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湯與桔梗湯

接下來,我們看一眼甘草湯跟桔梗湯。

11-32/宋311

少陰病,二三日,咽中痛者,可與甘草湯;不差,與桔梗湯。

【甘草湯方】

甘草二兩     右一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半,去滓。溫服七合,日二服。

【桔梗湯方】

桔梗一兩  甘草二兩     右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溫分再服。

 

甘草湯,基本上對各種中毒或是發炎都可能有幫助,也說不上是絕對的「少陰」藥。

桔梗湯,它如果再加入生薑跟大棗兩味藥,就變成「排膿湯」了。排膿湯是因為要作用在皮膚,所以用薑、棗去引;桔梗湯只作用在喉嚨擠膿,就不必加了;喝下去時經過喉嚨就好了。

我們之前講的桃花湯啊,其實你可以拿來做丸,吞丸也會有效;不一定要用煮的。至於說像桔梗湯啊,也可以做藥粉,它方劑的比例是甘草二、桔梗一,那你把生甘草二、桔梗一,再加上薔薇花一,磨成粉,直接像含龍角散那樣,含那個粉,也會有效。所以你不煮湯的話,做一點藥粉,效果也很好,喉嚨紅啊破啊都有用的。

 

證狀我們剛剛已經講了,「喉痛而有痰」是比較好抓的辨證點。就是開始有痰,黏黏的痰,然後變成黃膿狀的痰,簡單來講,就是你的喉嚨在慢慢地滲出膿啦,它到底是發炎,組織裡面不乾淨的東西在慢慢地滲出來。

我覺得,後面會用到半夏的那兩個方子,都是有點塞住滲不出來了,悶在裡面爛掉了。還滲得出來的時候,就用桔梗湯順手把它擠出來就好了。

 

當然我們也可以看到,無論是豬膚湯還是甘草桔梗湯,都不太寒,沒有什麼退火的藥。張仲景的方劑到了〈少陰篇〉,除了少數幾個地方之外,都非常小心地不用退火的藥。因為退火的藥只要一用,這個人就心衰、腎衰了,這在少陰病是非常危險。

能夠用退火藥的情況,一個是他真的是有實熱的,像朱鳥湯,它能夠放到黃連、黃芩。而另外一路是〈少陰篇〉在那種逼不得已要用到寒藥的時候,他用什麼?人尿、豬膽汁。那人尿、豬膽汁跟其他退火藥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它們會退火,但是不太會把人寒到。

這件事也很怪。有一派醫生的說法是:人尿平常是在人的身體裡面的,豬膽汁平常也是在豬的身體裡面的,你有聽說一個人被他自己的尿寒到的嗎?沒有吧?有被自己膽汁寒到的嗎?也沒有吧?這些東西原來在人體裡面放著,雖然性質是寒的,可是人就是不會被它寒到,所以用起來就比較安全。

少陰的世界是這麼仔仔細細地在防範用藥過寒的問題的。可是啊,這些少陰病範疇的一些病,到今天你丟給外面的中醫生看,一看你喉嚨痛,什麼寒藥都給你開下來!就算是在少陰病框架裡面的爛喉嚨,仍是從板藍根開到龍膽草,一天三包科中,吃兩三天以後,病人被送到西醫院去急救,讓西醫來罵:「這就是中醫搞出來的!」少陰病怎麼可以這樣子搞?不可以的哦!

