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傷寒雜病論慢慢教第十期第六、七堂

 

假少陽,真厥陰

吳茱萸湯這個湯的狀況是這樣:因為肝有陰實,常常會把肝的陽氣逼得浮越出去;所以現代人有許多一般中醫不太會醫的毛病,到頭來都是吳茱萸湯證。

比如說高血壓的暈眩,不能說絕對是肝陰實;但很多高血壓是肝陰實的高血壓,這種高血壓的暈眩,是吳茱萸湯。

而一般治療暈眩,是用溫膽湯之類的方劑,走少陽的去痰藥之類,去治療內耳平衡的問題對不對?但有時候,少陽藥就是沒有用,因為那個患者整塊少陽的病都是假的;是因為肝陰實,所以濁痰被逼上少陽。

那種暈眩症,你說張仲景的書裡寫說「顛眩、吐涎沫」是五苓散,這沒有錯,張仲景講的沒有錯:苓桂朮甘湯的暈、澤潟湯的暈、腦虛的暈……今日臨床都還是遇得到的。

但是現在的人肝陰實的太多了,所以很多都變成假的少陽痰飲,實際上都是厥陰病吳茱萸湯證,吳茱萸湯可以治到這個東西。頭暈得非常劇烈難忍的時候,至少我們要記得還有這個湯證的可能。即使把脈或是問證狀沒有極度精確的辨證點,但如果是脈偏沈弦的調子、病人常年都吃得很生冷、昏起來很受不了、會反胃……生活史問仔細一點,多多少少可以幫助我們去看出這個湯的使用機會。

歷代中醫在用了它以後,就覺得:雖然不能直接說它是一味除痰藥,可是很多治痰藥都治不好的病,一用吳茱萸湯就好;於是就把它稱為「除痰仙丹」之類的。當然,它並不是一味絕對在除痰的藥,除痰只是順便。

 

《神農本草經》中的吳茱萸

  吳茱萸這味藥,我們來看看神農本草經是怎麼說它的。

  神農本草經

●吳茱萸中品:一名藙.味辛溫.生川(山)谷.溫中下氣.止痛.欬逆寒熱.除濕血痺.逐風邪.開湊(腠)理;根:殺三蟲。

 

它說吳茱萸,一名「藙」,我一開始讀的時候,還以為「藙」是「茱萸」這兩個字的諧音,後來才發現原來這個字,是古時候的人因為這個東西非常辛辣,所以用這個字來代表它的味道。

這個東西還有另一個寫法,吳茱萸的樹,他們寫成「樧」,看起來很猛啊!我想這些有破陰效果的藥裡面,這個聽起來好猛呢。肉桂是寫作「梫」,有「侵略」的力量;吳茱萸叫作「樧」,力道可想而知了。

我覺得〈陽明篇〉蠻好玩的,教到的幾味藥,都是金氣、容平之氣特別強的,像是茵陳蒿、吳茱萸、連翹,都帶有這個特質。

辣味特別重的這味藥,有什麼功能呢?

溫中下氣、止痛。我們之前有講過,這味藥不是補藥,但是它很能夠把這個陰濁之氣掰開來、往下打。

可能是因為這樣子,所以我們條文後面有說「得湯反劇者,屬上焦」,這是在說,吃了吳茱萸湯之後,反而吐得更厲害,這代表了讓人吐的痰飲不在吳茱萸的作用範圍,這味藥是比較從中焦開始往下打的。而適用小半夏湯的那個痰飲,位置比吳茱萸湯的作用點要高,所以打不到,即使被吳茱萸扯下來一些些,也是更多痰飲砸到胃裡。

