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家文.真好物也

Zaru這種部落格,不會紅吧。

當然不會紅,會紅的部落格寫手,至少要會寫「勸敗文」才行。

 

勸敗文,啊啊……真是一款讓人無比崇敬,好有格調的文章啊!

想我的高中死黨阿翼君(TSUBASA)的台東苦悶部落格,曾經寫到過一款法國生鐵鍋,就為了他說的那一句話、只那一句話:

「煮咖哩都不會『舖』哦!」

就造成全台灣的搶購法國生鐵鍋風潮;像我,當時立刻就打電話到美國:「媽媽!買生鐵鍋回來給我!」「兒子啊,那個,太重喇。你年邁的老母我,扛、扛……不回來啊……」而演出家庭倫理大悲劇。

讀了那篇文章後,至今恐怕已過兩年,但我直到現在,每當經過微風超市、SOGO、○○手創館,都還是會「惡靈上身」般地不自覺又佇立在鐵鍋的架位前,用渴望的眼神,愛撫著那重得要死(也貴得要死)的東西……。

渾然不曾想起:我,是一年通常只做不到兩次咖哩飯的人;

也渾然不曾想起:我,一向用炒菜鍋煮咖哩,拜口徑太過寬廣之賜,從來也沒機會「舖」過……

 

但.是!我主要要說的是:敗家文,就是這麼地「沁入心脾、感人肺腑、迴腸久久、上身難除」嘛……

推廣中醫死宅男文章怎麼能和它比啊?給人家提鞋子都不配哪。

所以鄙人JT叔叔以為,要推廣中醫之前,一定,要練好敗家文。這種發自佛心的宏願嘞,已經在鄙人的「傷寒雜病論慢慢教」課程中努力自我期許練功,務求做出最大的業績,每教到什麼勸敗重點要項(不是該叫作『千古名方』才對嗎?),像什麼薯蕷丸、大黃蟅蟲丸、都曾在本班引起搶購狂潮,同學有病沒病都先買一罐鎮宅安心,而後放了半年一年,黴掉了,眼看是沒保庇了,才咬牙拋棄。

 

但,只在自己的班上,做封閉式的勸敗,這,怎麼可能「普渡」到天下億萬芸芸眾生呢?不行不行,我和我背後的佛心和佛光都不會允許的!真正的推銷,那是無人種、無國界的,就算有一天遇到天外來訪的外星人,吾人也要讓牠從「一梯風轟」改而大叫:「天哪!真是太神奇了!傑克!我也要買這個回M78星雲巴魯蛋星作伴手禮!」而讓牠當掉飛碟、拼現金,把鍋子買回去。

推廣傳統文化,推廣中醫,弘道渡人,大概就是要做到這種程度,才能使發願成真吧。

 

小奢華.小敗家

不過,說到敗家啊,我倒不是想走吾友阿翼君的風格──我的收入才他的幾分之一啊,他敗得起,我可敗不起──我想走的,是花更少的錢,以一種較陰險的方式,來善待自己,並且在期間一直會有一種「小人得志」的賊笑偷偷掛在臉上,自我感覺既邪惡又良好的風格。

比如說,日前,大空翼隊長在部落格介紹了一個好像是超弩級宇宙戰艦般的電子煲飯鍋,既奢華,又不失高科技。但,我就好像不是這一路的,我啊,在大家都在挑「什麼地方種的一斤四百塊的越光米有多好」的同時,我買的是便宜的泰國長米,而燒飯,我是用瓦煲(一般叫「陶鍋」或「沙鍋」的那個東西),端在瓦斯爐上燒,簡單省時又省錢(不是我誇口,到現在四十歲了,我還不曾用電鍋燒飯成功過喔!)加點配菜,像雞肉塊啦、鴨肝腸啦,切點洋蔥末下去,很可以和店家賣的一拼的煲仔飯,就做出來啦!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巴在鍋底的鍋巴的焦香,你那高科技的電子鍋的AI,中什麼病毒也燒不出來的啦!

 

斤斤計較、小里小氣的秤子座JT叔叔,無能寫大器的文章,花錢總數不算少,但也都是螞蟻咬死象的那種,單筆金額高不到哪裡去。稱「大敗家」倒言過其實,不如就把這一系列的促銷物企畫,稱之為「敗家」系列吧。像小無相功、小建中湯……

 

天秤座的胃口

不過,要寫敗家文,多多少少就會談到「吃」,而這樣,就會面臨到一個問題:我覺得好吃的,別人不見得愛。

所以,在這裡,要先說一說我的味覺好惡的「基調」,這彷彿也是大部分秤座人類的飲食基調。如果你是蠍子座或者魚尾山羊座的,誤信了我的推薦,而照我的食譜做菜、去我愛去的館子吃飯,說不定會結仇。

 

秤子座的人,一直活在某種「損失感」的陰影之中,遇到需要做選擇的時候,選了A,他會一直掛心:「我沒有選的B會不會更好?」所謂的「捨得捨得,有捨才有得」,在秤子座的基礎設定上是嚴重薄弱的。

一旦要吃東西,秤座的人就會選擇那種「什麼味道都有一點」的食物,單純明快的美味,如果不是別人推薦,秤座的人不會很積極地去碰。

總之,就是秤座的人,口味很「」,我和郭秘書、陳秘書都是秤座的,大約我們心目中的美食,就是咕咾肉、酸辣麵之類,帶酸帶甜的東西;甜食,絕不會是黑巧克力,多半會是「牛奶巧克力蛋糕上蓋鮮奶油中夾水果肉與碎堅果」這種調調的;黑咖啡?對不起,這種太深奧的東西,來世再來修行吧,我們喝「港式.類印度英國風折衷.阿薩姆.漢方.奶茶」就好。

這和味覺一直線的蠍子座很不一樣,像我娘親,或是小黃助教,都是蠍子座的,他們這夥人的口味就好「乾淨」的,我燒牛肉湯,就喜歡多加蕃茄、洋蔥,用牛腩,燒得一鍋湯紅糊糊的;我媽就愛清燉的半筋半肉白湯了。我吃冰激凌,總喜歡看起來很多層味道的,比如說「草莓起司蛋糕口味」這一路的;但小黃助教就是「純香草」、「純綠茶」的單一味覺風格。

 

另外,秤座的人,通常都「嗜酸」,我和郭、陳兩位秘書,覺得很剛好的酸度,耐酸度極低的雙子座陳助教,喝了就要跑去水溝吐了。

 

「酸」、「濁」兩項加到一起,像我的家常飲料「萬梅朝宗」恐怕就會被外人嫌厭:超市買一罐各種「莓」(berry)類的綜合果醬,加上中藥舖買的烏梅、山楂一起燉煮,然後再加上梅醋、醃紫蘇梅的鹹湯汁……

算啦,這種太極端的異食癖也沒什麼好講的。

 

最近,好歹算是在家成功複製了新公園旁公園號酸梅湯,下次再寫食譜給各位。

記得啊,味覺不屬於我們這一掛的觀眾,不必太當真哦。

Za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