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膚湯

11-31/宋310

少陰病,下利,咽痛,胸滿,心煩者,豬膚湯主之。

【豬膚湯方】

豬膚一斤   右一味,以水一斗,煮取五升,去滓,加白蜜一升,白粉五合,熬香,和令相得,分溫六服(白粉即米粉)。

 

豬膚湯證的「少陰病,下利,咽痛,胸滿,心煩」,好像他陰虛的虛熱已經瀰漫開來了。

之前的朱鳥湯證陰虛,是煩躁不得眠,如果那個熱從傳到小腸變成熱利了,就是《輔行訣》裡面朱鳥湯的熱毒利,但它還是心跟小腸之間的事情。但是《傷寒論》裡面所寫的朱鳥湯證,是非常單純的,只是心情上面的病:很煩、睡不著。其實,少陰病,本來就很多症狀都是心情上的,因為君火就是靈魂部分的東西。

可是如果這個陰虛的熱,已經散落在肉體上的時候,這個人的「胸悶心煩」,就好像這個熱已經變得有肉體的現象出來。那這個肉體的現象要怎麼算呢?我們在說朱鳥湯的時候呢,少陰陰虛,同學已經看到一個規律了,少陰病陰虛是一律補充什麼?膽固醇。之前是雞蛋黃、這個湯是肥豬肉。

我們要先定義一下什麼是豬膚。有一些老師,甚至包括劉渡舟、郝萬山教授,在教豬膚湯的時候,都說是「豬皮把肥油的地方去掉,最表面那一層叫做豬膚」。這亂講,不對的。像昌吉街豬血湯店,不是有在賣滷豬皮嗎?豬膚不是那個地方,我個人比較認同陳慎吾先生的說法。

中國古時候說的「皮」、「膚」是有考證的,不能說你醫生覺得「這個湯太油不好喝」就改用別的部位。滷豬皮的豬皮吃的是膠原蛋白,不是膽固醇。「膚」這個詞指的是皮底下那一層,五花肉有的那層白色肥油的部分,這個地方才是「膚」。當然你也不是非要去皮,你可以一塊五花肉,瘦肉的地方留下來給家人吃,你煮那肥的地方就對了。

為什麼要強調這件事情呢?是因為中國人的「什麼東西對到什麼東西」的表裡關係,我們說肺主皮毛,人體最外面那一層皮、汗毛的部分是對到肺的;可是底下那層帶油的「膚」的部分,是對到三焦的,我們之前講柴胡桂枝湯治脂膜炎的「脂膜」。「心下支結」的主證是柴胡桂枝湯的主證,好像一個人三焦不通,掐住一個人胸部的感覺。

這個方子,是陰虛在三焦油網,所以要用入三焦的豬膚。

中國人的「引經」觀念是,當你陰虛是在「意識的心」的時候,有形的腦就是無形的心的陰,那這個時候就要用生雞蛋黃──凝聚在中間一坨的膽固醇。如果你是身體裡面油網的部分,全身性的陰虛,你就要補充油網的膽固醇,那這個時候就是豬皮下的肥豬油,用豬膚。

 

那它說,豬的肥肉要拿一斤──折成現代劑量的話,我倒覺得還好,不會太肥──然後十碗水煮五碗水,再加一碗蜂蜜、半碗米粉,攪在一起。我在想,五碗水加一碗蜂蜜,然後再加米粉,能夠勾芡成功嗎?會的話,油會比較收進去一點,不然的話,肥豬肉煮成那樣子,湯上面會厚厚一層油,要用米粉把它攪進去和在一起。之後呢,溫溫地分六次喝,因為這個湯很肥很油,所以大概也得分六次吧?要一次吞這麼多,你也噁心。

你看,像後面的甘草桔梗湯,病人是腎臟裡頭,把膽固醇轉成類固醇的機能,基本上沒有大問題。但是他在發炎,那你就直接用甘草補充一些植物類固醇,來消那個炎。但是少陰陰虛的意思哦,就是這個人身體裡面沒有足夠的「膽固醇變類固醇」的轉換機能,因為腎虛了嘛!腎上腺皮質素,就是膽固醇變成類固醇最要緊的東西,不夠的話,當然全身的免疫機能就低落了,這裡燒那裡燒(發炎)。那最重要的,補少陰的陰,也就是附子的相對:類固醇。

 

我想這樣的一種陰虛,如果要說幾個區分辨證點的話,好比說這種熱的感覺,其實少陰也有熱病、厥陰也有熱病,那麼為什麼少陰的熱病會特別講到陰虛,好像厥陰那邊比較講少一點?

