咭咭咭鬼太郎的老婆

sogo的淳久堂書店,無意間翻到這本書。

日本的妖怪研究家,漫畫《咭咭咭的鬼太郎》的作者,水木茂的夫人的自傳。

佔著家住sogo隔壁的地利之便,去看了兩天白書。覺得蠻感動的。當時,我並不曉得,這本書已經這麼紅了。

後來和姪女瑩瑩講起這本「意外地還蠻好看的耶」的書時,才被告知:

「叔叔你不曉得嗎?這個NHK的連續劇很紅的耶!女主角都紅到今年紅白當主持人了。」

嘩喔……失敬失敬,還真是,不曉得。

 

「因為被生下來了,所以就活著了」的那種人

這本書之所以讓我覺得感動,恐怕是因為,它帶給了我一種「人生價值觀」的撞擊吧。

這本自傳的女主角,武良布枝女士,以一種JT完全不熟悉,甚至可以說是不太能認同的方式,而活得相當幸福

 

書中,布枝夫人說,有一次,有人問她的先生水木老師「尊夫人是位如何的人物?」時,水木老師答道:

「大約就是『因為被生下來了,所以就活著了』的那種人吧。」

在我過去的想法,總以為,被拘束在傳統框框中的女性角色,是生活得十分之不幸的。

可是,這位武良女士,卻是在這種框架之中,沒什麼甘不甘心的問題,也沒想到自己委屈於某種「妥協」之下,就這樣什麼都矒矒然、茫茫然、淡淡然地,走一步是一步,見招拆招,而造就了「幸福的人生」的「另類奇跡」(以古人來講或許很普通,在今日而言倒堪稱另類)。

 

相對而言,(我聽說的)電視劇的拍法,似乎就多了一點點狗血味,有不少女主角「覺得委屈」而諸多「妥協忍讓」或「拼命堅持到底」的內心交戰戲碼。

但在本書的原作嘛,作者似乎比較像是美國奇幻文學《地海戰記之古墓小龍女》所說的那種「所謂魔法師的最高境界,就是『選擇那沒得選擇的』」──除了這樣,也不能怎樣了,就認了──於是道路就只剩下筆直的那一條『無為』(對不起,都講到你不曉得我在說什麼了厚,那個《地海》的作者,那個老太婆,研究《老子》研究了幾十年,基本上我也不太能揣測她的思想了;當然也不至於像宮崎駿的那逆子那樣完全搞顛倒就是了)。

 

「如果到最後是好,那就一切都是好」

在武良女士的年輕時代,一開始就沒有戀愛自主權的概念,所謂幸福,就是來說媒、提親的人,所帶來的「那個人」,所能提供的生活條件罷了。一切都是「看運氣」、「被動」的。

而拖到廿九歲還無人可嫁的她,終於也得到了相親的機會,而對方,是大她十歲的,畫小人書的,在戰爭中失去了左腕的人。

「聽說畫小人書的收入還不錯。」(當然日後的赤貧生活揭穿了此一謊言)、「因為打仗而少掉一截手腕,好像國家還有津貼的樣子。」就這麼一點點今日聽來簡直毫無說服力的理由,就在相親後短短幾天之內,把自己嫁掉了。在這短短期間「順便」發現「這個男人也有溫柔的一面」,那都算是額外賺到,要感謝上蒼了。

而婚後,過著極貧的苦日子……這,在這本書的最後,武良女士如是說:

有一天,我說:「如果到最後是好,那就一切都是好。」水木聽了,大喜,猛拍我膝蓋:「妳啊!還真講得出很不錯的話嘛!」

 

對武良女士這種傳統的女人而言,所有「偉大」的部分,就讓偉大的老公領航就好了,一個女人家,就儘量配合,也就是了。

她說,她真的好愛,那只有一隻手,撐在桌前,拼了命地作畫的老公,所發出的「後光」(aura)……她說,在那之前,她從不曉得人可以活得那麼認真、那麼美麗的。而令她如此敬愛的丈夫,有時忙不過來,叫她來幫手:描描框線、給衣服畫個花花(那是沒有網點紙可用的年代),她都開心得不得了、榮幸得不得了……

 

水木茂大師,當然是位,很有「個性」的人物;講再白一點,就是,一年有一年的「古怪」:

長女出生沒多久,家裡依然是沒錢,但水木大師迷上了做軍艦模型,一盒一盒往家裡買,於是夫婦倆,除了工作時間之外,就埋頭在家裡,做模型(真是不怕明天沒飯吃啊)!完成了他們的「聯合艦隊」。千分之一的做完了,再買七百分之一的來做……

等到後來成名了,有錢了,水木大師又得了「翻修癖」這種怪病,房子改建達十一次之多(據說是要在二十坪之中完成天國般的遊樂場),弄到一個家像迷宮一樣。而,武良夫人,也都一一奉陪了。

 

──就這樣,在這本書中,水木走到八十八歲高齡還沒退休,而七十八歲的布枝夫人,笑容比年輕時更美了。

姪女瑩瑩說:

「這個女人,她並不是在『忍耐』誒;如果一個人壓根兒就沒有動過『不甘心』這種想法的話,那種人會幸福的!天會養他。」

可能就是這樣的吧。

Za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