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傷寒雜病論慢慢教第十期第六、七堂

降壓 

吳茱萸降濁氣跟痰飲,我想在臨床上面比較可以帶到的病,是「腦水腫」,如果一個人的病症是腦水腫的話,那個方子裡面有吳茱萸的話會有效非常多,當然還可以加別的藥,比如說穿山甲,或是治暈眩的天麻、勾藤……或是降水的像生半夏、蚯蚓乾都可以加,降腦壓的代赭石要同用也可以;但是,有吳茱萸,這個效果會更好。

這樣的藥物搭配,尤其對小孩的腦水腫,特別有效。

 

從這個角度來看,青光眼、眼壓高的時候,用到吳茱萸的機會也是非常多的,降眼壓很快的結構,比方說附子理中湯,加單味的吳茱萸;或者把附子理中湯換成苓桂朮甘湯加車前子也可以。路數沒有什麼一定,但是有了這味藥,就好用。

 

一般我們今天說的結膜炎、角膜炎,我們一般都是用菊花等散風散熱的藥為主。可是今天放眼望去,好多得結膜炎、角膜炎的,都是吳茱萸證!肝太寒了,所以肝裡的陽氣被逼得上逆到眼睛了。當然現在外面會說是「病毒感染」對不對?但實際上,體質造成的還是很多,要把這個肝陰破掉,陽氣才能收回來,所以眼睛的病用吳茱萸也是有的。

我有一個學姊,來上中醫基礎班的時候,眼睛得這個病,她記得「肝開竅於目」這個理論,於是就吃加味逍遙散退肝火,結果愈吃愈嚴重;我搭她手一把脈,肝脈死沈死沈,請她改吃吳茱萸湯,一吃就好了。眼晴發炎,有麻杏甘石證的,有葛根證的,有痰飲病的……一個方子一個方子學過來的時候,如果大家辨證點都有記起來,臨床上就不會覺得很頭大;但你如果想靠一什麼專病專方來治,恐怕沒有辦法全包。

 

吳茱萸的危險性

吳茱萸這味藥,在古時候的藥書裡講它的「炮製」,都是很費工的:要用水一遍一遍地煮、然後再泡醋,一直到它的味道已經洗得很淡了,才敢拿到藥行去賣。

因為它的炮製,工程是可長可短,所以我們今天在藥行買到的吳茱萸,很難確定它炮製到什麼程度:它的藥性是比較接近生吳茱萸?還是藥性已經比生吳茱萸溫和十幾二十倍了?

所以各位如果要用吳茱萸的話,我的建議是,最好找一家藥行的吳茱萸,然後記住那個味道,試出藥效最佳的用量。以後差不多就用那個等級的吳茱萸,如果你藥行換來換去的話,有時候用這個藥,會出事。因為它是破陰效果最強的幾味藥之一,相對來講,它有危險性。

如果是「不對證」的時候,而又用「生」吳茱萸,差不多用到3錢,就有人肝臟、脾臟都破裂、溶掉了,它破陰的效果有這麼強的。

我目前為止是用生元的,還蠻喜歡的,因為炮得也不毒了,但辣味、藥性都還在。

……我跟陳助教在生活裡是常被人家嘲笑的,有朋友會說:「某某藥行的藥比生元便宜啊,而且品質也好啊!」其實我說生元,只是因為我只熟這一家,並不是外面沒有好藥材。所以,如果你要嘲笑我孤陋寡聞的話,不如直接告訴我哪裡有好東西,我會開開心心地去買的。我只是因為跟他們交情比較好、從小玩大的,混得比較熟,買得多了,對品質就比較熟,倒沒有要特別說他的藥材一定比每一個別家都好。

雖然吳茱萸用錯了會破肝、脾,但一般來講在症狀對的時候,吳茱萸是非常恢復肝功能的藥,可能是因為現在人的體質,肝如果不好多數時候都跟肝陰實有關,因此用吳茱萸的機會就變得比較多了。

  我自己用吳茱萸,到今天也不敢用到當歸四逆加萸薑附湯的「二升」,張仲景的劑量,一升,一飯碗的吳茱萸,重量有到現在的二兩半以上。

我目前自己用吳茱萸一次的極限是一天二兩半,再往上我也不敢,不過可能是因為體質還算合,副作用也幾乎沒有。不過喝吳萸湯,有時頭痛會先更劇烈一下下,然後才開始好轉;通常會感覺得出「有東西從頭上被拉下來了」的感覺。

