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再來要講一個好重要的事情哦,就是「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矣。」這一句。

膀胱是什麼啊?有人說「州都」就是那個「州渚」哦,「白髮漁樵江渚上」那個「州渚」。

但是先不用想那麼多,總而言之,州都之官,就好像在河口管要不要開閘放水的那個官,想像成那樣子就好了。它說:膀胱裡面有「津液」藏在裡面,然後「氣化」了,就能把它放出來。

你說「膀胱氣化」的問題我是怎麼讀的?說真的,這件事情也是巧合。膀胱氣化這件事情,事實上沒有什麼醫書真的講得很清楚過。

我先把它基本的意思講一下:

膀胱裡面,人身體的水分一滴一滴地滴下去對不對?人體裡面的水分呢,我說過,在嘴巴裡面的一滴口水,你都要算它是有生命的。那一滴一滴的水分,從腎滴進膀胱的時候,你說膀胱裡面的水裡面有沒有人的靈氣、生命能?

其實還是有。

「津液」本來就是指有生命能的水。沒有生命能的死水,叫痰飲,叫水毒。

所以人體在排尿之前,必需做一件事情:就是用命門火的力道當一個主軸,用全身的「氣」當作一種「同類相吸」的「同類」,把膀胱那一兜水裡面的「靈魂的能量」召喚走;就是把水裡面的「靈氣」回收掉。

直到做完這件事的那個時間點,你才會覺得有「尿意」。我們人類的感受,不是那種「膀胱從沒有尿液到有尿液」那兩個鐘頭之中「尿意分分秒秒慢慢遞增」,不是,人是膀胱先放到尿水有一定的量了,然後命門跟全身的氣一起,做一次「氣化」的工作,把它裡面能量拿走。能量拿走了,人體就會覺得「那一兜水是『異類』」,才會想要把它排掉。

也唯有膀胱「氣化」了,才能夠不會「撒一泡尿折損十年功力」哪,不然的話,我們中國人說不要隨地亂吐口水哦,吐口水都會生病的哦。從前有人得了一種虛勞症,很多醫生都不能夠醫好他,後來有一個醫生來,看到他的床邊有一堆瓜子殼:這個人很愛嗑瓜子,每嗑一次都帶走他一些口水,然後就把那個人元氣抽乾了。所以醫生就叫那個人把瓜子殼收回來煮一大鍋水喝下去,然後病就好了。

那,連嗑個瓜子都可以搞成這樣,我們每天小便、那麼多杯尿,大家都「精盡人亡」算了!

所以最重要的,就是人體有一種機能,讓你的靈魂不會有無謂的流失。這樣的「氣化」機能,同樣的發生在人的「出汗」,也同樣發生在人的「長頭髮」。

出汗、小便跟毛髮,「氣化」是全套的;女人的月經跟男人的精液,是半套的:女人的月經跟男人精液,會有一定程度的氣化,決不是一點都沒有氣化,但還是會殘留稍多一點點的能量給它。所以我覺得中醫好像不會贊成人捐血,我記得有一次驗血還是怎麼樣,被抽走那一小管血之後,我覺得:「我虛了耶!」──我還沒有「氣化」過啊,麼就出去了哩?

其實「氣化」這個東西,我怎麼讀懂的?這件事情的確是偶然。從前在大學的時候,跟教授還有學妹去日本出差,晚上去吃一家小料理店,那邊有一個老師傅在那邊現殺那個魚,然後就做成生魚片給你吃,我抬頭看到,那個老師傅的那個背後哦,供著一個靈牌,上面的話,用漢字寫的:「大魚小魚之神位」,就是殺魚,現場要馬上超渡掉,不然的話動物靈留在這邊懷恨而鬧,生意做不下去,日本人很在意這個事情,每一個生命都要尊重它付出的價值、都要供養到它。

當然,我們都很敬佩日本人對這種事都很認真哦,就是殺跟超渡一氣呵成哦,真是不留殘渣哦,這個回收作得非常地好。可能我是因為看到魚的靈位,覺得很有意思,回來讀膀胱氣化才突然讀懂了。如果不是去吃那一頓生魚片,可能沒有辦法。

 

當然,膀胱氣化的議題是有陷阱的,因為人的膀胱裡面,在尿液上面的空間裡,其實是有空氣的,如果你們不相信,就去做一些不道德的事,像什麼遊泳池裡面小便,有時會看到氣泡冒上來,那個空氣跟膀胱裡面所需要的熱度,其實是從小腸透過來的,小腸跟膀胱接觸的地方,那裡有一些空氣可以透過來,一個膀胱上面如果沒有那一點空氣的話,尿擠不出來,它還是需要有一點空氣。

因為膀胱裡面,有這個「有形」的這個部分,所以很多人就會被有形的東西所拘住了,就會覺得氣化就是小腸透入火力,有一層空氣就去氣化,沒有這個氣,人小便不出來,有形的部份可以這樣解釋。

可是無形的部份是命門火,把那一團靈氣收走這一個部份,非常要緊。

 

那些推廣吃黑豆的中醫,他們的這套理論,唯有一個地方說錯:

就是他說「膀胱的氣化,是命門把元氣送到膀胱,讓它有能力排尿出來」,這樣子講,也就代表,命門火在他心目中是可以這樣子用的!

