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分寒的扯痛感

【桂11-26/宋

少陰病,脈微而弱,身痛如掣者,此榮衛不和故也,當歸四逆湯主之。

【當歸四逆湯方】

當歸三兩  芍藥三兩  桂枝三兩  細辛三兩  木通三兩  甘草二兩,炙  大棗二十五枚,劈

右七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日三服。

 

接下來呢,我們來看當歸四逆湯。一衝過來路都是很重要的方子,今天是在飆車啊。

條文我們先順一下,因為〈少陰篇〉的當歸四逆湯,這個條文是桂林本獨有的,在宋本《傷寒論》裡面,當歸四逆湯第一次出現是在〈厥陰篇〉,不是在這裡。不過我覺得,〈少陰篇〉有這一條也好。

它說「少陰病,脈微而弱」,首先同學記得一件事,當歸四逆湯證的「標準脈」就是:那個脈啊,弱到你幾乎把不出來,也就是這個脈「隱隱約約」的快沒有了,這種時候,上中下三部都是這樣子的,你就要先想到當歸四逆湯。

然後,它說「身痛如掣」,這個「身痛如掣」,就讓當歸四逆湯的「身體痛」,跟附子湯、真武湯都分開了。

「身痛如掣」的這種身痛,臨床上在得少陰病的時候會不會遇到?會。

這個人在床上,不動的時候不痛,動的時候會覺得扯到一下而痛。雖然不一定是你們常見的,我倒是有這樣的經驗過。在陰證感冒的時候,「動一下,會扯痛」這是有的。

那你說,這樣的一個病機來講,到底要算是少陰還是厥陰?嚴格來講是「厥陰」,可是以症狀來講,往往那個人是先得少陰病,然後,發現自己有這個狀態。所以在少陰病來講──我們先不要用到那麼厥陰的講法──少陰病這人體質就是偏虛偏寒,那他如果寒到血分的時候,就會有這樣的狀況。如果他寒在氣分的話,氣分是「無形的身體」,除了十棗湯證的痰水那一類的東西扯到之外,純粹的虛寒,不太會被扯到的。但是寒到血分、血管特別寒的人,那是有形的身體,一扯到,就會有痛的感覺。

它說這是「榮衛不和」,我想「榮衛不和」也是個象徵的講法。就是血管外面跟血管裡面,有了一種差異,這個差異,當然嚴格來講,也是「厥陰病」比較會有的「陰陽分裂」。能量都在氣分那一邊,血分這邊已經冷到整個沒有能量了、快冷死了。

──氣分那邊那麼多能量,不給血分,就好像:「這死鬼,都不回家,薪水都不拿回家裡面給老娘買菜!」非常「老公無良」的氣氛。所以是「榮衛不和」,夫妻吵架。

 

那,當歸四逆湯是要幹嘛?

當歸四逆湯就是「把陽氣引到血裡面」的方子,理論蠻簡單。一個有當歸的方子,當歸就是「我家有隻河東獅」嘛,老公不敢在外面玩。所以有當歸,陽氣就會被抓回血裡面了。

我們說當歸補血湯,這麼多黃耆,都一點不漏,抓來養血;你說單吃黃耆會補氣補到爆,你加一點點當歸,就一點都爆不了,全部都補血去了,這當歸太厲害了。「死鬼你給我回家!」就是「當歸」嘛!

當歸把陽氣都引到血分來。那,結構上來講,桂枝、芍藥、甘草,都是桂枝湯的主結構,只是這病不是要發太陽感冒,所以不一定要生薑把風氣給逼出去。那大棗要不要加?要,大棗加得越多,吸到的營養越往血分去。大棗好像是脾胃通往血分的篩孔一樣,多一個大棗就多一點東西到血分;而生薑是從血管往氣分的篩孔,多一點生薑就多一點東西到氣分。藥物的能量是這樣子轉的。

大棗要放到二十五顆。其實中醫裡面是有「中醫『數』學」的,只是這一塊我不敢碰。像從前有一本,好像是某某地方的神壇乩童寫的方書,寫什麼「如果你要治這個病就要用葡萄籽十七粒」,多少顆就剛好治什麼病。中醫還是有「數」的,這「數」是什麼,請容許我到活今天也不懂。

但是,如果是《思考中醫》的劉力紅在講的這個方:你看啊,炙甘草湯是要超級滋陰的,要三十顆。因為二是陰數,所以二加四加六加八加十,這樣是三十。而一加三加五加七加九是二十五,所以二十五顆是所有陽數加在一起的一個數字,是「群陽會」,治血分陽虛;炙甘草湯是「群陰會」,治血分陰虛。當歸四逆湯的結構,在方劑裡面是補血的,但是,是補血中之陽,而不是補血中之陰,而炙甘草湯是補血中之陰──這樣子一種數學上的說法。