我姪女就說:「以前吃補藥,都多多少少覺得『補不太進去』,像是吃安慰劑;可是,吃過吳茱萸湯之後,就會感覺得出『補進去了耶!身體變好了耶!』這件事。」破陰實的吳萸啦、生附啦、蟲類藥啦、牡蠣殼啦……用在虛勞體質的人,有時是一種必要的前置步驟

 

一般而言,一天八錢的話,其實對很多同業來說,已經算很多了。

經方的研究者之中,對吳茱萸使用的劑量,的確有一個小小的爭論:

「到底是一次用多好?還是少量慢慢用好?」

為什麼有這個爭論呢?因為吳茱萸這味藥,吃了是會把人燒乾的。吃得口乾舌燥、爛眼睛、流眼屎、腸子發乾、氣散氣虛……都會有的。

 

因為有上面提到的副作用,所以有些人會認為:吃這個藥,只要你對證,還不如一次就30開下去,馬上把他醫好以後就不要再用了。拖著拖著這樣慢慢燒,人家也是難過──有這樣的看法。

 

但我想,可能以後吧。如果我們開藥能開得再更精確一點,可能到時候吳茱萸會比較敢用。現在是先確定「對證」的,在一個比較安全的範圍裡使用它,以這樣作為一個開始的話,這味藥還不會太難用。

如果吃了會眼睛乾的話,可以再加一些藥反佐就好了,不過我話還是要說清楚,要.對.證,不要沒有吳茱萸證還一直吃,因為這個藥的燥熱之氣一直沖著,如果這個人沒有陰實體質的話,他的元氣都會被散掉的。

 

不過,話說回來,雖說它是一味很燥很燥的藥,現在吃了吳茱萸之後,大便通了的人反而比較多。因為腸子裡都是濕冷的東西,腸子都不會動了,吃了吳茱萸反而腸子會動,體質不一樣。

這個在〈陽明篇〉(宋本在《金匱要略》)也有條文:

【桂9-97/金匱.腹滿1,未出方

 趺陽脈微而弦,法當腹滿,若不滿者,必大便難,兩胠疼痛,此為虛寒,當溫之,宜吳茱萸湯。

 

胃脈又弱又沈弦的,便秘的患者,把個脈就分得出來了。如果中醫要證明「肝主疏泄」這句話,這一條倒是一個臨床佐證。

 

由陰實而陰虛的胃腸病

我們說吳茱萸是一個治療陰實的藥,我們一直講「陰實」、「陰實」,有時候看到一些看起來像是陰虛的病,大家可能會想「這是不是能用吳茱萸?」,但是這個東西在今天也要重新洗牌了。

比如說有一種胃炎,稱為萎縮性胃炎,胃在萎縮,誰也曉得是陰虛對不對?通常我們看到萎縮性胃炎,都是用炙甘草湯、麥門冬湯……以養胃陰為主。

可是,其實,今天的萎縮性胃炎,有很需要用到吳茱萸的地方。怎麼講呢?

這個萎縮性胃炎,在中醫的臨床上,近年來大家認為它的起因多半是「消化軸瘀血」。消化軸會瘀血,多半是寒。所以一開始這個人是吳茱萸證,然後變成消化軸瘀血,這個胃才跟著變成處在「大黃蟅蟲丸證」的胃,然後就萎縮掉了。

這樣子的情況,你再加滋陰藥去灌溉它也沒有用,要用吳茱萸湯或者吳茱萸這味藥,加上破消化軸瘀血的,我們在教大黃蟅蟲丸的時候教了不少啊:什麼五靈脂加人參……等等,把消化軸瘀血化掉,然後這個萎縮性胃炎才會恢復。

那你說:「我怎麼知道他的萎縮性胃炎是因為寒還是熱性的?因為標準版的萎縮性胃炎是熱而陰虛啊!」這很簡單,吃了冷的、或天冷的時候,比較會發作的:西醫跟你講萎縮性胃炎,病人卻跟你說他不能喝冰的,這樣就好了。

所以有人胃癌之前先是胃陰虛的症,讓人覺得疑惑:癌病不是「陰實」嗎?怎麼陰虛也會生癌?這個部分的轉法曉得一下,就沒什麼疑惑了。

 

另外就是,心下痞,我們一般心下痞是以熱症為主,用瀉心湯的機會多,但,有沒有寒的?有。所以這也有用到吳茱萸湯的時候,你只要把吳茱萸湯證相關的條文所描述的症狀想得再輕微一點,有點想吐、有點覺得胃悶悶的、頭脹脹的……那個時候常常會掛到吳茱萸湯。

當然性器官的病,用到吳茱萸湯的時候是很多的。

 

