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在易學會開莊子課,在他們的電子報上,留意到一本樓中亮醫師講五運六氣「算病」的書,跟著上面的連結逛來逛去,也拜讀了樓醫師的一篇,講今年(辛卯)年飲食上需注意的事項的文章:

http://www.ee-health.com.tw/column-1.asp#2

 

唉,講到養生,向來我最不會。五運六氣,教書時講過了就擱下了,結果197010月出生的我,2010年這一年,年頭爆肝、年尾爆肺,病得可慘了,一如五運六氣所預言。想來人還是不能鐵齒,接下來的這一年,還是來「養生」一下吧。

 

如果要說古書中的五運六氣養生方劑的話,那是宋朝陳無擇的《三因司天方》,今年(2011)的方子是這兩個:

遇六辛年,涸流之紀,歲水不及,濕乃盛行,民病腫滿身重,濡泄寒瘍,腰、膕、腨、股、膝痛不便,煩冤足痿,清厥,腳下痛;甚則跗腫,腎氣不行。為木所負,則反面色時變,筋骨並辟,肉瞤瘈,目視目巟目巟,肌肉胗發,氣並膈中,痛於心腹。

五味子湯

治腎虛坐臥濕地,腰膝重著疼痛,腹脹滿,濡泄無度,步行艱難,足痿清厥;甚則浮腫,面色不常,或筋骨並辟,目視目巟目巟,膈中咽痛。

五味子  附子炮,去皮臍  巴戟去心  鹿茸燎去毛,酥炙  山茱萸  熟地黃  杜仲製炒,各等分

上銼散。每服四錢,水盞半,姜七片鹽少許,煎七分,去滓,食前服之。

 

卯、酉之歲,陽明司天,少陰在泉,氣化運行後天。初之氣,太陰濕土加厥陰木,此下克上。民病中熱脹,面目浮腫,善眠,鼽衄嚏欠,嘔吐,小便黃赤,甚則淋;二之氣,少陽相火加少陰君火,此臣居君位,民病癘大至,善暴死;三之氣,陽明燥金加少陽相火,燥熱交合,民病寒熱;四之氣,太陽寒水加太陰濕土,此下土克上水。民病暴仆,振栗譫妄,少氣,咽乾引飲,心痛,癰腫瘡瘍,寒瘧,骨痿,便血;五之氣,厥陰風木加陽明燥金,民氣和;終之氣,少陰君火加太陽寒水,此下克上,民病溫。治法宜鹹寒以抑火,辛甘以助金,汗之,清之,散之,安其運氣。

審平湯

治卯、酉之歲,陽明司天,少陰在泉,病者中熱,面浮鼻鼽,小便赤黃,甚則淋,或癘氣行,善暴仆,振栗譫妄,寒瘧,癰腫,便血。

遠志去心,姜製炒  紫檀香各一兩  天門冬去心  山茱萸各三分  白朮  白芍藥  甘草炙  生姜各半兩

上銼散。每服四錢,水盞半,煎七分,去滓,食前服。

自大寒至春分,加白茯苓、半夏湯洗去滑、紫蘇、生姜各半兩;自春分至小滿,加玄參、白薇各半兩;自小滿至大暑,去遠志、山茱萸、白朮,加丹參、澤瀉各半兩;自大暑至秋分,去遠志、白朮,加酸棗仁、車前子各半兩;自秋分直至大寒,並依正方。

 

六氣的方子(審平湯)生克較複雜先不說的話,五運的方子(五味子湯)的重點是在於:

「辛」字開頭的年份,是「水不及」,依照最粗淺的五行生克來說,水運不及,就會被土克,也就是人會有「濕氣」(土)太重的問題,可是;水不足的一年,卻也就是我們需要滋腎水、養陰血的一年。

那麼,賢明的各位讀者,有沒有看出其中的矛盾點、以及用藥的關竅?

滋陰養血的藥,誰也知道是地黃劑為主了,但是,這一類的藥方,遇到「脾濕」的人,怎麼補得進去哩?而去濕的藥,用淡滲逐濕的藥傷陰、用風藥燥濕又傷血。

地黃劑,遇到運行不動的濕脾胃,會有的問題,小胡助教的部格,像是炙甘草丸啦、腎氣丸啦那幾篇文章,已是講而又講(http://genius645.pixnet.net/blog);又比如說阿咪網的版主瑩瑩,就是典型的不太能吃地黃劑的人。脾胃太濕,腎氣丸也膩膈、炙甘草湯也膩膈。鐵胃小胡那邊團購又團購,阿咪網這裡是吃十顆又礙胃、吃八顆又礙胃。