但,如果是中、下焦的陰邪,吳茱萸就很好用了。

把這個陰邪破掉了之後、往下通了,我們說「不通則痛」,所以止痛的效果也相當好的,止什麼痛?很多種哦!從頭到腳都有。臨床上抓主證就是了,

咳逆。咳逆就姑且算它是因為痰飲往上浮,吃了吳茱萸之後痰飲降下去了、上衝的氣也降下去了,這個肺也就輕鬆了。

寒熱。至於說「寒熱」……說起來,我過去看神農本草經的「寒熱」這兩個字的時候,都疏忽啦。怎麼講呢?從前看神農本草經的「寒熱」,直接想到的就是小柴胡湯的這個「往來寒熱」,發燒又不發;或是一般感冒的先惡寒再發熱。直到最近讀書,才發現不是這麼回事兒。所以,過去教過的某些藥有「寒熱」這兩個字的,恐怕要再回去重新更正。

吳茱萸的這個「寒熱」,講的是身體裡面,「陰邪跟陽氣糾結在一起拆不開」;它會把這個寒熱交爭的現象分解掉,於是說它治寒熱。

其實這也不只吳茱萸這味藥……會發現自己的這個錯處,是因為最近在備課的時候,準備到「連翹」這味藥:

連翹也治「寒熱」,而那個寒熱,注解神農本草經的人都很能講,因為連翹的寒熱,可以引用到黃帝內經靈樞裡講的一個東西,說人「為什麼會生瘰癧」的,《靈樞》說那一半是腎水的問題、一半是心火的問題,水毒和火毒糾纏到一起之後,會變成瘰癧,所以《本草經》才要說它「治寒熱鼠瘻瘰癧──歷代是這樣子在看連翹治淋巴結塊的。所以,「分開」寒熱,是具有「金氣」的藥的效果。淋巴雖然可以算到少陽區塊,但它的病機,卻不是「往來寒熱」的少陽病。如果各位在複習功課、看到從前教過的藥的時候,關於這個「寒熱」的解釋,可能要從另一種角度,把它重新訂正一下。

除濕血痺。血分裡的濕濁之氣,當然不是只有吳茱萸有效;但是血路不通、有濕寒之氣,這個吳茱萸的確是厲害。

很多人的腸道就是這樣。吃太多冷的,被凍結成這個「濕血痺」的狀態,所以才一直便秘。吳茱萸湯下去之後,大便通了,還有果凍一樣的痰一起排出來。

  逐風邪。雖然它不是一個發表的藥,可是對於肝經被風邪塞住,它的效果的確是很好的。腠理間的風邪,它也很行,但這就連到下一句了:

開腠理。我想我們人,腠理會不開,多多少少是被什麼東西瘀住,要說痰也對、說油也對、多餘的組織也對;如果是生活中壓力很大的人,那種組織的沾黏,中醫叫作「筋結」,也算是一種「肝陰實」。

 

開腠理

吳茱萸開腠理的效果能不能體現在吳茱萸湯?好像一時半刻沒有那麼清楚的效果,如果體質、脈證脗合,吃長期,可以發現吳茱萸的確是可以開腠理的,以吳茱萸湯而言,吃久了,「肉質」會變,硬肉會變軟肉。長年生悶氣而瘦不下來的人,有時候要用這個辦法。不過這並不是一個我敢跟初學者推薦的辦法,因為這味藥還是有危險性的。

另外,比如說有吳茱萸的溫經湯,它的主證是嘴唇乾(但不一定會口乾)而手腳心發熱,我們說嘴唇這個東西是人體的切面,切面是要算在腠理的、算少陽區塊。所以,之前講柴胡龍牡湯的時候,有說到柴胡龍牡湯治嘴唇長瘡對不對?腠理之中有熱氣的時候它會有用。那麼,溫經湯可以治到這個嘴唇乾、可以讓水上來,以這個角度來講,它是可以開腠理的。