還有很多腸胃道不通,都是濕氣、寒氣,才令腸胃道動不了。

乃至於有些這樣體質的人,得了陽明病大承氣湯證,燥屎都已經摸得到塊了,他吃了大承氣湯,燥屎就是不下來、不動,這種時候,大承氣湯要加吳茱萸,這樣它才動得了。

比這個還要更嚴重的,才用到巴豆劑的熱下法。

 

外治方

因為吳茱萸它是一味這麼熱的藥,所以它還有幾個延伸的用途:

比如說,吳茱萸可以拿來做藥膏。

做藥膏的方法,是拿一份的吳茱萸打成細粉,加上重量或容量上是吳茱萸的十倍的凡士林,把凡士林加熱到滾燙滾燙、變液體了以後,把吳茱萸放下去攪,渣濾不濾都沒關係,攪勻了放冷以後,就是「吳茱萸膏」,這個治什麼?

治各種濕濕、爛爛、會流水的瘡,陳助教聽到,就說:「香港腳!」對,這有希望。因為民間有一些香港腳偏方,比如說「光腳在太陽曬得很燙的沙地上走一圈,香港腳就會好」,你就知道這個病其實可能是陰濁之氣造成的。當然還有其他的病根,我就聽過香港腳的病根是那個人「很愛動怒、性子急」。

這一類濕濕、爛爛、皮膚會癢的病,吳茱萸膏就好用了。

 

另外,吳茱萸它這麼熱,我們說有一些藥,做的是「引火歸源」這件事。吳茱萸粉調醋糊在腳底板,那是把熱引下來的常用方法。

如果是平常要吃三黃錠的那種熱性的流鼻血、熱性的血壓高(其實血壓高還不見得虛要分熱性、寒性),都可以拉得下來。

還有就是,嘴巴破、喉嚨痛,如果你扁桃腺爛掉了、喉嚨痛,剛好你少陰、溫病都不太會搞的話,那就吳茱萸塗腳底板,引火歸源,這個熱拉下來以後,你的喉嚨也會不痛很多。

 

吳茱萸除了拿來貼腳底板之外,還有一個地方好貼,拿差不多一、二錢的吳茱萸粉,拿一調羹左右的黃酒、紹興酒,調成糊糊的,貼在肚臍,神闕灸,一天換一次。

一整天的時間都有熱藥放在神闕上面的話,能夠治療的東西就蠻多的囉。

比如說一個寒性體質容易嘔吐的人、小孩子肚臍受了風而肚子痛、受了涼的下利、一般的胃痛(因為我們今天台灣人的胃痛也是冷得多、熱得少),它能夠打通這些地方。

吳茱萸貼在肚臍上,是「某種病」的特效藥。那就是西醫說的「麻痺性的腸梗阻」,腸子梗住了不通,用吳茱萸貼在肚臍上面的話,差不多40分鐘就會通了,效果上算是蠻好的。

其實,叫做「麻痺性」,可能你會問我:「西醫說的麻痺性叫什麼?」、「我們家躺著一個腸梗阻的病人,我怎麼知道他是不是『麻痺性』?」

我是這樣想:先不說吳茱萸這味藥,我們如果講吳茱萸湯的話,吳茱萸湯治療的很多主證,如果你去西醫那邊驗的話,他給你的病名前面常常會加幾個字,比如說「神經性的」什麼什麼。為什麼叫「神經性」的?非常可能是因為他們驗來驗去「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吳茱萸湯在治療的這整個體質,是西醫看不到的領域,不知道這個體質的來龍去脈的時候,他只能告訴你因為你的腸子的神經有問題,所以它現在忽然停機了。

如果你要說經方的臨床,那就還是抓主證嘛,有的腸梗阻是承氣證、有的是大柴證、有的是吳萸證……從前教過的主證群,回頭翻翻書就是了。如果是貼臍法,本身危險性就不很高,你不要給我貼到大承氣湯證的人身上去就好了。

神經性幽門梗阻、神經性嘔吐、神經性腸梗阻、甚至還有神經官能症,神經官能症也是肝陰實啊,鬱悶到極點開始有幻覺,這也算。所以西醫叫做「神經性」的消化軸疾病,吳茱萸湯就特別有效。

 

貼神闕,如果是男生的話,就開心啦!什麼陽萎、早洩都超級有效,貼在神闕它就從肚臍鑽進去,直接去通肝經,力道很強的。

 

至於說癲癇病的人,這也是痰飲上逆對不對?貼肚臍、貼神闕,他的痰飲也會被降下去,癲癇就會不容易發作。當然,小孩子的流口水、拉肚子,也都相當好用,所以如果家裡面你覺得小孩是體質比較偏寒的,加上他的病他自己也說不清楚,開藥開起來覺得很難開的話,可以捏一小坨吳茱萸給他貼貼看,說不定過一段日子,這些怪病也就少一些。

