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這個十一之七、八、九、十、十二、十三這幾條呢,都是少陰病所謂的好轉條,就是這些條目在講的一些狀況,都是少陰病從「不好的狀況」轉成「要痊癒的狀況」。

可是呢,比較好笑的是,這些的好轉條的內容,往往我們今天的人看到了,會以為他惡化了!因為,當他是少陰病的時候,這個病就病得溫吞吞的,那等到推到太陽區塊來的時候,已經「還表」了,這個人反而變得有力氣了,發燒也燒得動了,煩躁也煩躁得起來了……不得了啦,全家要急瘋了哦。

所以我們至少要把這個觀點給學起來,條文本身可以忘掉,但是呢,好轉的過程「有這些反應」要知道,好不好?這個要記得的。

 

【桂11-7/宋287

少陰病,脈緊,至七八日,自下利、脈暴微、手足反溫、脈緊反去者,為欲解也;雖煩、下利,必自愈。

十一之七它說:少陰病,脈緊,就是這個脈把起來啊,不是沒有力氣的。脈把起來都一直覺得還有力氣的話,代表他這個正邪相抗的正氣還夠。

那它就說:等到這個病拖個七八天,差不多一個多禮拜了,忽然之間開始拉起肚子了,然後「脈暴微」,本來繃緊的脈,忽然就鬆掉了。這代表什麼?這脈代表正氣跟邪氣相抗,少陰區的水毒,終於把它打成拉稀、推出去了。推出去就沒事了,打完收工!

那你摸到這個「打完收工」的脈,就覺得:「不得了了,脈忽然沒有了!這要完蛋了。」

不是的,忽然拉稀、加上繃緊的脈忽然鬆開,其實在少陰病來講有可能是好事。

這個時候,你怎麼確定這個人是好還是不好?它說「手足反溫」,照理說一個人忽然之間脈掉下去了、拉肚子,若是身體垮掉了,那應該手腳更冰冷才對啊。可是這個人你摸起來:「欸?怎麼前幾天你的手腳沒這麼暖的,今天反而暖了?」那當然暖了,就今天陽氣比較有餘裕,通得出來了,手腳反而暖了。陽氣解放出來、手腳暖起來,脈的緊反而鬆開了……雖然這個人在「」,這個煩,你可以說是瞑眩反應.要「自解」之前的煩;也可以說在這個過程裡,這個人的身體裡面,從一個心衰、腎衰的狀態,開始好轉起來的時候,身體的氧氣一定是嫌不夠的,二氧化碳很多,這樣人也會煩,sogo週年慶你跟著人潮去搶贈品時缺氧的那種煩。

它說:雖然這個人煩得不得了,而且還拉肚子,但是會一定自己好。所以,這是好轉,不是惡化。

如果你把到這個人忽然脈鬆掉了、沒有了,忽然拉肚子,那你就要摸一摸手腳有沒有暖回來。如果有暖回來,雖然看起來是症狀都變激烈了,其實是好轉。

這個條文跟那個太陰病的「脾家實」,會把髒東西排除的那個「腐穢當去」,其實是有高度的類似性的。如果硬要分的話,可能少陰病排除的邪氣是水毒、寒氣多一點,太陰排除的邪氣是爛食物多一點。拉出來的東西都差不多啦,都是拉稀。

 

【桂11-8/宋288

少陰病,下利,若利自止,惡寒而蜷臥,手足溫者,可治。

 

十一之八條:它說,少陰病,下利,一開始是拉肚子,可是呢,忽然之間,拉肚子停了。而這個人是「惡寒而蜷臥」,這個人怕冷,側著身體縮著睡覺。

惡寒而蜷臥」其實是〈少陰篇〉常常出現的一個睡姿,所以也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少陰病的人就常常是這樣睡。我得少陰病的時候也是這樣睡,不曉得為什麼耶,是不是這樣睡覺得比較有安全感還是怎麼樣?少陰病好像是有「表情」的,你得少陰病的時候,就這樣裹在棉被裡面,媽問你說:「怎麼,今天不要上班啊?」你就抬頭看她一眼,然後又很無奈地……縮回被子裡不理她。像冬眠的生物一樣的表情哦。