剛剛我們看到的朱鳥湯,雞蛋黃要放「兩顆」,因為要滋陰的,一顆就太「陽」了,要兩顆才「陰」,這是中國人的說法。

中國人的宇宙觀,我也不知道這個「象徵符號」是真的還是假的:你看人的臉,就以「人中」這樣上下一分,上面的都是兩個孔,底下的都是一個孔,分成上六竅跟下三竅:耳朵兩個孔,眼睛兩個孔,鼻子兩個孔。然後人中下面嘴巴一個孔,性器官一個孔,肛門一個孔。所以上面三個陰是坤卦,下面三個陽是乾卦,那就是「地天泰」,這樣子的人體才能夠正常運行。

──中國人的數學就是這樣子搞的。但這一塊的本質,我終究什麼都不懂啊……。

 

至於細辛啊,你說血分有寒,弄到你會扯痛,那你總要把這血管裡的寒氣逼出去吧。細辛可以挑掉身體裡面任何「水(液體)裡面」的寒氣,所以用細辛。

那至於木通,木通是典型的「導赤藥」。什麼是「導赤」呢?你心這個地方火太旺的時候,它可以把你的心火壓到小腸,從小腸通到膀胱,然後尿出來的尿是很黃很紅的顏色,這樣你的心火就洩掉了。所以它是典型的引心火入小腸的藥。

桂枝湯結構,本身是從心開始作用的一個方子,而你用了木通之後,就可以把心陽往下面壓入小腸。

那你說這個動作,如果要純粹以血分來講的話,就是心陽壓到小腸,從上焦到下焦,把熱帶到比較陰、比較血的地方,這是一個說法。

甚至有人說,細辛也會有這個效果,但是我不敢講絕對。倪海廈先生開藥,是說細辛可以把心火引入小腸,所以覺得小腸火不夠,就開細辛。但是,盧火神是認為,能夠把心陽打到下焦的,是菖蒲,所以遇到下焦火不夠就開菖蒲。

那至於誰比較對?對不起,我還沒有到那個境界。我當歸四逆湯是很愛吃,但一直都不知道心火有沒有下來,大概我心本來就沒什麼火啊……。

 

但是,有一件事就是:心火如果確實能透過這個機制降到小腸,就意謂著這心火會在關元入命門哦!所以說,這個湯能不能補到腎陽?可以哦!能夠下到小腸的火,就是能夠補到命門的火。所以在這個脈絡下來看,它還是可以算到「少陰藥」。「陰陽不接」這件事是厥陰,可是「心火入小腸」這件事是少陰。所以這個方子的存在「位置」是比較曖昧的。當然木通這味藥的細部,我們下禮拜再說,我們今天是介紹這個方子的大概走法。

那麼,這一條是桂林本獨有的條目,感冒了,陰證的脈,身體在這樣子扯痛的時候,是有效的,我們就接受它。

而且,這個「身體不動不痛,動了會扯痛」的感覺,幾乎是全身哪裡有這樣的狀況,用這個方子,都會有效,也不必一定要限定在少陰病的感冒。郭秘書啊,還有班上的同學,都在講:有扯痛感,只要主症框沒有偏掉太多,都會很有效的,包括落枕、肩痠那一類的、還有月經的痛。

至於坐骨神經痛類的、椎間盤凸出類的,早在桂林本出現、提出「掣痛」這個主證之前,歷代經方家就已經用得很順手啦。

 

稍微提一下「厥陰病」的當歸四逆湯證的身體感

而〈厥陰篇〉十一之七十二條,要請同學先跳過去看一眼:

【桂11-72

傷寒,手足厥逆,脈細欲絕者,當歸四逆加人參附子湯主之;若其人內有久寒者,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附子湯主之。

【當歸四逆加人參附子湯方】

當歸三兩  桂枝三兩,去皮  芍藥三兩  細辛三兩  甘草二兩,炙  木通二兩  大棗二十五枚,劈  人參三兩  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

右九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日三服。

【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附子湯方】

吳茱萸二升  生薑半斤  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  當歸三兩  桂枝三兩,去皮  芍藥三兩  細辛三兩  甘草二兩,炙  木通二兩  大棗二十五枚,劈

右十味,以水六升,清酒六升,和,煮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宋351

手足厥,脉細欲絶者,當歸四逆湯主之

【宋352

若其人内有久寒者,宜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

 

它說「傷寒手足厥逆,脈細欲絕者,當歸四逆加人參附子湯主之。」這一條在宋本《傷寒論》,是手足厥「」,不是寫手足厥「逆」。宋本「手足厥寒,脈細欲絕」是用當歸四逆湯原方,沒有加人參、附子,加人參、附子是桂林本獨有的。

