無,下段卻有,那是腎氣丸的證,《金匱要略》裡腎氣丸是治療腳氣攻心,少腹不仁,就是這個人的三陰經都太虛了,腿內側跟小腹都是三陰經能量在養,所以三陰經沒力腿會沒力、小腹會僵硬,所以從不同的腹診可見真武湯走那裡,腎氣丸走那裡;腎氣丸是走三陰,補進肝脾腎的,那真武湯是運轉水氣的,不要認為真武湯和腎氣丸都是補腎陽的,實際上作用的方法是不一樣的。

如果是攝護腺肥大,底下一坨陰實,那三陰經和任督脈都有經過攝護腺,所以你要用那種湯效果都一樣好,就沒差。

 

那腎氣丸的腹症,少腹不仁,如果那個人主觀地感覺自己的小腹僵硬麻木的話,那就代表這個地方三陰經能量不足,所以肉都死死的,這樣便是一個腎氣丸證,如果僵硬麻木覺得太籠統,大概小腹的地方可以摸到倒八字型的區塊特別硬,大概要躺下來摸,自己站著肌肉會繃緊,真武湯的副證站著可以摸,腎氣丸要躺著;另外一個是肚臍下面這一段有鉛筆芯的感覺出來。

 

還有一種廣義的腎氣丸證(如果要推廣腎氣丸的話),你叫他人躺平肚子放鬆,再微微用力,腎氣丸證的人會明顯發現小腹比上腹沒力,是要微微用力,用力的話誰都會繃緊,手同時壓小腹和上腹一起測量,被壓通常會抵抗,如果發現下腹比上腹抵抗力道弱,便是腎氣丸證,所以沒力沒力的小腹和死硬死硬的小腹都是腎氣丸證,沒力和死硬是可以同時並存的,兩者並不衝突。

 

〔整理者/桂枝團(本文重點稿,非逐字稿)〕

 

Za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