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附子劑的套路

我們來講白通湯跟白通加豬膽汁湯:

11-35/宋314

少陰病,下利,白通湯主之。

【白通湯方】

蔥白四莖  乾薑一兩  附子一枚,生用,去皮,破八片

右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分溫再服。

 

之前的麻附辛、麻附甘、真武湯跟附子湯都是炮附子劑,而白通湯、四逆湯跟通脈四逆湯,都是「生」附子劑。炮附子劑以補陽氣為主的方,生附子劑是破陰寒為主的方。

但即使是以破陰寒為主,生附劑加了甘草,還是會有溫養陽氣的效果。當它有甘草的時候,藥效會比較綿長,慢慢地讓身體得到這個溫暖;但如果沒有甘草的話,那種熱的藥效一下就會過去了。當藥效是一下子就過去的時候呢,相對來講,生附子劑,在沒有放甘草的時候,乾薑的量,也會放得比較少。因為如果你乾薑放多了,藥效一下子就過去的那時候,乾薑的藥性會太熱。當你看到乾薑放少的時候,就會知道這個藥效是比較短的。白通湯是沒有甘草的方,所以它的乾薑自然要比四逆湯來得少,這也是基本的規律之一。

 

白通湯,治少陰下利;而四逆湯也治少陰下利,真武湯也治少陰下利……所以這些湯的辨證點,我們需要掰得開一點:

我覺得古時候白通湯主要治療的是:少陰病拉肚子的時候,他的脈虛弱到幾乎把不到了。當這個人的脈虛到幾乎沒有的時候,是要用白通湯的。當然,有的時候,沒有脈也可以用到通脈四逆湯,用藥路數是有它類似的地方。可能有人會問說:「你講當歸四逆湯,也是脈細欲絕,白通湯也是脈微欲絕,怎麼分哪?」我說這還不簡單?當歸四逆湯的主證不是下利啊!當歸四逆湯的肚子的症狀,常常遇到的,反而是小腹側面脹氣之類的感覺,跟下利不太有關係的哦。所以同樣是脈幾乎把不到的話,還是掰得開的。

 

張仲景的書裡面,有提到一個詞:「戴陽」,當一個人體內陰寒太重的時候,陽氣會外脫。

張仲景基本上治戴陽的方子是通脈四逆湯,可是呢,後代鄭欽安鄭火神寫書的時候,就寫說治戴陽用白通湯,因為白通湯把陽氣引下來破陰的效果是很好的,所以鄭火神會用白通湯治戴陽。但是臨床上面你要治戴陽病,我還是建議用通脈四逆湯,而不是白通湯。因為沒有甘草的方子,它的藥性是來了又去了,陽氣你壓下來一下,等一下又彈回來了,沒什麼意思,而且你要說能夠把陽氣壓下來的藥是蔥白,那,白通湯的蔥白是四根,通脈四逆湯是九根,哪一個比較厲害?那當然是通脈四逆湯比較厲害啊!所以,並不需要特地用白通湯去取代通脈四逆湯的療效,如果遇到戴陽,就老老實實地用通脈四逆湯就可以了。白通湯主要針對的是「下利厥逆無脈」這件事情。

當然,十一之三十五條講得不清不楚的,但是,在十一之三十六條給它補充了:

11-36/宋315

少陰病,下利,脈微者,與白通湯;利不止,厥逆無脈,乾嘔煩者,白通加豬膽汁湯主之。服湯後,脈暴出者死,微續者生。

【白通加豬膽汁湯方】

蔥白四莖  乾薑一兩  附子一枚,生用,去皮,破八片  人尿五合  豬膽汁一合

右五味,以水三升,先煮三物,取一升,去滓,納人尿、豬膽汁,和令相得,分溫再服。若無膽汁,亦可用。

 

你想想看哦,一個人在下利的同時,他的脈已經快要沒有了,那你就曉得這個人已經在脫陽的狀態了,元氣都已經要散掉了;體質太寒,陰氣把陽氣逼出去了。那麼它就說,你呢就先給他用白通湯。白通湯是蔥白、乾薑、生附子,像四逆湯有甘草,驅寒之中還有一點培補陽氣的調調;白通湯沒有甘草,就是直接破陰,把陰打破之後讓陽氣有家可歸。

 

葱白

葱實中品:味辛溫.生平澤.明目.補中不足;其莖中作浴湯.治傷寒寒熱.出汗.中風面目腫。

蔥這個東西是通內通外、通上通下的,用了這個蔥白的話,陽氣就比較能夠壓下來。所以,「蔥白.乾薑」結構,如果以今天來講,像女人的子宮後屈的這種病,就可以借白通湯的法,用蔥白、乾薑,因為白通湯可以把陽氣壓下來,對於這種下焦病有些幫助。

當然如果你要用西醫藥理學來講的話,蔥白是擴張肺部微血管的藥,簡單來講,人會亡陽,是身體裡面缺氧了,那你肺部微血管擴張,身體吸得到多一些氧,你的心臟衰竭、腎臟衰竭,就可以挽回一些──這是蔥白的用途。

那,至於說蔥能不能「發表」呢?當然是可以的,所以有的人在處理傷寒學的時候,就會說:白通湯用蔥白,會不會是有點像是古時候感冒用「蔥豉湯」?用蔥白豆豉湯這種發表的法,會不會這種感冒是太陽內陷少陰,所以要用蔥白把它推回去?──有這樣一種說法。可是我覺得以白通湯到白通湯加人尿豬膽汁湯來講的話,其實主要在處理的都已經是亡陽了,表邪內陷是比較不必當主軸來考慮的了,所以我們就參考而已,不再特別管它。

 