 

副辨證點

這是我們對於這個藥物的一些認識,我想在今天這個時代,用到它的機會也是很多的。傷寒論裡關於吳茱萸湯的這幾條條文,都是好「經典」的,希望大家回去之後能夠複習一下,熟悉這些症狀的排列組合,我想這是非常非常要緊的。

 

【桂8-2/宋無

何謂臟結?師曰:臟結者,五臟各具,寒熱攸分,宜求血分,雖有氣結,皆血為之。假令肝臟結,則兩脇痛而嘔,脈沉弦而結者,宜吳茱萸湯。

 

【桂9-67/宋242

食穀欲嘔者,屬陽明也,吳茱萸湯主之。得湯反劇者,屬上焦也,小半夏湯主之。

 

【桂11-30/宋308

 少陰病,吐利,手足逆冷,煩躁欲死者,吳茱萸湯主之。

 

【桂11-100/金匱.嘔吐8

 嘔而胸滿者,吳茱萸湯主之。

 

【桂11-101/金匱.嘔吐9

乾嘔,吐涎沫,頭痛者,吳茱萸湯主之。 

 

頭頂痛我們知道是厥陰頭痛,腦子裡面的頭痛我們也說是厥陰頭痛,症狀上來講的話,覺得頭昏、頭脹、嘔吐、嘔酸水……這樣來講,開吳茱萸湯的效果就會非常好;如果沒有很合的話,可能會沒效。

那麼,寒症來講的話,剛剛講到萎縮性胃炎、寒症的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胃陰實的胃下垂,這些吳茱萸湯都會有用的。

高血壓的昏,當然脈是跳得比較弦而遲,是一個比較冷、比較陰的脈。不要繃得很有力的你也用吳茱萸,那可能就有點偏掉。

暈眩的話,之前我們也有講,現在很多暈眩的病,其實是假少陽、真厥陰。

消化軸的病的話,只要西醫講到的是「神經性」的什麼什麼的話,先看有沒有少陽病(少陽也可以是神經性,例如腸躁症);若是少陽都排除了,用我們這次講的方法,也都是很好用的。

 

如果要說腹證的話,吳茱萸湯證的人,比較標準的腹證是胃這個地方比較發冷一點;有些人是敲他的胃的時候會聽到水聲,手腳偏冷。

脈的話是偏沈、偏遲。你說會不會弦呢?其實很難說,因為如果這個人是濕氣太重的體質的話,反而肝脈就不弦了。

說來後代的很多方劑,都是吳茱萸湯這個方變化出來的,吳茱萸湯對於現代人的胃酸上逆,是很有治療效果的,當然有時候我們可能會想「胃酸上逆,西醫也有制酸劑可以吃啊?」

可是我會覺得,胃酸上逆,還是吳茱萸湯好用,怎麼講呢?雖然以療效來講,它是一個「超級制酸劑」,可是以結果來講,它又會讓這個病人「很有胃口吃飯」,它沒有制酸劑會讓人的胃變得不夠有力量的這個問題。以這一點來講的話,吳茱萸湯是非常好用的。

 

我們說吳茱萸湯的這些推廣作用,雖然我們說它是從肝開始作用的,可是它的這些嘔吐、痰飲,其實就差不多整個消化軸它都管了對不對?將來我們在少陰病看到吳茱萸湯的條文,卷十一之30條「少陰病,吐利,手足逆冷,煩躁欲死者,吳茱萸湯主之。

我之前好像開玩笑一樣講「感冒的時候吃腎氣丸就可以製造這個少陰病了」對不對?實際上它可以包括到很多別的東西,可以是生死關頭唯一能救人一命的一帖方子

比方說「手足逆冷、煩躁欲死」的少陰病,臨床上是什麼時候見到?尿毒症、腎衰竭!症狀合的時候,吳茱萸湯可以把那些毒一下子都清下去,它是可以治療到那麼嚴重的腎病的!這個方、這個條文,並不是那麼地輕描淡寫的,它的力道是很了不得的。

 

吳茱萸湯因為關係到痰飲比較多,所以它的脈,有時候也會有滑脈,可是,我想張仲景在講吳茱萸湯的時候,除了「臟結」跟卷九之97條之外,脈並沒有講得很多,我想脈沒有講得很多也是對的,因為吳茱萸湯不見得是什麼脈,抓症比較容易

 