相對來講,當歸四逆加參附湯是桂林本加出來的,而它在〈少陰篇〉多加了一條,把原方當歸四逆湯放進去。原來宋本放當歸四逆湯的地方,桂林本放成當歸四逆加人參附子湯。

 

接下來,它講到「內有久寒」的人,宋本是寫「加吳茱萸生薑湯」,那桂林本是寫「加吳茱萸生薑附子湯」。宋本是萸、薑,桂林本是萸、薑、附,有這樣的差別。但用起來效果都蠻好,所以我們不必太計較這個差別,當歸四逆湯本身的主結構就非常好。

你說加了萸薑附,加了那麼多生薑,你說這個藥還能入血分嗎?我說,對不起啊,當歸太強了!所以還是能入血。生薑只是幫忙把寒氣逼出來而已。所以這個方主軸結構還是在血分,仍是一個能把陽收納到陰裡面的方子。

脈細欲絕」,是當歸四逆湯很好抓的一個主證。血分的能量不夠,陰陽分裂,這一條厥陰肝經虛損了,就會出現這樣的脈象。

 

那麼,當歸四逆湯證是手足「厥逆」,還是「厥寒」?因為我們桂林本寫「厥逆」,它加人參、附子,聽起來也就合情合理。手腳如果是厥逆的話,的確是加人參、附子就好。

但是呢,如果照「宋本」寫的「厥寒」的話,歷代中醫,也有人說:張仲景別的地方都寫厥「逆」,只有這個地方寫厥「寒」,那「厥寒」跟「厥逆」是不是有所不同?我想,後來中醫有一些看法,認為說,「厥逆」的人是冷得手腳縮起來,縮起來是一個主動的動作;但是,「厥寒」的人,就攤在那邊不太會動,而他手冰掉,是別人摸的時候才覺得「欸!你手指好冰!」,他本人不一定知道。

這東西講得有點扯蛋,沒什麼學術上的正確;可是臨床上還是有點用,因為厥陰病的病人,手腳一下冷下來,他本人不見得會非常有感覺(當然也有人是很有感覺的)。尤其是厥陰病的「陰陽不相順接」的狀況,還不是很嚴重的厥陰體質的人,他手指尖,陰經、陽經相通的地方,是「要通不通」的、通一下堵一下的。你跟那個人相處,如果你過一下子去摸一下他的手指,他在一個鐘頭內手指頭可以忽熱忽冷好幾次的,這是當歸四逆湯好用的證狀之一。

 

但是你要說典型的「手指頭冷掉」的病是什麼?雷諾氏症嘛,對不對?天一冷就手指頭發白啊發紫啊發青啊。那或者是治凍瘡,有沒有用當歸四逆湯?也有啊!還不一定要吃下去,熱薰溫泡就有效。

如果這個人體質很冷,冷很久了,那就是用「加吳茱萸生薑附子湯」。吳茱萸破陰實,把這個厥陰的寒逼開。

這件事情,我被同學問過一個很白目的問題,他說:「我怎麼知道他是久寒?」我說:「你在醫感冒還是醫雜病?如果今天感冒了變成當歸四逆湯證,當然會有這個問題。但是你現在說的病人,根本是天天都在當歸四逆湯證,這還不夠久嗎?」都已經是雜病了,還問我是不是久寒?那當然是「久」啊!

醫久寒的加吳茱萸生薑附子湯,它還加酒呢。加六碗酒下去煮,這樣子效果可能比較足。吳茱萸書上寫加兩碗,我今天還不敢加到兩碗。我現在吳茱萸只用到一碗,真是讓人瞧不起啊……。

 

如果一個人末梢特別虛冷的話,當歸四逆湯這倒是有用。「末梢的虛冷」你要說專病專方的話,手指的皮膚特別會粗糙硬化的,比如說富貴手,若他是「脈細欲絕」的,那就是當歸四逆湯。

 

因為我是小時候盲腸炎割掉的闌尾的人,所以我大概每一兩年就會掉落到厥陰病一次,這個感覺就是:小腹旁邊這一條悶痛悶痛的,而且你按來按去,不知道哪裡是痛點,因為痛的是靈魂上的經脈,所以肉體上你也找不到哪裡痛。

悶痛得讓人很煩很煩,這個時候我就會吃當歸四逆湯加萸薑附。如果你科學中藥怕吃得發燥的話,你反佐一點阿膠也沒有關係。而且一般科中的當歸四逆湯啊,大棗也不夠。一罐科學中藥兩百克,裡面再加三十克大棗、三十克生薑、三十克附子、三十克吳茱萸,再反佐三十克阿膠,這樣吃起來還蠻舒服的。厥陰經在悶痛,吃當歸四逆湯