手足溫者可治,它就說,如果這個人不拉了,即使他還是這樣縮在那邊,那手腳既然暖回來了,就代表他這個拉肚子停了,是脾胃吸收營養、吸收能量的能力開始恢復了。終究他的元氣是會回來的。

那麼這一條,是要跟什麼對舉啊?是十一之十五條,它說:少陰病,惡寒,身蜷而利,手足逆冷者,不治。……就是拉肚子,越拉手腳越冰冷,那就完蛋了。

我們今天只教到好轉條,後面就是一連串的死亡條,當然你說這個病是有多少成分是少陰?多少成分是太陰?這很難說,三陰病有時候是混雜型的。

 

【桂11-9/宋289

少陰病,惡寒而蜷,時自煩,欲去衣被者,可治。

十一之九條,它說少陰病怕冷,縮在那裡睡,有時候會煩一下下,把被子掀開一下,為什麼要說「時」,不是「一直」哦?因為只「掀開一下」,但過一下子,還覺得是冷,又把被子拉回來了,不敢那麼逞強的。

就是大家有時候會忽然煩一下下,這個「煩一下下」,不一定是真正的熱,而是一個人啊,他如果有元氣的話,能夠正邪相抗的時候,他有時候會發一陣煩,也有人是發一陣燒。

當正邪相抗,有熱產生出來的時候,他就會覺得被子蓋不住。有這個反應,代表這個人的抵抗力還有一些,那這個人「可治」。那你就看他有什麼證就開什麼湯,基本上不太會死的。

不過它也只說「可治」,而不是「自愈」。少陰病得過之後,即使一場感冒是好了,有些東西會在一個人身上殘留很久,變成一種「體質」甚至是「個性」;這是少陰病很要命的一點。

我覺得,現在的人,往往得了幾次少陰病以後,一輩子就都是少陰病的體質;用穴檢儀之類的儀器去測量能量,他就一直腎經壞在那裡。這種事情很討厭,一輩子過的就是那種很「失志」的人生、個性變成一種很喜歡逃避事情的調調;如果單以身體來講,就是每次感冒都是爛扁桃腺、或是都走真武湯證、四逆湯證。

 

【桂11-10/宋290

少陰中風,脈陽微陰浮者,為欲愈。

然後,十一之十條。這一條我覺得需要校正一下,因為大部分的注家,都是把這個「」看成是寸口脈,「」看作是尺脈,所以就說:這個人如果寸口脈很沒力,而尺脈浮起來了,就代表這個少陰病的人,下焦的陽氣回來了,所以會好。

這些注家這樣的講法,固然是有道理,可是並不很符合臨床。

因為少陰病常常是尺脈是浮起來的,而尺脈浮起來的原因是「下焦陽虛」,要脫陽。所以,這個脈的陰陽,說是寸口跟尺,我覺得相當地不恰當。

我覺得,在臨床上面比較會看到的是:少陰病的脈,就是細細的一條沉到底,沒力沒力的。那如果少陰病原本是這種脈象,而你吃真武湯、或吃麻黃附子細辛湯,它好轉了,你會覺得這個脈慢慢地舒展開來,慢慢越來越有力,慢慢浮回原來的高度。所以這個「陽微陰浮」呢,我比較喜歡把它看待是說,陽就當它是「浮取」,陰就是「沉取」:這個人浮取的時候把不到,可是在沉取的時候,覺得那個細細的脈,已經開始有一點「把自己托上來」的感覺,就是這一整條脈,都從「細沉」開始鬆上來。這的確是少陰病要好的脈哦。