不過,另外要講一個可以開腠理的方,就是當歸四逆湯的加味,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附子湯。我平常在開這個湯的科中的時候,都是當歸四逆湯一罐200,因為大棗不夠,所以加30大棗、再加30生薑、30附子、30吳茱萸,想一想有點太燥,所以再加30阿膠反佐,這樣子配成一罐。我的表妹,她雖然沒什麼名氣,但好歹也是混演藝圈的,我覺得她是一個「非常超然於物外」,也就是不知上進的一個演藝人員,像她那個學妹蔡依琳都在翻跟斗、吊鋼索了,她還是動都不動一下,每天去上班,就像公務員打卡,有通告叫她去就去一去,一點也不奮鬥的。反正她有個收入很少的長期鐵飯碗,好像是一個大陸做的、我懷疑「是不是有統戰的意味?」的節目,好像叫做「天涯共此時」的台灣地區的主持人。這個節目的名稱感覺起來也很暗藏玄機啊,這是唐朝詩人張九齡的〈望月懷遠〉的第二句啊,「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講說我們分隔兩地、沒有辦法在一起,只好共同分享天上的一輪明月,聽起來……是不是很有兩岸要統一的意思啊?那個詩也蠻有意思的,後面它就說「因為找不到你、見不到你,我只好努力地去撲到床上睡覺,這樣就有可能在夢中與你相見……」沒有E-mailMSN的唐朝人,這種事還挺瀟灑的啊。

我的這個表妹,她剛進公司的時候,就跟同一個經紀公司的大炳他們混得很熟,大炳也是嘴巴很賤的一個人,我表妹不知道在國外是吃什麼長大的,有點壯壯的、肌肉有點厚厚的,是肉肥、不是水肥,大炳每次就笑她是「金鋼芭比」。我看她也覺得是有點太「魁」了,上節目也不好看,沒辦法穿中國式的衣服,穿唐裝像七爺八爺,於是我就說「我們來燃燒一下脂肪吧,好不好?」然後我就開了當歸四逆加萸薑附湯,因為要消肉,一罐中又加了二三十克的雞內金,結果吃了沒多長時間,金鋼芭比真的變窈窕淑女,肩膀的線條出來了、體態也柔和了。所以,「肉肥」這件事情,果然是需要「開腠理」的,光是當歸四逆湯可能是只能燒到脂肪而已,能夠讓肌肉的紋理變得有所不同,吳茱萸開腠理的效果還是可以肯定的。

從前許助教的弟弟,也是肉肥,平常我算人是算「隻」的,他那要算「坨」的(其實算『隻』也不正確哦?),肌肉鼓得好可怕,好像人都不太能動了。他也吃過一陣,沒效;後來曉得他有在吃生冷,請他生菜生水果冰飲料暫時戒了,才開始有效的。

 

但是,講到這個,我現在也是一股寒意啊!因為我現在上課已經被很多人嫌說我每次都在「鄭聲」,重覆的話老是繞回來又講一遍。這個故事我現在講了,等到我們教到〈厥陰篇〉的時候我如果忘了,又講一次,就丟臉了。我看到我們業界的前輩,很多人都在丟這個臉,我看得都怕了,比方說倪海廈的人紀班,教到第四、第五梯課,有學生就在碎碎唸了,說:「已經是不夠好笑的笑話了,什麼小徒弟打翻竹簡……老師還要講到第四遍!」台下的同學一半都已經木口木面、笑不出來了;而,笑不出來的那一半,更加詫異的,是有一半的人還在狂笑!他說:「這真的是『信徒』啊,為了照顧老師的自尊,所以提供罐頭笑聲。」我覺得被人這樣講真是好慘啊,我不想像這樣,但,我想我大概是逃不過,因為自己的記憶力就是這樣散散的,所以恐怕教著教著,又要鄭聲啦。

 

吳茱萸的作用位置

之前我直接說吳茱萸是一個入肝經的藥,其實歷代對於這個說法,還是有一些爭論的,怎麼講呢?吳茱萸這個藥,主要就是降陰濁,你要說它針對的是哪條經,其實也不能說得那麼確切。可是,換個角度來說,我們如何證明吳茱萸能夠入肝經?