我這樣子吃下去,感覺非常戲劇化:悶痛的感覺就從旁邊慢慢往中間跑,從兩邊集中在胃這個地方,小腹側面的痛變成胃痛,然後開始嗝氣,嗝完氣胃痛就好了。那這氣從哪裡來?不知道。

當然也有別的方法,我有時候會用灸條在從前割過盲腸的位置,上下灸灸,那肚子也會有咕嚕咕嚕有脹氣,然後開始嗝氣或者放屁,氣出來了就好了。也就是割過那一道厥陰經少了那一點東西,久了就會堆髒東西,氣不通,寒氣堆在那邊是不行的。

所以,當歸四逆湯能不能直接作用在厥陰經?我覺得厥陰經這條東西就是這樣子:中國說的五行,風木之氣就是陰陽相交之氣,那你一個方子是特別「相交陰陽」的,就會跟厥陰經起共鳴,就會增添風木之氣。

你說吳茱萸湯,會不會動到厥陰經?吳茱萸這味藥是有臊味、直接走肝經的,但是它不是從這個角度去動厥陰經的。

相對來講,烏梅丸跟當歸四逆湯,都是因為這種「交陰陽」的藥性,而跟厥陰經起作用。

 

那你說當歸四逆湯證,這個人已經是血虛寒了,用吳茱萸會不會更血虛啊?其實還好。吳茱萸的燥,是燥在氣分的水,不全是燥在血。所以吳茱萸的發燥比較不太到血分那邊的,它把痰打掉而已,你反佐了阿膠,就更不會有什麼問題了。

同樣是厥陰病,什麼時候要用當歸四逆湯,什麼時候要用吳茱萸湯?我想,「手足厥寒,脈細欲絕」是非常標準的當歸四逆湯證,「煩躁、嘔吐、頭痛」那一串的,是吳茱萸湯證,對不對?

 

當歸四逆湯醫什麼啊?厥陰經關係到下腹腔的免疫機能,而免疫機能關係到淋巴,淋巴關係到少陽,所以這個「假少陽病、真厥陰病」這件事情,也關係到當歸四逆湯。比如說,有一個人他的下腹腔的淋巴都一坨一坨的,那個是當歸四逆湯。不一定一帖兩帖就好,但你總要把厥陰經搞好,下腹腔免疫失調的反應才會好,所以這也是可以從厥陰治的少陽病。

因為當歸四逆湯治血冷、血虛、血不通,那如果這個人血冷血虛,脈細欲絕……那能夠醫的病,太多了呀!「手腳冷、脈細欲絕」這一組主證,掛到月經痛也可以,掛到陽痿、睪丸痛、痔瘡也可以,掛到壞疽、脫疽、牙痛、骨癌也可以,掛到心臟病也可以,掛到頭痛也可以,掛到高血壓也可以,掛到腦梗塞也可以。西醫說的什麼病都可能掛到呢。這樣子不是很好醫嗎?那你說會不會掛到坐骨神經痛,可以啊!各種關節炎、大腿骨壞死也可以,不過這種病要加點地鱉蟲、丹參、續斷、牛膝、鹿角膠、黃耆之類的吧。

那各類的腸胃病,你不要說腸胃的病關係不到當歸四逆湯。腸胃的免疫機能到底跟厥陰有關,如果你這個人是胃痛,你也把一下,「手足厥寒、脈細欲絕」有沒有?那甚至是寒症的瘡,熱證的沒辦法,寒證的丹毒啊、乳腺炎啦。婦女病慢性盆腔炎、不孕症、「今天有、明天又沒有」的腫瘤啦,當歸四逆湯常常都掛得到。反正摸摸手把把脈,幾乎把不到,就是抓到主證了;常常聽同學們在那邊自怨自艾:「我把功夫脈很爛。」當歸四逆湯很好啊,「把不到」就開啊。還怕你功夫太好呢。實在是太爽了。

 

當歸四逆湯的可使用範圍的推擴,戰果輝煌的人,恐怕是當年臺南的朱木通了。台南的朱木通遇到一個人盲腸炎,盲腸炎,「手足厥寒,脈細欲絕」,「我是經方派的什麼都不懂的,只好開當歸四逆湯。」那開下去,就醫好了。

所以盲腸炎都可以是厥陰經病,更何況是更多其他的炎。後來朱木通整理出一個結論:臨床上所謂「盲腸炎」這種病,百分之九十都還在當歸四逆湯的主證框裡面,還不一定要照腸癰醫。雜病說的「腸癰」,腸子化膿,那還早,還沒有到。

〔整理者:郭秘書〕

Za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