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肥皂也能放刁

我以前不曉得做手工肥皂還會有副作用的。

──對了,我說的手工肥皂,是指「油加鹼」皂化的那種,而不是買一塊現成皂基來加熱灌模的作法(附帶一提,名店『Lush』賣的都是這種皂基皂就是了)。──

話說約十年前,叔叔我看到路邊的手工藝教室,在教人做手工肥皂,學費收得還不低,不過,他們做出來的樣本,倒是還蠻好洗的。

當年,我是在進口日文書的書商上班,每個月的薪水都是「野牛衝進瓦缸舖」,三萬塊光是在公司訂書,就兩萬塊充了公。既然一向買書是這麼不惜錢,覺得可用的日文手工肥皂書,就一股腦兒地都寫了訂單發注了。

反正本來就是很宅的人嘛,書K完了,再上網找各路手工肥皂達人(日文網站)的名言、撇步,而後和公司同事約了假日一同試做……總之是沒花多少時間(套一句我常說的話:『不過是做一塊肥皂嘛,它當然得比煎一個荷包蛋簡單才對吧?』),差不多各種油料的特質、配比,技術層面的手法等等都熟稔了,然後又去找了家手工肥皂教室聊天串門子……

結果,交上朋友,混到後來,反而我變成了那些教肥皂的老師們的老師。

我這才理解:原來台灣人是這麼不愛用功讀書的;我自以為理所當然要K的書、做的功課,別人,竟然,都沒怎麼在做!

 

算了,這種自我誇耀文,自己寫來、讀來,也覺得蠻討人厭的。不過,就讓我再誇耀最後一件事吧──

 

就是啊,外面那些教肥皂的老師,往往會因為「怕學生覺得錢付得不值得」,而把一些明明是簡單得要死的事,唬得很虛玄弔詭。

我就不認同這種做法。我說,手工肥皂,本來就是很簡單的東西,你多花一點力氣,都顯得汝功力是未夠班。

「油水分離了,要怎麼處理?」不必處理!放著,一個星期它就吸回去了。

「我用純橄欖油做手工皂,打了半天都沒有硬化成美乃滋狀怎麼辦?」不必怎麼辦。就放著,放兩個星期,也會夠硬了。

「油水混合的過程,我要怎麼攪打,才是最適合的?」用人類來做這件事根本就是不適合的。你沒聽過電動打蛋器嗎?打得又快又好,你是犯什麼賤非要親手打?……什麼?買不起打蛋機?那好吧,裝在寶特瓶裡,從樓梯上踹下去,也行了啦……

「可是,肥皂教室的老師都教我們要用手打,溫柔地小心不要讓它混入氣泡……」那是當然,如果你照著JT叔叔的做法來做,一堂課上不到十四分鐘就打完收工下課了,你叫那些老師怎麼收這個學費?

「油是不是要加熱到四十度,鹼水要冷卻到四十度,才會有最佳的皂化效果?」我說,你神經病呀?冷油和燙鹼水倒在一起,不是就都溫的了嗎?你怕油和氫氧化鈉曉得了你偷工會傷心而不皂化嗎?不然你唸大悲咒給它加持一下好了,唉。

外面的肥皂老師教你要戰戰兢兢十分注意的事,我都覺得,那只是為了表現「他有教你什麼」的心理感覺罷了,和「做肥皂」事件是不相干的。

做菜怕「拖」;做肥皂,也怕「拖」。

 

總之呢,做手工肥皂,我是我認識的人之中,做起來最不費力的人之一。從前郭秘書還是我房客的時候,來我房間串門子,我根本是一面陪客人聊天,一面手也不閒著,「順便」就把手工肥皂做完了。

至於用什麼油會有什麼質感,加什麼精油、藥草會有如何的療效和香氛,這都──不是我這篇閑文想討論的,我只是要說:因為□□○○◇◇※※等等因素,所以JT叔叔很會做手工肥皂就對啦。

 

那麼,手工肥皂,是哪裡好呢?我倒說,當我做過純橄欖油皂、馬賽皂、匈牙利女王紅酒潤膚皂、暖冬紅玉皂、夏日抹茶檸檬皂、保加利亞玫瑰精油皂、蜂蜜燕麥皂……等等等等之後,會發現:完全成熟(放兩個月以上讓它皂化,不要才一兩個禮拜就拿來腐蝕自己)的手工皂,洗起來的舒適感,的確是勝過市售一般肥皂的。

 

所以,所謂「做手工肥皂的副作用」,就是,從此以後,你會對外面賣的肥皂,變得極端挑剔。首先,Lush的肥皂就全滅了!