因為疾病還是有分類的,厥陰病的熱病,常常是帶著的,不是絕對,但是常常。所以厥陰在清熱的時候,常常是用燥的藥來清熱;但是少陰的熱病是乾掉的,所以清熱的時候要用潤的藥來清熱。疾病類型不一樣,所以開藥路數不一樣。

 

有「情」之品?

當然,我想同學如果平常就是吃得很素的,聽到這種方子,可能不是很舒服。但是呢,你從仲景的方劑就知道,當一個人的體質陷入少陰病的時候,營養層面的補充,不是肥豬肉就是雞蛋黃……但,這就是中醫古方派的千古江湖一點訣了。

少陰病體質,現在很多人沒辦法搞好,有可能就是因為他不吃這些東西。像美國的潘醫師說少陰病體質一輩子都不會好,他可能是遇到的病人是少陰喉嚨痛,他開個麻黃附子細辛之類的,然後這個人再來真武湯證水毒,開真武湯把他醫好了。他可能覺得:「這個病人,一次又一次把他醫好,可是身體一直都那麼爛!」所以結論是「少陰體質是無救的」。

但是他有沒有去看那個病人回家吃飯吃得有多「乾淨」呢?「這個雞蛋黃我不要吃,膽固醇太多!」、「這個豬肘子我不要吃,膽固醇很多!」這個病人那樣子吃的話,他一輩子少陰病體質都不會好啊!你吃了補陽的藥,要把那陽氣留在身體裡頭成為體質的一部分,一定要吃膽固醇。所以,我覺得看古方開藥的時候,很能指導我們平常吃飯吃菜的哦,如果大家是陰證體質的人,要知道怎麼做哦!

 

而另外一點就是,後世方派在遇到這種陰虛喉痛的時候,通常是開什麼?開地黃劑,引火歸元。

那麼臨床上是地黃劑比較有效,還是肥豬肉湯比較有效?肥豬肉湯比較有效。也就是說,地黃這種植物類的藥,跟直接動物來源的膽固醇相比的話,往往是遜一層的。大病之後,最能快速恢復元氣和體力的藥物排行榜,「熬黃的豬油,拿來拌飯吃」,可是排在非常非常前面的哦。

那我們中國人在滋補人體的時候,都喜歡講一句話,說葷菜的藥是「血肉有情之品」。

這話的意思,是指動物有感情、不能亂殺嗎?對不起哦,這句話不是這樣子解釋的。

古時候說的「情」,有的時候是指「情況」的「情」,怎麼講呢,「情」這個字哦,如果某個東西的「存在」,對於大宇宙的「意義」比較大,代表這個東西擁有的「情況」比較大;就是這個東西比較matter、比較要緊、舉足輕重……這就叫做「有情」。就像是從前的封建時代,一般人總有一點點「市井小民死一死沒關係,這個人是皇帝不能隨便死」之類的說法。也就是「有情」的「情」字,是從「要緊不要緊、相關不相關」的語感來看。

換個角度來定義,這個「有情之品」的「情」也就是指向「靈格」──靈魂的位階,某樣東西,它生命的意識跟能量的位階,跟人類比較相近,所以吃的時候,就特別容易吸收。

那麼礦物藥就比較無「情」了,跟人類的意識好像離得蠻遠,我們永遠也搞不清楚一塊雲母石在想什麼東西哦;家裡的小黃、小白,我們還比較搞得清楚牠們在想什麼東西;而我們家種的萬年青在想什麼我就已經不明白了,靈魂的位格差別很遠的。

我想,豬是很聰明的動物,所以吃起來很容易吸收。

──這樣子講很糟呢,這種邏輯推導出來的結果,好像最好是「吃人」哦……?

