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陰篇的重疊現象

在上〈少陰篇〉之前,我們還是先來看一下第三卷的〈傷寒例〉中,比較整體提綱的一些條文好了。

在這之前,要跟同學們講一下〈少陰篇〉的調性。研究經方的人,也有一些流派,是很不贊成「把張仲景說的六經傳變跟人體經絡的十二經放在一起講」的。當然有人是非常贊成「要把張仲景說的六經傳變跟人體經絡的十二經放在一起講」。

像大陸的學者之中,的劉渡舟先生,就大聲疾呼「經絡理論要跟六經病結合在一起」。我覺得他講得很有道理:一個人後腦勺僵要用葛根劑,脖子側邊僵要用柴胡劑,這就是經絡!不同的方劑會走不同的經絡。所以哪裡不舒服,哪根腳趾、哪根手指頭,都用不同的藥方,這也證明了《傷寒論》裡面方子跟經絡是相關的。

 

但是,相對劉渡舟這樣的論點,胡希恕教授就不喜歡把《傷寒論》跟經絡理論放到一起,他比較喜歡「這個證用這個方,不要想太多亂七八糟的」。

那胡希恕抨擊「傷寒論跟經絡結合起來的思考」的時候,就會拿少陰病當做一個論證。

因為張仲景的〈少陰篇〉,其實是一個很雜的篇章。〈少陰篇〉裡有一些〈太陰篇〉惡化過來的病……基本上,張仲景的三陰病的世界,少陰是個曖昧地帶,因為跟其他兩陰都是糊掉的。

就好像張仲景的〈太陽篇〉,有沒有用到少陰藥?有啊,真武湯。有沒有用到陽明藥?有啊,白虎湯、調胃承氣都用了。有沒有用到柴胡湯?也有,對吧?〈太陽篇〉幾乎每一經都掛過去了。

同樣的,三陰經的世界裡頭,〈少陰〉就是一個「很糊」的篇章,太陰病惡化了要死了也放在這裡。就像「理中、四逆輩」,理中湯證再嚴重一點,人更虛更寒一點,變成四逆湯證,就放到少陰來了,但其實你要放〈太陰〉也沒什麼不可以啊。那至於少陰病裡頭有一些血分寒的病、陰陽格拒,或是手足厥逆的病,其實那些病,你要放〈厥陰〉行不行?也行。

──所以胡希恕教授會覺得:分出清清楚楚的六條經,對實質的治病沒意義。

 

所以,少陰病的狀況就是這樣子,先跟同學講一下。它本身在分類上,有些部分,沒有分得那麼清清楚楚。這是一點。

 

危險誤區:少陰與溫病的曖昧接軌地帶

那另外一點,少陰有一件事,是讓後代醫家處理起來比較要命的,就是:

少陰病基本上,這個證,我們說是陽虛,或者說以腎陽虛為主;可是一個人腎陽虛之後,水氣就轉不上來。水氣一轉不上來,心陰就會虛。心陰虛,這個人就會發煩躁、失眠,甚至是會產生很多的「發炎」症狀,平常腎水上得來,自體中的類固醇很夠,心火燒不壞你。腎水上不來的時候,心就給你亂燒。「心腎不交」的分裂本身,已經有點厥陰病的調子開始出來了。你要說是少陰還是厥陰,這都很難說。

這個心火亂燒也有可能燒到小腸發炎哦,劇烈腹痛,大便是帶血的。黃連阿膠湯就是在治帶血的熱毒痢。

另外,腎水上不來──本來說少陰經不通,扁桃腺就會死掉──那如果水再上不來,上焦燥熱,死掉的扁桃腺就好像有人幫它搧風點火一樣,爛得還更兇。

所以說〈少陰篇〉乍看之下,以病機來講,是以陽虛(免疫機能低落)為基礎的病,以症狀來講,卻會有這裡發炎那裡發炎的可能。那當出現這裡發炎那裡發炎的狀況的時候,後代的人處理的時候,通常就把它當溫病。而這,是一件極為麻煩的事情。

 

少陰跟溫病這種不清不楚的事情呢……其實在《黃帝內經》就已經是不清不楚了,《內經》有「冬傷於寒,春必病溫」的說法,而形成「冬不藏精,春必病溫」這樣的概念:冬天的時候,不好好休息,在那裡性濫交,第二年你的免疫機能會很爛,細菌亂感染……那,這個到底要算是是「少陰病」還是「溫病」?──一直有這個模糊跟曖昧的地方