 

甘草桔梗湯,也有一個臨床的經驗之說:

桔梗這味藥,如果多一點的話,效果會比較好。所以仲景方的「甘草二兩、桔梗一兩」,折算到今天的話,就是甘草開個八錢、桔梗四錢,這樣子是一天的份。可是實際上我們開的時候要它比較有效的話,桔梗倒是可以一天用到八錢以上。當然桔梗是蠻苦的啦,不是很好吃就是了;但是桔梗用重一點,有時候比較有效,這說一下。

 

另外,甘草桔梗湯會牽涉到後代的一個論點,後代在講到喉嚨發炎的病的時候,有一句話,叫「喉症忌表」,就是喉症不適合發表。「喉症忌表」或「白喉忌表」這句話,其實就是圍繞在甘草湯證這一類的症狀上講的。

為什麼呢?他們說「喉症忌表」的意思是說,因為很多的喉嚨發炎,是關係到這個人是處在陰虛的狀況,像豬膚湯證、甘桔湯證,當然甘桔湯證是泛指各種喉嚨痛。因為人陰虛有熱,所以才喉嚨痛的時候,你一發表會怎麼樣?江湖俗話是「發汗封喉」,發汗就會把你的喉嚨給切掉了,因為發了汗之後陰虛更嚴重,發炎就會更嚴重,有此一說。

但是這個「喉症忌表」的說法,可以說是在甘草湯或是豬膚湯的脈絡下講是對的;如果是真的有外感的某些感染,比如說白喉,你用麻杏甘石湯把邪氣發一發,那個並不忌表的哦。所以急性傳染型的喉症,需要把病邪發掉的,才能夠治這個病的,就不在這個範圍裡面,因為那個病根在於表證嘛,那不算。而有一些喉症是陰虛,那我們就要稍微注意一下。

 

至於說,甘草湯的主證,它說「少陰病二三日,咽中痛」。像我們剛剛豬膚的「膚」要定義出來是哪一層,因為要用肥油才比較有效,你用膠原蛋白那一層,就比較沒有效,臨床上是這樣子的。而「咽中痛」在古文也是要重新確定一下的,我們今天聽到「咽痛」跟「咽中痛」這兩個詞,好像聽起來是差不多的,「喉嚨痛」跟「喉嚨裡面痛」的差別,是不是?

但是在古文的世界不見得是這樣子的,那我們今天漢語的「中」字已經沒有這個用法了,可是你看漢語的邊陲地帶,像日本人,他們說「世界中」──當然「世界中」也有「世界之中」的意思──要看是唸ちゅう還是じゅう,比如說日本人說「世界中の花」,這是什麼意思?全世界的花。「中」是「全」呢!像日本人說「体(からだ)中」覺得溫暖,是「全身」都溫暖。所以「体中」、「世界中」那個「中」是「全部」。中文古文說要追捕逃犯,「大搜國中」,那也是指「全國」都要清查。

因此以古漢語來講,「咽痛」有可能是指咽喉裡面某一處在痛,「咽中痛」反而代表整個咽喉這裡那裡都到處在痛,所以瀰漫開來的痛,會寫「咽中」痛,而「咽痛」反而沒有瀰漫開來。豬膚湯的乾痛可能比較不痛,後面幾條寫「咽中」的,就真的很痛了。

 

如果,你要讓甘草湯或甘桔湯在消炎的效果上比較好的話,其實有一些時方藥也是可以加的,比如說,有一味藥叫馬勃,馬勃是那種香菇類孢子類的藥,藥房賣還蠻貴的,可是它本身就是有消炎藥抗生素的效果,也不太傷身。那加點馬勃的話,消炎的效果還可以加快。

 

我們覺得學仲景醫學啊,會傾向於把咽痛直接就看成扁桃腺發炎、是沿著少陰經的這條脈絡的一種病症;但是,你說其他經病裡面,有沒有咽痛啊?

臨床上面,我覺得太陽病的麻杏甘石湯證是有可能咽痛的。另外呢,少陽病也是會有咽痛的,因為柴胡湯證,淋巴有病,當然你說比較典型是耳朵發炎、腮腺發炎,但是臨床上也會遇到咽痛,也不能說每一種咽痛都一定是少陰。

所以,遇到喉嚨痛的時候,還是先把把脈吧!如果那個人是「脈弦、口苦」而咽痛的話,那個是小柴胡湯加石膏、桔梗哦,那就跟這些方劑又是不同路數了。六經的主框架還是要一起作一個對照。

〔整理者:郭秘書〕

Za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