這樣講了這麼多,主要的功夫還是在這些主證的排列組合,臨床上可能還是會有失手的機會,比如說頭痛用吳茱萸,結果發現沒什麼效;或者是煩躁用吳茱萸,結果沒有什麼效,它有辨證上的難度,但是無論如何,我們對於這個很重要的方劑要好好地做一個正面的認識。

 

吳茱萸湯與小半夏湯

【桂9-67/宋242

食穀欲嘔者,屬陽明也,吳茱萸湯主之。得湯反劇者,屬上焦也,小半夏湯主之。

 

在卷九之67的條文後面,有一個「得湯反劇者,屬上焦也。」吳茱萸湯的這個方劑結構,它是吳、人、薑、棗,有人參、生薑、大棗,這個方劑也是經方裡頭一個很典型的薑、棗的作用不關係到營、衛的一個方;我們說棗入營、薑出衛,這個效能基本上是在有甘草的狀態下才會這樣運作的,所以這個方裡,生薑做生薑的事,大棗做大棗的事。

生薑放到六兩,我們在今天如果用吳茱萸湯治嘔吐的話,通常生薑都要放得比吳茱萸重,因為降逆止嘔,還是生薑好用,如果你分不清楚這個人是吳茱萸湯證還是小半夏湯證的話,吳茱萸湯加半夏也沒什麼不可以,吳茱萸湯加半夏是打頭痛常用的一個結構,因為加了之後,上面的痰清得還快一點,所以是可以合用的。

你想,吳茱萸是這麼燥的藥,所以用人參跟大棗來顧護脾胃之陰、津液,這是有道理的。

生薑用這麼重,把水毒逼開,跟吳茱萸協同作用的效果也是很好的。

 

如果吳茱萸湯吃到後來人會發燥的話,香港的譚述渠用什麼來救?用真武湯。用真武湯把水轉上來,因為真武湯證跟吳茱萸湯證往往都是同一個人的體質,真武湯可以把水升上來,用來處理吳茱萸湯的副作用。

我們有學中醫,常常一開始學的時候,會以為附子是很燥熱的藥,可是其實大家吃附子劑到今天也有一些經驗了,附子不配乾薑,其實沒有多熱的;但是相反地,吳茱萸很燥熱,附子反而可以救到吳茱萸造成的「燥」而消掉那個「熱」,所以這個也稍微知道一下。

 

得湯反劇者,屬上焦也吳茱萸湯裡頭……吳茱萸湯入了胃裡頭,吳茱萸往下面推對不對?生薑是沒什麼方向性的,往上也推、往下也推,但吳茱萸主要是中軸往下扯,如果這個人的痰飲,是比較飄浮在上段的地方的話,吳茱萸湯就打不到,不但打不到,生薑用得那麼多,反而它會激惹到這些痰飲,讓這個人吐得更厲害。

這個地方,宋本只寫到「得湯反劇者,屬上焦。」它沒有寫到用小半夏湯,所以研究宋本的學者,有不少人對這一條有不信任的感覺。這是因為「難道張仲景是要我們故意去開錯藥、用吳茱萸湯探一探路嗎?」可能會有這種懷疑,覺得難道沒有直接辨認出痰飲在上焦的方法嗎?

或者有人會刻意去替張仲景圓這個話,說「他其實是要讓我們知道,還有別的痰飲……」之類的,但是,我個人的經驗是覺得,有的時候的確用吳茱萸湯探個路,比較簡單,雖然,這並不是一個很高明的作法。

比較完善的做法是連同小半夏湯的辨證點一起看,看它們兩個之間有哪些副證可以構成辨證點上的差異,這個是比較完善的做法。

 

我自己的經驗是,有一次我吐,吃吳茱萸湯以後更吐,然後就吃小半夏湯好了。那個時候我的吐,是痰飲裡的「溢飲」:手腳吹了風,然後覺得手腳裡頭這痛那痛的,這個在張仲景的書裡是大、小青龍湯在管的,散在四肢的痰飲。這些痰飲,我三四天沒理它,然後它開始往裡面凝聚過來了。這個從四肢流回來的痰飲,它的確是在比較「上段」的這個地方覆蓋在這裡,不是胸痺,是痰飲。它在消化軸比較上面的地方,那個時候我因為想吐而吃吳茱萸湯,結果更吐!再吃小半夏湯,就好了──這樣的一個經驗,我想張仲景說的「屬上焦」也是真實存在的,雖然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是懸浮在什麼地方,但的確吳茱萸湯就是打不到。

因為我自己有這個經驗,所以這一條我讀起來覺得蠻親切的,並不會覺得很不能理解、或很不能接受。

〔小布整理〕

Za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