當然肝經這一條經過的地方,有很多病是用吳茱萸會有反應沒有錯。

另外就是,張仲景的「廣義的」厥陰區塊,吳茱萸可以入得到,所以所謂的肉體的心臟所存在的夾縫,我們說心包、膏肓的區塊,吳茱萸是可以的。

因此,古時候叫猝心痛,有時候也稱為真心痛,今天說的心絞痛,如果我們去看古時候治療這種病的藥方,很多都是有吳茱萸的,吳茱萸它的確可以清到膏肓區塊的痰。

加上剛剛說的開腠理的效果來說的話,最近因為各位跟我自己都開始吃五石烏頭丸,五石烏頭丸就是有吳茱萸的一個破陰的藥,吃了之後,有些人就覺得胸腔或是腠理之間「有什麼被打通了」、「忽然痛一下」,這樣的感覺還是會出來的。

這樣的一種效果,讓它變成中藥裡頭相當特別的一個存在,有些人的吳茱萸證,吐酸水……常常搞不定,袪痰的藥吃多少都沒有效,單一味吳茱萸做藥丸吞著吞著,反而就醫好了,會有這樣的狀況,所以吳茱萸這個藥,在這種事上是特別地有效,它的整個路數,跟其他種的治痰藥是相當不一樣的。

 

殺三蟲

吳茱萸的根,它說殺三蟲,吳茱萸根是蠻厲害的驅蟲藥,雖然不是中醫的驅蟲藥的主流,但以效果來講是蠻好的:

比如說,晚上睡覺的時候會令肛門發癢的蟯蟲,一碗酒泡一些吳茱萸的根,然後把那碗酒分兩次喝掉,這樣蟯蟲就好了,效果相當地好。

如果是肝裡頭的寄生蟲、肝吸蟲之類的,拿現在劑量,大概一兩半的吳茱萸根、一撮梗米、三個雞蛋白,再用一兩半的蠟做成蠟丸,每次用稀飯湯、或米湯吞30顆,這也是有效的。

不過,講這個也是有點不知所謂,因為我們現在也買不到吳茱萸根了,我們現在買到的都是果實種子,所以,這樣講講就好了。

如果要用吳茱萸的種子來殺蟲的話,主要是針對一些比較寒性體質的人的寄生蟲的病。比如說我們在〈厥陰篇〉會正式講到寄生蟲,張仲景的開藥法,處理蛔蟲的話,比較常用的是烏梅丸,而且烏梅丸你也不太能說它一定是「某味藥具有殺蟲的效果」,可是它就是能讓那個蟲待不下去,它不給這些蟲能夠生存的環境──是這樣的調性。

烏梅丸適合的體質,是寒熱錯雜的體質,如果這個人你看起來只是像四逆湯證那種冷冰冰的體質的話,直接用吳茱萸反而好用,體質很冷的蛔蟲的症狀,四逆湯加吳茱萸比烏梅丸還好用,直接用現在藥行買得到的這味藥就可以了。

 

臨床配伍雜談

吳茱萸的使用,歷代中醫在比肝臟的病、吐酸水、胃酸上逆,像吳茱萸跟乾薑、黃連一起用,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套路。如果這個人的體質是很寒的,就乾薑加多些,黃連就用一點點當反佐就好;如果這個人的體質是偏熱的,黃連多一點,吳茱萸、乾薑當反佐,大概是這樣子用。

至於說一個人身體裡面積了很多冷東西,吳茱萸在破陰方面的效果,尤其是針對消化軸,是勝於附子的。

所以有的時候體質很虛寒造成的某種拉肚子,中醫說的有一種叫五更瀉、天亮之前拉肚子,通常來講五更瀉是一定要用一些補腎的藥了,藥方裡面可能會有補骨脂、五味子……但是,另外要補脾胃的暖度的話可以放肉豆蔻,如果要把陰寒之氣破掉的話,吳茱萸也可以加,所以,肉豆蔻、吳茱萸、補骨脂、五味子這樣的一個結構,在處理五更瀉的時候還是不錯的。

  吳茱萸用來治療水毒的話,整體的水毒、一大片的水毒,那還是附子劑比較有辦法,補腎陽是附子補脾陽是乾薑……這一類的東西還是比較有意義的,但是,如果是水毒上攻形成痰飲,吳茱萸還是很強的,比花椒還有力量的。