這湯是煮得很濃的,而且煮得很快,三碗水煮一碗水再去渣,剩下只有半碗了,半碗再分兩半喝,每次只有兩口了,這樣子濃而快煮的湯,是要趕快把陽氣壓下去的結構。

 

人尿與豬膽汁

人溺:《名醫別錄》:治寒熱,頭疼,溫氣,童男者尤良。

 

你喝了白通湯之後……「利不止,厥逆無脈,乾嘔,煩者」,它說有的人吃了白通湯之後,拉肚子照拉,他下焦的陰寒沒有破;然後,脈也沒有出來,代表你的陽氣沒有回到它的正路去,這樣子的話要怎麼辦?那就必須用其他的東西來引白通湯的藥性,把它引進去。那引藥的方法,就要加一些難吃的東西了:人尿跟豬膽汁。那宋本沒有寫人尿,不過呢,桂林寫說加半碗人尿,跟十分之一碗豬膽汁,十分之一碗差不多一湯匙,看起來就很有效的樣子啦。

人尿跟豬膽汁的效果在哪裡?其實,我們當初講陽明病的豬膽汁導法啊,就已經搞不清楚狀況,不太確定豬膽汁是在幹什麼了。

但是呢,豬膽汁也有可能是在幫人體解毒,你說人類的膽汁進入人體在幫什麼忙,說不定豬膽汁有點類似性。換個角度來講的話,有人說,膽汁跟人尿都是動物體內的代謝物,所以對於人身體中「液體」的損失──一直拉一直拉的脫水狀態──你加了人尿跟豬膽汁,水就特別容易被吸收,是治療脫水特別強的藥,這是一說。這些東西裡面有一大堆亂七八糟的化學物質──說「亂七八糟」的意思,就是我不懂啦──也有平衡自律神經的效果,自律神經的平衡對於陰證是很重要的事情,這是一點。

中醫學裡面最一般的說法,是說這一類的藥,是用來騙藥的,這個湯是熱藥,身體裡面陰寒很重,陰寒這一坨不要熱藥進來,所以你必須加一些又寒又苦的東西下去,它才覺得「這是同類,請進。」那進來之後,才把它熱死──這樣子的過程。那,這樣子騙藥的方法,到了傅青主的書,就不用人尿豬膽汁,他用苦菜汁,也是苦苦寒寒的。然後再把湯放得涼涼的、冰冰的再喝,來騙過去。可是,我就說,人尿跟豬膽汁的力道之好,是因為人尿跟豬膽汁是動物體內的東西,是專門用來抗「格拒」的;植物藥的寒藥,跟人尿、豬膽汁還是差一個層級的。

我們中國人的說法也有說,尿這個東西是已經跑到膀胱的水,所以你從頭喝下去,它會趕快往膀胱鑽,順路就會把熱給引下去。那豬膽汁呢?膽氣是「少陽升發」的,所以呢,有一派的說法是尿讓陽氣下得來,膽汁讓陽氣上得去,讓上下之陽能夠重新抓住,交通上下之陽,補充蔥白力道的不足,這個說法也有。

當然我們講過,人尿跟豬膽汁,都是放在身體裡面也不會把人寒到的東西,所以用來反佐熱藥是最適合的,因為它對身體的陽氣幾乎沒有傷害。

還有一個是傳說中的醫案,好像是劉渡舟講的程門雪的醫案,說是有一次程門雪治療吃螃蟹中毒的一群人,那螃蟹毒是比較濕寒的吧,吃壞了之後是腹瀉不止,手足厥冷,就用白通加豬膽汁來治,結果就是:用了豬膽汁的全部救活了,沒有用豬膽汁的都死了。

這豬膽汁是解毒還是抗脫水,很難說。但是在食物中毒的時候,遇到這樣的證形也可以照用。所以人家說「仲景方治萬病」這種話是不假哦!人的身體處在這個狀況,就用這個方,不需要討論到這麼細部的病機──事實上是,憑我,也討論不了──。

 

那如果我們要再說說「人尿」這味藥的話,《名醫別錄》講它「治寒熱」,它很降火,可是不傷元氣。另外就是:治頭疼──陶弘景還真的有方哦:頭痛剛開始發作的時候,你一直喝人尿,頭痛就會好,「溫氣」比較偏熱性的感染,它還是很行的。

童男者尤良」,小孩子的尿,也要選吃得比較乾淨的,要是那小孩每天吃麥當勞,那個尿你想不想要?要取尿那天,叫他喝多一點水,這樣比較乾淨。剛尿出來的那一段,顏色比較深的不要,你接中間那一段。

人尿這種東西,我剛剛說過「血肉有情之品」,人字輩的藥那,都是一流的哦!人尿,在傷科來講的話,如果你要治風濕、關節炎,拿草燒灰,把草灰和著熱的人尿,往關節上敷,那敷一個晚上會好很多。以骨傷科來講的話,閃到腰啦,扭到腳啦,據說童子尿熱熱的喝,是一喝就好哦。但是要他立刻就好,這個人必須不能喝生冷哦,也就是不能喝到冷水。

但是我根本不會喜歡用人尿這個藥,但是實際在傷科來講,人尿是超越很多其他藥的藥效……閃到腰的人,你也可以吃一些正骨紫金丹加土鱉蟲啊,搭配腎氣丸加杜仲啊,這樣吃著吃著,也是會慢慢好,可是人尿是一喝就好!中國人產後失血暈倒,這種產後昏迷的人,也是人尿一喝就好,就醒過來了。所以「人」字輩的東西,藥效就高過一切動物。所以,我又想到太古時代中國人講說健康之本是「調陰陽」,配偶,也是人字輩的藥啊。實在是比動物好用啊。

〔整理者:郭秘書〕

Za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