然後,因為自己做,用慣了天然的精油,你又會開始嫌外面的肥皂,用的香料,有死臭味;鄙人最討厭的肥皂味,第一名是棕欖,第二名是麗仕。

而所謂的「潤膚效果」,我又覺得太膩、太悶氣了,又不是做蠟屍,又何必放那麼多油類、蠟類的成分呢?鴿子皂(這裡好像是叫『多芬』?)是最嚴重了,太油了,想「耗」死我啊?其次,象牙皂,也有點蠟質過多的問題。

 

便宜也有好肥皂

我這裡的「好惡」順序,基本上是和價位呈比例的,像Lush的肥皂我一定會砲轟得最凶,因為它最不花工,材料最差,而賣特貴。至於「阿原肥皂」之類的,我就覺得,因為自己也會做,總覺得好像偏貴了,我覺得,做個一年份的手工肥皂,材料成本是蠻便宜的,那如果你要說手工肥皂花的是人力和時間,若你做肥皂的偷工……不,「效率」有到達叔叔這等境界,你也不會覺得有什麼人力、時間可言。

所以,比較持平的論點,還是品質除以價位決勝負吧。

而,我也不想去講某些價位特高的肥皂,賣到那麼貴,品質好是理所當然的;比如說法國的洛可仕丹,好用歸好用,買的時候不會有感動,一分錢一分貨嘛。

 

手工肥皂(或者說皂化皂),在台灣是一向賣得貴,所以,我的第一次驚喜,倒是在美國,美國有一家賣給雅痞吃的生機飲食的超級市場Whole Food,我二○○四年在那裡看到一塊美元左右的純橄欖油皂化皂,倒真是興奮死了。

因為,那年頭,台灣這邊,那麼大坨的馬賽皂或是純橄欖油皂,可要兩三百塊呢。

 

我推薦的一般肥皂,第一名,是Dial這個牌子。

這款肥皂,恐怕也是藥皂類,十幾二十年前,屈臣氏把它引進台灣的時候,主打的好像是說可以去汗臭味。

Dial皂,其實也是蠟質有點偏多,洗起來的肥膩感,算是象牙、鴿子那一掛的。以洗淨力而言,也是普通而已,比不上手工肥皂的清爽感。

不過,它有一件事,卻讓消費者對它的好感度,遠遠凌駕於其他肥皂之上!

那就是,它的香味,十分之「不俗」!

你說是多了不起的香味,它也不是;天然嗎?並不會,絕不是精油那一掛的,聞起來挺「人工」的。

 

但是,它就是可以讓我們「等閒不受人煽動影響」的乖僻份子「偉大的いつもえらそうにね~)陳助教」,特地在找這款肥皂,為的是在用掉之前,可以先扔到櫥櫃裡當作芳香劑。

阿咪網的格主陳秘書也是一樣,蠻喜歡叔叔家的「芳香劑」的味道。

 

夏天洗澡後,身上「微微地殘留一點點肥皂味」的情況,Dial皂是我的首選。(為什麼要特別講這個?因為,從前看過一本好像是叫『A片男優教你如何溝女』的日文書,那個身為A片男優的作者講,要讓女人對你有好感的最基本條件,是要給人『乾淨』的印象,噴什麼性感香水,效果還大不如『微微地殘留一點點肥皂味』的殺傷力。鄙人是混宅男圈長大的,深知此語是何等的血淚教訓。)

 

Dial皂,在台灣本來並不好買到,屈臣氏沒了,就只有去Costco買了,而最近,Costco也沒得買了;可是,相反地,本來我沒怎麼期待的大潤發,卻進了這款貨!

 Dial皂

而,在大潤發買Dial皂時,「順便」還撿到了一樣好物──「杏仁牛奶口味的馬賽皂」──這款馬賽皂,即使是化學合成的也好,它洗起來,確實是手工肥皂的馬賽皂的質感,成份是騙不了人的;而洗淨力,也在水平之上,杏仁香味很討喜,同樣可以得到JT叔叔「不俗」的評價(雖然我個人更喜歡薄荷腦加檸檬精油口味的馬賽皂,但,那得自己動手做,最近有點犯懶。)。

 大潤發缺貨中的杏仁馬賽皂

那麼,價位呢?

哇哈哈,兩塊一組45元,以這種品質的肥質,算是有買有賺到了(可惜最近缺貨了)。

Za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