但是話又說回來,中藥裡頭效果最恢宏的是什麼?人尿、人髮之類的。我們不吃人肉,但是人其他可以吃的部分,藥效是又常大大勝過豬肉、牛肉。真是沒辦法,因為人類比較「有情」。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認識的話,我們就要知道平常吃東西,如果你是少陰病體質的人,你不要跟我講說你那個鼻子過敏啊:「怎麼我每天吃很多真武湯、麻黃附子細辛湯都沒有好?」什麼的,你肥豬肉吃了沒啊?吃了肥豬肉,這種體質才容易好的。

──每次公開講這種事,都會被一些佛教界的人罵,說我是拿「世間之法」去玷污「世外之法」,我覺得被人這樣講,也蠻對的;我也不是什麼有修行的人,平常也就在吃喝玩樂中過日子……我想,「隔行如隔山」嘛,宗教界所承認的世界觀,和中國醫學的世界觀就不一樣。你的確可以說我是活在比較不高級的觀點之中。我們承認「大家各自活在不同的價值系統」這件事,也就不用起爭端了。

 

這麼的一種豬膚湯證──下焦寒,而全身都在陰虛發燥的人──你說多不多啊?很多!「豬膚湯底」的人滿街都有啊!腳冷可是滿臉都是青春痘的,很多嘛!這樣的人,除了吃溫陽的藥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吃肥豬肉嘛。

我這樣講不是在講笑,比如說像有些人是再生性貧血障礙,而他是豬膚湯證,也就是他沒有骨髓了,他的骨髓基本上成分已經有問題了,那就一定要吃肥豬肉,把骨髓的品質保住了,三焦油網都順了,這個時候他才能夠有造血的機能。

甚至是像我之前在講《傷寒論》的時候,常常有這種「四大金剛、十二金釵」這種「某某方是大明星」的講法……我想也是我讀《傷寒論》沒讀仔細吧?說到《傷寒論》最滋陰的方,我就會說一個是炙甘草湯,一個是黃連阿膠湯。其實不對哦,還有兩個方非常滋陰啊,一個是豬膚湯,一個是豬油煎頭髮啊!

豬油煎頭髮也是治那種骨髓造血機能、腎上腺的病,還記得豬油煎頭髮治的是什麼?虛勞黑疸嘛!虛勞發黑的黃疸,其實那些病都是直接要用動物性膽固醇,才能夠把這個人醫好的。

因為我們這裡的人,飲食習慣多半是這個「偏素偏淡」的調調,所以你遇到病人要觀察:他是不是有豬油煎頭髮的湯證、是不是有豬膚湯的湯證?飲食上如果他不能夠改過來的話,你光是用附子劑,就會有效一下、然後又飄走了,它沒有辦法跟他的體質結合,少陰體質沒有辦法拉回來。這是非常關鍵的問題。

 

像如果膽固醇不夠,造成的骨髓空掉的問題,我想,現在的社會,一路是喜歡吃得很清淡的,那就不必再講了。而另外一路,就是練功夫的人。

有很多功夫,或者是健身者的練肌肉,都要氣血充足了,才能夠練得好,不然的話,你一練,功骨髓就會抽空掉(當然,這也是『象徵性』的講法)。目前我們這個社會,典型的練功練壞的,就是一部分吃素練功的人,常常一練功,一個月之間頭髮就白掉了,全身都枯槁掉了。據說有些不肖子弟,外面的人問他說:「你練功怎麼人變那麼虛、老?」他說:「因為我們練這個功,會接收全世界的業障,我們在替世人背負業障。」像這種瘋話都講得出來哦。其實未必啊,說不定只是你沒有吃肥豬肉這麼簡單而已。

〔整理者:郭秘書〕

Za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