說不定我這樣講,還是有曲解到張仲景的原意,但我想這事情還是尊重一下臨床比較好。

 

【桂11-11/宋291

少陰病,欲解時,從子至寅上。

那這個十一之十一條,少陰病幾點到幾點好。從子時開始到寅時前段,這一段如果你以心腎衰竭的病來講的話,這一個從晚上半夜開始到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比較是那個人的腎上腺分泌,最低點到回來的那個狀態。一個人會不會心腎衰竭,跟內分泌是有關係的哦。所以大概是貼齊那個時間。三陽病的欲解時,都是距離得比較寬,對不對?而三陰病的欲解時,都是在晚上至天亮之間,密密地重疊的。所以,說起來,三陰病的症狀往往混雜在一起,那也是無可厚非。這三個區塊本來就有很多交集的地方。

 

【桂11-12/宋292

少陰病,吐利,手足不逆冷,反發熱者,不死。脈不至者,灸少陰七壯。

那麼,接下來十一之十二條,它說少陰病,吐利,比較是腎陽衰的往「陰寒」向度傳化的少陰病,那它說:吐也好、拉肚子也好,如果他手腳不冰冷,反而發起燒來了,那這個人不會死。

怎麼講呢?我覺得,人啊,有力氣發燒,實在是蠻好的一件事情哦。當我們身體虛勞到很嚴重的時候,往往感冒都不發燒的,是不是?就這樣軟綿綿地感冒,那是最糟的狀態。

所以,如果你在陰證的時候還能夠手腳不冷,還發一陣燒,那反而是身體有抵抗力的一個徵兆,那是可喜可賀的事情。

但是呢,它說:雖然發燒是好事,但是也有時候會發現,燒起來的時候,怎麼病人的脈不見了、把不到了?這是怎麼回事?

因為吐也好、利也好,都已經讓這個人氣比較虛,津液也虛了,那你又拿能量過來發燒的時候,身體忙不過來了,所以會有那種「能量不能夠接續」的狀況。

如果你以「吐利」又「手足溫」作為一個提綱的標識,這個病有可能是從少陰推到太陰了;太陰病的死亡率,當然是遠低於少陰病的

這個時候,如果想要幫它接續能量的話,張仲景說,你可以用灸法;在少陰經上面灸七壯就好了。古時候艾草就直往肉上面燒哦,我們現在用艾草條隔遠一點,溫和一點沒關係。

那「灸少陰七壯」,標準版本的說法,是說灸腳踝下面的太谿穴。可是呢,其實很多穴都可以灸啦,你要灸湧泉也可以,要灸關元也可以,要灸氣海也可以,反正都能夠補到腎陽嘛。

這一條的重點主要只是說,這個時候的「脈沒有了」,只是一時之間身體運轉的時候,有一點缺元氣,所以就補一點陽氣就好了。

但是這一條是相對應後面的十一之十八條「少陰病,四逆,惡寒而身蜷,脈不至,心煩而躁者,死。」的,如果四逆惡寒,縮在那邊,沒脈又心煩、發躁的話,那對不起,這死定了哦。

好轉跟惡化,有些症狀是類似的,我們將來讀到的時候,就要記得把這些好跟不好的症狀對比清楚。

 

是醫好還是醫壞?

我覺得,今天這些條文,或許大家也只有一個淡淡的印象,回到家就忘光了。

但至少,我們要有這樣的一種認識:如果是得陰證,有時候,看起來病好像變得更激烈,但實際上,有可能是好轉。

如果我們是在給那種常年老的人、身體很虛的人治病的時候,你在調理的過程之中就可能會看到這樣的狀況:本來虛虛的看起來不猛烈,有一天突然發高燒了,發了幾陣高燒之後,反而這個人,身體開始好起來了。開始有排病反應出來,那是陰證體質的人的好轉跡象。

少陰病治一治,推回到陽明發高燒的,不算少見。一路上脈象的變化,我們都要追蹤得好好的,今天用真武湯的,可能明後天反而要用白虎湯了。

 