其實我們的命門火要儘量珍惜它哦,不是這樣用的哦,但是有人就把「從膀胱把氣收回來」的事情,說成「把氣拿到膀胱去放」,結果這位先生就搞了一個害他一輩子的英名全部都上污點的一個事情,就是叫人要吞黑豆。

吞黑豆這件事情之所以惡劣,是因為,我們的腎是一個可補不可瀉的臟,我們要儘量保存腎的元氣,不可以瀉。

可是黑豆這種東西,它是會把元氣帶走的藥物,而且它又色黑形狀像腎,以同氣相求來講,要它入腎,它是非常完美的入腎的藥,可是偏偏它的性質是微寒的。

而且古時候中醫用藥,是怎麼在看待黑豆?

是把黑豆看成是一種小形的黑洞。怎麼講呢?其實不要說黑豆,豆類都有那個調性,所以我們就拿黃豆舉個列子好了,就像中國古時候的家庭魔術,有一種魔法就是──我沒有玩過,但是書上有記載──就是有一種小蜘蛛會撲蒼蠅的,叫蠅虎你們聽過吧?那它說你抓兩隻蠅虎來餓著它,然後那個蠅虎就會餓到快要餓死,餓到發狂,然後等到那蠅虎沒有東西吃餓到發狂的時候,你把兩粒黃豆丟進去,那個蠅虎就會拼命要吃黃豆,可是又咬不動,因為蜘蛛類的東西是要先吐一點東西把人家肉溶掉才能用吸的嘛對不對?像吸鋁箔包那樣嘛,黃豆牠沒辦法吃的。所以到最後蠅虎就會看著那個黃豆,可是吃不下它,最後懷恨而餓死。

你用兩個黃豆去給蠅虎精神虐待,把蠅虎弄到餓死之後,那兩粒黃豆放在桌上,有蒼蠅飛過的話,這黃豆會跳起來打那個蒼蠅。黃豆可以把動物的靈關在裡面!

這是中國古時候用的魔法,它可以把一個怨靈收到裡面去。中國人說什麼身上長一個疣子,就是身上多一粒肉的疣子,有一種醫法,就是你拿幾粒黑豆,在疣子上面擦擦擦擦擦,然後把那個黑豆拿到土裡去種,等它長出豆芽以後,手不可以碰到它,拿燙水把那粒黑豆燙死,你的疣子就沒了。這是祝由之法,祝由就是用魔力治病,黑豆可以把你一粒疣子的那個跟你相異的氣收走,然後你讓它在別的地方發芽,那個氣隨著發芽長出來,很高興地跟它合而為一了、被封印、跑不了了,你再把它燙死,那個疣子就會消失,在中醫有這樣子魔法的世界存在。

黑豆要當補藥,用要怎麼用?像什麼少林派就有少林黑豆,少林黑豆是什麼名產啊?就是把什麼自然銅啊、鹿茸啊,什麼大滋補強壯筋骨的藥,全部都燒一鍋湯,再放一斤黑豆到湯裡面去攪,再把那個黑豆晾乾、吃那個黑豆。因為所有的湯的精華都被那個黑豆吸了。

這樣子的藥性,還有,像是我們中國人吃各種藥中毒,比如說像我有一次教你們吃補藥少教了一件事,就是感冒的時候不能吃補藥,感冒吃補藥,補藥往裡面收,會把你的感冒束在裡面嘛,如果你感冒吃了補藥怎麼辦?感冒被束在裡面了,那沒關係,黑豆甘草湯,就是黑豆跟甘草煮一煮,然後喝下去,那個藥性就消失了,黑豆是可以把各種各樣的能量都收進去然後帶走的東西。

中國古時候什麼時候會吞黑豆呢?就是有瘟疫的時候,因為如果這個時候是有很不正常的邪氣瀰漫在你所處的空間、你的體內,你吞幾粒黑豆,第二天把它排掉,它可以把那個邪氣封印帶走。

那這個封印邪氣的這個力道,日本人到了這個春分的時候,就有人扮鬼,然後有人拿這個煮好的大豆去打鬼,就是一樣的意思,天地之間的邪惡之氣,你豆子丟出去,可以把它封住,大概是以這樣的原理在用這味藥。

但是這味藥本身不是補藥。在美國的營養學家,聽說台灣流行這個,叫人來作研究,結果他作的研究發現,一天吃多少粒黑豆什麼什麼…結果都胃出血了。我們有一個朋友,他的媽媽每天黑豆打黑豆漿吃,吃到後來尿血,因為本來腎就不是多強的人,你每天用這種東西去剝削一點點腎氣,到後來腎會變得很慘哦。

要用黑豆補腎,可以把黑豆發成黑豆芽,再加岩鹽、核桃,一起炖一鍋湯,這樣子可以。單吃的話就有很大的爭議空間。

之所以一個人會從剛剛說的中醫觀念,去聯想成黑豆可以天天吃,就是因為他命門火跟膀胱氣化的地方想反了,所以覺得人的腎氣不是每天都在損耗,也一點事都沒有嗎?那吃吃黑豆有什麼關係?

很多時候,我們剛剛講的東一點西一點的情報,要怎麼兜是你的事,可是你的理論上面微微有一點點偏差的時候,你的整個情報就會兜出不一樣的結果。

「如果我每天小便都要排出一大堆命門真火的話,那命門真火怎麼會怕那個黑豆?」這就是某個人這一輩子的一件造孽的事情,因為聽他的話吃黑豆,真的有不少人被害慘。

 

創作者介紹

Leaking information from Uncle JT

Za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