用藥的難處在這裡。像前面那個五味子湯,就是想盡辦法要繞過這個問題的開藥法,儘可能在用去濕逐痺的補腎藥。

如果你要開藥來解決,就比較考功力了,基本上,要去脾濕,還是「朮」字輩的藥為主,舌胎白厚的人,先用平胃散囉。臉、腳背易浮腫的,實脾散(飲)囉。而脾濕脾弱之人,還有一個特點,就是上完大號之後,衛生紙會用得比較多張,大便偏黏性。這種的,以四君湯合四臣湯(四『臣』湯不知為何在本島被連升兩級,而稱為『四神湯』)為基底的參苓白朮散,也可以處理得不錯。

都要吃到脾胃好了,才能吃補血的地黃劑。不然就是先吃脾胃系的藥,吃順了再慢慢轉到歸脾湯,吃順了再轉到人參養榮湯。再從小建中轉到炙甘草湯。(如是介於食療和藥療之間的作法,補血而又不礙胃的東西,倒是很多,好比說北耆一兩紅棗三十顆炖半隻老母雞的雞湯啦、阿膠沖化當日常飲品啦;要外掛補腎藥的話,山茱萸、枸杞子、巴戟天、菟絲子、仙靈脾、肉蓯蓉……很多藥都是不礙胃的。)

以上是以「養血」而言。

 

那,如果你是要直補腎水之不足,那就有簡便之法:豬油飯。

我的老學生,或者是之前〈少陰篇〉講稿有乖乖在看的讀者,大概就不會覺得突兀:醫聖張仲景,滋腎水的法寶,就是「豬油」啊。(腎氣丸的引火歸元,那反而是在醫「厥陰病調子」的陰陽分裂所引發的所謂糖尿病、腳氣病。)

 

如果你要我說「今年」的養生食療,那我就推薦一道「上海菜飯」了:

兩杯米,淘後水浸一小時;青江菜兩到三顆切小段(不用太細),拌到一起,加一湯匙豬油、一撮海鹽,然後就照一般電鍋蒸飯的方法蒸成飯即可。最好一次吃兩碗。(如果想要香味更提升、想多保留一些青江菜的翠綠,那就用煲煲飯。──我個人是不在乎把菜蒸到褪色啦。)

我這個做法,簡單得要死,美味度保證遠勝鼎泰豐,大約還比秀蘭的菜飯好吃一滴滴。

如果你看外面別人的「上海菜飯」食譜,多半會以為是什麼手續繁雜的工夫菜,什麼還先炒過(用很易變質的橄欖油、葡萄子油炒飯都會有『耗』味,難吃!)、加什麼臘肉丁丁、豬肉丁丁,那都是在繞遠路!會有那麼多古里古怪的做法,其實都是為了要閃避「直接加豬油」這件事,說什麼為了健康云云。但,我們今年,就是要痛痛快快、爽爽快快地,吃豬油!青江菜和豬油,是絕配:豬油襯出青江菜的甜香,青江菜使豬油清爽到一點都不膩口,銀翼的小籠菜包也好,美食家(挑食家?)舒國治先生推薦的極品好物「康樂意」菜包也好,都是以這樣子的基本組合而口感遠遠凌駕各家菜包之上。

而「米」,在古方派是「去濕」的好藥,吃多兩碗,反而更開胃、助消化。保證讓豬油不能「膩膈」啦。

豬油,最好是自己熬,因為,稍微熬到「過火」一些,帶一點焦黃色,最補。超市賣的「清香油」就怕它太「清」了,重要滋養成分已被抽離。

 

如果可憐的你,真是個素食者,那也只好退一步,照樓中亮醫師說的,多吃核桃之類的乾果類了。

也不怕你嫌我有「誇大不實廣告」之嫌疑,不信,你自己做一鍋上海菜飯吃看看,不敢說去年明年,咱們就說「今年」!幾碗菜飯下肚,神清氣爽,身輕體健,你會覺得:好像當歸生薑羊肉湯、薯蕷圓、腎氣丸、保元湯,都還沒這麼補哩?威力直逼傳說中的西嶽真人靈飛散。

 

像這種時候,就不由得讓人再次崇拜起張仲景的用藥手法。如果是今年忽然大虛的人,〈虛勞篇〉之中的補藥,且莫忘了還有一帖「豬油煎頭髮」可用。

再多說一句題外話,虛勞病吃虛勞藥,基本上是對。但,如果同時是「水毒體質」的虛勞人,真武湯之類的朮附劑,用藥順位,往往又在虛勞補藥之前。

Za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