那再來一個,看起來是更激烈了,這是少陰轉回太陽膀胱的:

【桂11-13/宋293

少陰病八九日,一身手足盡熱者,以熱在膀胱,必便血也。

 

它說「少陰病八九日」,拖了一陣子了,忽然之間,手腳都熱起來,全身都開始發燒,這是怎麼回事啊?它說,這是因為「熱在膀胱,必便血」。當你少陰區塊的抵抗力夠,把這個病推回太陽區塊的時候,太陽區塊抵抗力比較強,人就燒得起來;而熱太多了,就可能會尿、便血。

 

少陰推回太陽,以中醫來講,是從「腎臟」往「膀胱」推。而中醫的「腎臟往膀胱推」的意思,如果用西醫的講法,往往就是從「內分泌的腎」,推到「泌尿系統的腎」,如果你從解剖學來看的話,似乎都在差不多的地方,西醫的腎上腺與西醫的腎臟,兩者是非常靠近的。我們今天西醫說的腎臟、泌尿系統的病,在古方派中醫來講,有一大塊是屬於六經的足太陽膀胱,不全算到少陰;我們回想一下〈太陽篇〉有多少治水、治小便不利的方子就曉得啦。

少陰病是比較寒化的病,可是太陽病是比較熱化的病,於是它就會在那邊有熱化的問題。如果是變成「尿血」,在今天通常被叫作什麼?「急性腎盂炎」。從內分泌的腎推回到泌尿系統的腎的時候,有的時候它反而會有這種急性腎炎的問題。這種急性腎炎,你就看:如果是麻黃湯證、麻黃附子甘草湯證,就用麻黃劑把它解掉;那如果是豬苓湯證,是濕熱,就用豬苓湯來解……無論如何,這是一個好現象

──但是,你想想看啊:一個人在家裡面不愛看電視、不愛看漫畫的,給你醫了兩天,結果變成急性腎盂炎,一般人會認為這樣是「好現象」還是「惡化」?有一點難說呵?當你在醫少陰病,有的時候,用補強少陰的藥,把那個人醫到快好的時候啊,別人都說:「你這瘟神,不知道開什麼鬼藥害他惡化!」會有這樣的問題。

 

那你說這個「便血」,是不是一定是從小便?那也不一定,從腸道出來的也有。比如說少陰病還有一個路子,黃連阿膠雞蛋黃湯證,那是心陰虛,會從大便那邊出血的……病反正就是在某幾個區塊這樣傳來傳去。那你說膀胱的熱,有沒有可能直接從尾閭通到直腸,好像鬧痔瘡那樣的便血呢?也有人會這樣。

有的人,感冒醫一醫之後,他就:「咦?怎麼大便的時候,衛生紙有血?」這樣傳的可能多多少少也是有的。像丁助教的弟弟,有一次,因為心跳不規律,醫生說可能是二尖瓣脫垂之類的,要他下週再去檢查,而就在那幾天,這個孩子大便出血,等到再去檢查的時候,就什麼毛病也查不出來了。

我常常覺得「中國人認得的人體」,是有很多「門戶、暗道」的,很多東西就這樣傳來傳去。就像我去年年底生病的時候,三叉神經痛,吃葛根湯加味什麼的,於是三叉神經痛吃成鼻竇炎流黃鼻涕,流一流就好了。你講給西醫聽,說「三叉可以流成鼻涕醫好」,他可能會覺得「沒聽過!」對不對?可是在中醫的世界,人體就是一個「流動的身體」。

這樣的一種動態的、好轉的跡象,我想同學在臨床上至少要有個概念。忽然發煩躁、發燒、忽然下利,你就把這些條文拿到馬桶上去坐著看一下,不要慌亂;真正會死的,我們下禮拜再來說。

〔整理者:郭秘書〕

Za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