當然以現代臨床的實際狀況來講,已經可以很清楚地說:扁桃腺發炎,一律用溫病學派常用的寒涼藥,是不應該的。因為扁桃腺發炎,往往第一件需要做的事情是「通少陰經」,要用附子劑。如果你不用附子劑,你扁桃腺就活不回來。不過,我們台灣一般的業界,遇到扁桃腺發炎,都是用溫病學派清熱消炎的藥居多。

也就是說,這個問題的存在,在我們讀取中國古代醫學的時候,很多醫生會忽略掉「什麼東西叫作少陰底」這件事情──就這個人的這個病的根基,是建立在少陰病的基礎上面而發生的──如果你不能看到一個人「少陰底」的體質的話,很多醫療的方法會開始亂掉、亂套。

這是很麻煩的一件事,因為,即使像是清代研究傷寒學的人,比如說從《醫宗金鑑》去看那些註解,像吳謙寫的註解,有的時候會說:「少陰病這個人煩躁又發熱,所以可以用白虎湯之類的什麼方。」在他們會這麼寫,而如果我們今天再回過頭來重新檢證這些清代的某一些註家,在看待少陰病的辨證、以及「他們認為可以用什麼方」的時候,你會發現一件事情:

他們往往忽略了很重要的一個點,就是,少陰病本身的那個調調,如果要用今天的西方醫學來講的話,就是這個人在體質上,是「隨時準備給你心臟衰竭、腎臟衰竭」的,那麼,一個人的體質是隨時給你準備心衰、腎衰的話,那你用藥,怎麼可以隨便用寒涼藥呢?

你用了,病人就更衰竭、更完蛋!當我們忽略了「少陰底」,而僅以一個人的發炎、熱症、煩躁這些所謂「溫病」的「表象」去思考如何開藥的時候,把人搞死的機會是很大的。所以,這件事情要相當的留意哦!這是在處理〈少陰篇〉之前要先知道的事情。

「溫病學覆蓋掉少陰病」的這一塊誤區,也是今日中醫醫術低落的核心原因之一。所謂的「火神派」的再興起,也可以說,是要搶救、沖消這麼一個「千年之中漸漸累積出來的偏差值」。

 

臺灣死老百姓玩經方……

還有一件事,就是……

──我想,自己班上同學,也不用遮醜了,很多同學都是少陰體質的人,感冒很容易得少陰病。

我們今天是《傷寒論》慢慢這樣一條一條讀過來,我想我們同學也不會出什麼大事,反正條文該讀的都會讀到……但同學是一天比一天少……這也沒辦法,這課拖那麼久,我是活該。

 

但是,以我們這種《傷寒論》這樣一條一條讀過來的人,來看外面一般對中醫「蠻有興趣,會沾個兩下」、或是在各個中醫網站跟人聊天,會問路人甲乙丙丁說「我哪裡哪裡不舒服,該吃什麼藥?」的那些「茫人」,你就會明白,這個業界之中,學習形態比較屬於「週邊知識隨便收集」的那些人,他們會有另外一種生活方式。

就像:在網路上印下個什麼美國漢唐網站說什麼「感冒可以用什麼什麼方……」所列出的一張表格,然後這張表格越做越精美,大家都製造出很多很漂亮的版本。最後一張張這樣傳來傳去,逢人就遞過去說:「你家誰這樣子生病,這樣吃,就對了!」

可是,你有沒有發現,比如說美國漢唐那個倪先生公佈的方子,不太有「陰證」的方耶?幾乎都是太陽、少陽病耶,是不是這樣子?很高興地告訴你桂枝湯、葛根湯、青龍湯……就講完了。是不是這樣子的感覺?

那些方子流到我們台灣來,還得了啊?我們台灣人,得陰證的,很多耶!給那些週邊的人亂傳一通。

因為我們待會兒要讀到少陰病的條文,我們就會看到:少陰病是有嚴重的發汗禁忌的。

可是週邊的玩家,看有人喉嚨扁桃腺發炎、喉嚨痛了,就會:「啊!你感冒了!我跟你講,我有一罐葛根湯,感冒吃了很有效的,趕快吃下去。」

我覺得我們經方「學整本」的人,看到這樣,會覺得那是「謀殺」哦?實在沒什麼意思。要學就學紮實一點嘛!不要活在醫術的邊陲地帶做出那種高危險動作!現在看外面有的人在網路上聊天的醫術,都讓人覺得非常地驚悚,殺人易如反掌啊。

〔整理者:郭秘書〕

創作者介紹

Leaking information from Uncle JT

Za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