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虛型的水道不通

我們看十一之四十條,這是〈少陰篇〉裡面的豬苓湯證:

 

11-40/宋319

少陰病,下利六七日,咳而嘔渴,心煩不得眠者,豬苓湯主之。

【豬苓湯方】

豬苓一兩,去皮  茯苓一兩,去皮  阿膠一兩  澤瀉一兩  滑石一兩

右五味,以水四升,先煮四物,取二升,去滓,納膠烊盡,溫服七合,日三服。

 

我們一開始學豬苓湯是〈陽明篇〉。〈陽明篇〉我們教的,豬苓湯所謂「水熱互結」的病機,有沒有可能在「少陰病」發生呢?

我想還是有的。少陰病豬苓湯的條文呢,我們可以想像:它就像是延續著我們前面講的豬膚湯啦、朱鳥湯啦……少陰病有可能會有的「心陰虛」的問題。

這人陰虛的時候,就會有很多燥熱的火氣產生,如果心陰虛的火氣漫延到小腸來的話,小腸的火通常都會傳成膀胱的火,畢竟它們靠得太近了。於是,就會產生排尿的問題,好像尿道在發炎啦或是怎麼樣的狀況。

除了排尿的問題之外呢,我們講到〈少陰〉本身,好像是人體水循環的大源頭,所以得少陰病的人,水循環也會變得比較差一些。

水循環比較差的時候,沿著「有形的」三焦水道會出現一些問題,我講「有形的」三焦水道的意思是:少陰病豬苓湯的證,其實跟《黃帝內經》講的三焦水道(決瀆之官,身體中的水溝),切得倒是蠻齊的。

比如說它的證狀,在上焦是「咳嗽」──好像是肺裡頭有積水;在中焦是「嘔吐」──好胃裡頭有積水。肺跟胃的水都太多了,自體吸收不掉。但是相對來講,下焦卻是「下利」的──腸子不吸水,水堆在腸管內。所以上面兩個地方是又熱、又沒有能力吸水;在下面是下利;並且通常會有小便不利,只是這邊不講。身體吸收水份的能力差,人,當然也就會「渴」啦。

腸子不吸水、胃部不吸水、胸腔也不吸水,這樣子上中下三焦水道的問題,在這邊倒是可以看到。可是雖然下利加嘔、咳、渴,這些都可以標示出需要豬苓湯的「可能性」,但是這個時候,到底是要用豬苓湯,還是真武湯,還是五苓散?那倒是不一定的哦。

重要的是,要確定這個人有熱,是濕熱在悶燒,把水道阻住,才會需要用到豬苓湯的那些滋陰、分消濕熱的藥。不然的話,少陰病其實涼藥能不要用就不要用。

於是,它告訴你一個張仲景推薦的主證,就是「心煩」以及「不得眠」,這個病人很煩躁、又失眠。

張仲景提的這一句,不曉得為什麼,後代的醫家用豬苓湯,多半都不把失眠當做主證來抓。其實一本《傷寒論》裡頭,以失眠做主證的方子沒幾個耶;所以,有,就要珍惜了。

那一個人的水道不通,變成上焦燥熱,某些其他地方水太多,會不會形成失眠?這個會。這個是會很嚴重地造成交感神經的焦慮的,這種情況是會影響神經系統,讓人失眠的。

 

血與水的同進退關係

前幾天在圖書館借了一本書,叫做《水的漫舞》,王唯工教授寫的,他上一本書叫《氣的樂章》,這一本叫《水的漫舞》,書名一本比一本要美麗,那這「漫舞」是要舞什麼?這一本書裡面的字排得很鬆,沒幾句話,這本書在講「中醫說的『水毒』是什麼」──書名這麼美,內容是在講「死水」(笑)?──

他就講到說,人的身體,在怎麼樣的情況下,會產生中醫說的「水毒」。他的科學論證,當然我也不會說很崇拜這一類的書,因為看不很懂,也不知道該怎麼崇拜──我只能說,看這種書,我都是在看那些零零碎碎,可能作者本人也覺得不太重要的地方。

他就有講到說,一個人水的代謝出問題到什麼程度,人體會出現什麼樣的反應。從這些科學研究的敘述中,可以看到很多《傷寒論》的主證框,這樣你就知道,一個人的水死到什麼程度,身體就會怎樣地感到不舒服。

人體中的水的狀況,王唯工教授就講到一個例子:很多時候水跟血,是有類似的同進退的關係,比如說颱風來之前,很多人的血糖之類的數據會亂掉。我自己跟助教們,也會覺得每次連續來幾個颱風,我們就血虛得一塌糊塗。

我最近有個朋友也寫了個小文章,說他美國的老師在講,人類的造血的機能,是跟腎陽切得很齊的,腎陽不足的時候,骨髓裡面造血的幹細胞全部都不能用。

所以,為什麼我們少陰病,好像在一開始講的時候,你會知道「以基礎來講」這個人是在陽虛,可是你看他的疾病傳變,會一直覺得,咦?這個人怎麼發了汗,血會變成這個樣子亂七八糟?好像血小板特別少一樣?種種「血虛」的狀態會呈現出來。陽虛在前,可是後續的狀況,「陰虛」的結果還是會有,蠻多的。

一旦這樣一種人體的不平衡產生了,這個人神經緊張就上來了,水的不平衡,是有可能造成失眠的,人可能會處在很焦慮的狀態下。

當然我不是要跟同學講「你失眠就可以用什麼方來包醫」,但是至少在臨床上我們要記得一下,豬苓湯也有可能治到失眠。當然,以中醫的講法,就是「水熱互結」。

豬苓湯有阿膠,你也可以說它是比較補血的。通常尿路感染的患者,也有可能掛到豬苓湯證,這個人如果小便有帶血、尿很黃,也是有可能的。雖然這個條文沒有講到尿的狀態,但是我們臨床上常常會覺得,這個人多半也有小便不利、或是下部發炎的問題。如果是有尿道炎的,你再多加二兩的生薏苡仁,效果還可以更好。

不過像這樣的水路不通,或許你也要問啦:這個情況能不能用五苓散啊?

我想五苓散通水的效果是蠻好的,可是這個人既然都已經熱到煩躁了,那就姑且還是有點清熱滋陰的藥會比較好一點,這是一個想法。

另外還有一點就是,五苓散是很典型的「加強心陽」的藥,那少陰病需不需要補陽?當然需要補陽,可是五苓散是非常偏向強心陽的藥,已經是心陰虛在燒了,你突然強心陽的話,好像不是那麼平衡。

或者我們把這話再講得「聽起來科學」一點(說不定還是謊話啦),通常五苓散這藥用下去,會讓人血管更擴張的,那麼這個人已經是一個少陰病的患者,血管擴張以後,脈會掉下去,反而會更加衰弱,可能會呈顯出這樣的狀況來。

還不如用比較涼潤一點的藥,用阿膠這種養血藥,在通水的同時,慢慢養這個血,在用藥的方式上許會比較穩當一些。

〔整理者:郭秘書〕

創作者介紹

Leaking information from Uncle JT

Za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