如果只說「痰飲病」,大家可能不太容易聯想到什麼實際狀況;我如果再退一步講,各位可能就了解有哪些例子了:

我們之前有教到一些解酒藥,比如說葛根芩連湯可以讓人喝酒不容易醉,或者是如果已經宿醉的話可以用三黃瀉心、黃連解毒湯之類的,但那時候講到的解酒藥,都是解比清酒更烈的,紹興、高梁、白乾、威士忌這種酒精度偏高,比較濕、比較熱的酒。

但,還有一路酒是「濕寒」的啊,比如說啤酒。喝啤酒的解酒藥就是吳茱萸,因為烈酒的話,酒氣往上,可以用汗解、用分消濕熱法;啤酒的話,吃吳茱萸就會從尿解,尿裡面會又是吳茱萸味、又是啤酒味,然後就解掉了,所以比較濕冷的飲料類造成的痰飲,這個路子還是很好用的。像美國電影不是常有女明星說「吃這個雪球蛋糕會直接肥到屁股去」嗎?體質還算蠻敏感的我姪女,最近也在說:「吃生菜,會直接掉進厥陰變吳茱萸症!」

像前一次,和陳助教他們唱卡啦OK之後,又和小黃助教去續攤玩通宵,喝了幾罐啤酒。結果,我就開始肛門那裡怪怪的,好像要發痔瘡。一般這種發炎嘛,總想到是「濕熱」,可是,吃了些分消濕熱的藥,卻也不見好。而睪丸附近,隱隱有一點抽痛抽痛的……我後來才想:會到睪丸,難不成是厥陰病?於是吃了些吳茱萸湯,一兩天就痔瘡也好了、睪丸抽痛也好了。那時才又想起:都說人體下腹腔免疫機能是厥陰在管,原來連痔類的直腸發炎,都可以是因為厥陰受邪,免疫功能低落,才發起炎來的哦?

 

同樣的道理,吳茱萸它的走厥陰肝的效果,女人下體的一些病,或者是男人疝氣的方,我們先不用力講了,通常疝氣用吳茱萸加烏頭效果是非常好的,將來〈厥陰篇〉會教到,到時候我們再一起整理。

女人如果是下體寒,有一些塞進去暖子宮的藥,也是用吳茱萸的,不過我想各位也不愛用塞藥,所以就別講了。

不過,像是月經痛這種問題,病因是子宮「寒」的還是多,所以月經痛的時候的基本用藥結構,比如說:吳茱萸1錢、肉桂1錢、當歸3錢、香附4錢,這個結構對於現在女生的月經痛,反而往往比較有效一點,因為現代人的毛病都偏到這邊來了。男生疝氣、下體的一些病也是。

我是覺得,下體的這些感染,比方說女生的子宮頸糜爛,這幾年遇到的,通常是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之類的東西可以醫得很好。當然,這恐怕不是古來女人的體質,但現在的女人變成這種體質了。厥陰肝經這個東西,根本就管到肚臍以下整個身體的免疫機能,厥陰肝經寒到了,下腹腔免疫機能低落到不行、細菌亂長,這時候一定要以通厥陰肝經為主、要用熱藥。

如果各位覺得醫術上不能確定的話,可能你也可以先去給外面的醫生看,陰道、子宮頸那個地方糜爛、癢、煩躁……外面醫生黃芩開了沒有效,黃連開了沒有效,龍膽草、黃柏都開了還是沒有效!這時候你就知道這個病的來路是怎麼樣了。一般來講,清熱的藥有清熱的藥的路數,龍膽瀉肝湯還是有破陰實的效果,也有有效的時候,不是要全面否定它。但今天教不到這個。

只是現在很多人都已經跳到當歸四逆加萸薑附或者是吳茱萸湯這邊的路數了,這件事我們至少曉得一下。

〔小布整理〕

 

Za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